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十三章枯木龍吟龍翔操下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3122字

持續解禁,加精大會馬上開始,12點到12點40,歡迎書友們參加,同時,也別忘記將你們的推薦票投給小三,有月票自然更好,謝謝了。

科尼亞城前,此時此刻已經變成了一片鮮血的海洋,變成了血之地獄。數以萬計的生命,就在那短暫的時間內消失。城下的龍騎兵們,都被眼前這血腥的一幕嚇呆了,有很多人的身體甚至在不受控制的顫抖。

城頭上,魔法師們因為精神力的透支,都已經失去了意識,他們最後的精神力卻依舊通過那一道道銀絲傳入叶音竹的精神烙印之中。至於原本科尼亞城的五百守軍,早已在叶音竹紫微琴心彈奏的樂曲中被震暈了過去。即使《龍翔操》只是針對龍族,但那龐大的精神力震懾,又豈是這些普通人所能抵禦的。

能夠在龍爆中倖存的三族獸人,數量不到原本的三分之一,而還擁有戰鬥力的,更是連十分之一都不到。

比蒙軍團,又一次展現了他們的強大,在龍爆最後發揮威力的瘋狂衝擊之中,除了外圍的狂暴比蒙身上多了一道道傷口以外,他們並沒有受到致命的傷害,但最外圈的幾十隻狂暴比蒙因為承受了極其劇烈的龍爆衝擊,此時已經失去了戰鬥的能力。

奧利維拉臉色蒼白的看著眼前這一幕,喃喃的自言自語道:「叶音竹,你也太狠了。那可是五百六十頭馴龍啊!」此時他終於明白為什麼在他臨出城前叶音竹會問他勝利是否要不擇手段了。

龍騎兵們手持龍槍,雙目含淚的看著眼前的鮮血戰場,作為一名龍騎兵,他們每個人都與自己的座騎龍有著深厚的感情,但此時,他們的馴龍卻已經屍骨無存。原本在他們眼中那個白衣黑髮的單純青年魔法師,似乎已經變成了魔鬼的象徵。

濃重的血腥味蔓延在科尼亞城外如同地獄一般的戰場上,殘肢斷臂,內臟在鮮血中翻湧,在寒冷的北風呼嘯之中,送入整片布倫納山脈。

即使是沒有在龍爆中被毀滅的獸人三族戰士,此時也失去了所有的勇氣和鬥志,有的癱坐在地上劇烈的喘息著,有的已經近乎瘋狂的奔向周圍群山,還有一些,甚至忘記了敵人就在正面,直接跑向龍騎兵的方向,被重型龍槍刺穿。

四萬大軍啊!那可是四萬大軍啊!雖然沒有完全的全軍覆沒,但在龍爆之後,他們已經完全失去了戰鬥能力,甚至連最後一點戰鬥的意志也已經被眼前如同地獄一般的景象刺激的蕩然無存。

就在比蒙巨獸們挺直身體,心中的震驚逐漸被瘋狂的憤怒所代替,將他們那嗜血而怨毒的目光投向科尼亞城頭時,嘹亮的龍吟聲突然從悠遠的方向傳來。遠遠的,只見半空中一片黑雲,正朝著科尼亞城的方向急速而至。為首者,是一條體型巨大的土黃色巨龍。

在土黃色巨龍背後跟著的是身長在四米左右,翼展達到五米,龍頭鷹身的生物。銳利的目光,閃爍著金屬光澤的刀翼,和它們腹下那鋒銳的利爪,充分顯示著它們強悍的殺傷力。

「是二哥帶著鷹隼龍來了。」奧利維拉驚喜的大喊一聲,不過,他的心立刻沉了下來,因為,叶音竹那一曲《龍翔操》還遠沒有結束。

馬爾蒂尼接到科尼亞城的魔法傳訊時,也正是聖心城方向受到攻擊最猛烈的時候,在那種情況下,即使知道科尼亞城即將不保,自己的嫡親孫子有可能會被獸人毀滅,他也沒有立刻馳援的念頭。畢竟,按照時間來計算,就算他立刻派遣速度最快的埃里克敏龍馳援,也已經來不及了,何況獸人劫掠軍團的構成是如此強悍。

可是,當奧利維拉第二次傳訊後,馬爾蒂尼卻慌了,他可以不管自己的孫子,但是,帝國皇儲居然在科尼亞城,那是他不能不管的啊!西爾維奧皇帝只有兩個孩子,而這兩個孩子此時竟然都在危如完卵的科尼亞城,一旦出現危險,那絕不是他能擔待的起的。所以,在第一時間,他強行從自己的軍團中抽調出五百鷹隼龍,由二孫子金星龍騎將奧卡福帶領,以最快的速度趕往科尼亞城。

不論是米蘭帝國的龍騎兵軍團還是藍迪亞斯帝國的龍騎兵軍團,都有著一些特殊的龍騎兵兵種。米蘭帝國最引以為傲的馴龍,就是他們的鷹隼龍大隊,鷹隼龍大隊的數量只有五百頭,是龍崎努斯大陸上,唯一一隻飛行馴龍部隊,本身的戰鬥力又極為強悍,都是五級魔獸。擁有著所有軍隊中最好的機動性,在以往的戰爭之中,為米蘭帝國履立奇功,創下了不朽功勛,即使是面對比蒙巨獸,它們憑藉著自己的靈活性,在龍騎士的配合下,也能糾纏一番。鷹隼龍騎士的要求比普通龍騎士更高,必須要達到黃級中階以上再經過種種考核在能加入其中。

當然,馬爾蒂尼並不指望這些鷹隼龍能將獸人劫掠軍團擊潰,那是不現實的,他交給奧卡福的任務只有一個,那就是將包括王子和公主在內的,米蘭魔武學院那一百名學員全部接走。至於科尼亞城,他也只能暫時放棄,等待國內的援軍到來後再想辦法對付。

五百公里的距離,奧卡福的土系巨龍帶領著鷹隼龍,只用了短短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就趕到了。遠遠的,他們就聽到了那陣陣如同雷動一般的轟鳴聲,就在奧卡福奇怪為什麼自己帶領的鷹隼龍大隊會產生躁動不安時,他們已經來到了科尼亞城前的平原上空。

擁有藍級實力的奧卡福目力很好,遠遠的,他就已經看到地面被大片的鮮紅色所籠罩。那有些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