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十章殺戮音刃二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423字

不好意思,今天的更新晚了一點,請大家原諒。晚上8點還有一章。

——————————————————————————-

兩聲劇烈的轟鳴中,令人牙酸的骨骼碎裂聲如同爆豆般響起,身形不成比例的碰撞,結果卻是截然相反的,兩隻巨猿從與叶音竹對轟的手臂處開始,在無可抵禦的巨力下,全身骨骼寸寸碎裂,像兩團肉球一般拋飛而出,鮮血狂噴而出,眼看是不活了。

叶音竹頭也不回的驟然向後踢出一腳,頓時又是一聲恐怖的骨裂聲響起,一隻試圖偷襲的巨猿被他一腳踢飛出五丈之外。在他突然爆發的攻擊之下,地面頓時被清出一片空地。

蘇拉好不容易將匕首送入兩隻巨猿胸口後退回到叶音竹身邊,他驚訝的發現,叶音竹的黑眸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變成了深紫色,露在魔法袍外的皮膚上也都多了一層淡淡的紫氣。

一手一個,叶音竹將正好從空中墜落的香鸞、海洋二女接了下來,將她們護在自己身後。

猿人們極為彪悍,經過短暫的慌亂之後,依舊有近八十隻猿人從四面八方緩緩圍了上來。山風肅殺,空氣似乎變得更加陰冷了,配合著濃重的血腥氣,令臉色慘白的香鸞和海洋都微微有些顫慄。她們從小都生長在溫室中,什麼時候見過如此殘酷的場面。一時間,甚至連自己是魔法師的身份也已經忘記了。

「蘇拉,你護住她們。」叶音竹交代一聲後,身形已經沖了出去。

接下來,蘇拉、香鸞和海洋看到了恐怖的一幕,沒有琴音,甚至連碧絲都沒有使用,叶音竹依靠的,是他的雙拳。

完全是面對面的硬碰,此時的叶音竹,原本那恬淡的優雅已經消失,全身上下都充斥著肅殺的冰冷,那是絕對的霸道,白衣飄飄,黑髮靜靜的垂在面頰兩側,他的每一次出手,都會有猿人像炮彈一般被轟飛而出,骨骼碎裂的聲音彷彿是死神的嘆息一般,那是絕對的力量。

他並不遠離蘇拉三人,只要那邊有猿人像蘇拉他們這邊接近,那麼,立刻就會迎來叶音竹的攻擊。偶爾的漏網之魚也不可能逃過蘇拉手中的天使嘆息。

猿人並不傻,在獸人中,他們的智慧甚至是比較高的,接連近三十隻猿人死在叶音竹手中,他們已經有些害怕了,不再向前衝擊,而是圍著叶音竹四人發出陣陣恐嚇般的低吼。

叶音竹沒有主動出擊,嘴角處帶著一絲冰冷的笑容,他回到蘇拉三人身前坐了下來,手上光芒一閃,海月清輝琴已經悄然出現在他膝蓋之上。他不是戰士,而是一名魔法師,即使他的鬥氣超過了魔法力,但他還是一名魔法師。

琴音響起,這一次沒有了柔和悠遠的動聽,而是充滿了金戈鐵馬的錚錚之聲,雙手八指,宛如精靈般在琴弦上舞蹈,琴音並不成曲,但是,一道道耀眼的黃色音刃卻以無與倫比的速度揮灑而出。

如果一定要說叶音竹修鍊的是魔武合一之法,那麼,魔武合一最好的體現,就是他的音刃。竹鬥氣提升到了黃竹五階,他的音刃強度也驟然提升了數個檔次。只見那黃色音刃所到之處,樹擋樹折、人擋人亡,就連空氣也伴隨著有些刺耳的琴音被撕裂開一道道水波蕩漾般的痕迹。

音刃最為神奇的地方,就是它並不是朝著琴弦彈動的方向發出,而是完全憑藉叶音竹的精神力控制。這些天他學習弗格森給他的精神魔法筆記並沒有白費,在精神魔法的領悟上,已經有了全新的理解。尤其是通過精神力對琴音的控制。這種控制不僅是表現在樂曲上,同時也表現在音刃上。

一道音刃或許只能給一隻猿人身上帶出一道血線,不足以殺死他們,但是,如果是三道音刃重合轟擊在同一個位置上,那麼,猿人的防禦就不足以抵擋了。那畢竟是相當於青級鬥氣混合綠級魔法力的強橫攻擊啊!大多數猿人甚至連閃躲的機會都沒有,他們的身上出現的一道道血線已經帶走了他們的生機。

眼前的一幕對於蘇拉和香鸞、海洋來說絕對是恐怖的,他們清楚的看到,一蓬蓬血霧伴隨著音刃出現在猿人身上,最為恐怖的是,有的猿人下肢還在向前走,而上肢卻留在了先前的地方。身上的傷害如同刀削斧鑿一般光滑平整。

神音師恐怖的殺傷力第一次出現在了戰場上,而蘇拉三人更是有幸成為最先的目睹者,因為之前的殺戮,海洋和香鸞已經有些承受能力了,但此時卻依舊和蘇拉一樣,臉色慘白的嚇人。他們誰能想到,一向溫和清純的叶音竹殺起人來竟然如此恐怖。

金戈鐵馬的錚錚聲消失了,與之同時消失的,還有數十條猿人的生命。以四人的身體為中心,周圍一圈遍布著濃郁的血腥氣,之前那些被叶音竹擊碎全身骨骼的猿人還算是有個全屍,而後來這些面對海月清輝播撒音刃的就實在太倒霉了。身體至少被分成了兩部分,有的甚至被音刃斬成了七八塊,冰冷的大地被猿人的熱血染紅,整整一個猿人中隊,都變成了毫無生機的屍體。

蘇拉一向認為自己殺人的速度很快,而眼前這些屍體卻只有十分之一是他下手的。

叶音竹坐在那裡沒有動,臉上依舊是冰冷的神色,只是那層紫氣已經逐漸消失了。

蘇拉勉強平復著自己的心神,咬了咬下唇,道:「音竹,我們快走吧。」

「哇——」之前還一臉酷酷的叶音竹突然彎下腰,抱著海月清輝琴就大吐特吐起來。轉瞬間的變化弄的蘇拉三人有些措手不及。在短暫的錯愕之後,香鸞和海洋不禁都笑了起來,香鸞沒好氣的道:「剛才嚇死我了,原來這傢伙並不是那麼冷酷啊!他畢竟還是我們神音系的那個小正太。」

蘇拉也不禁露出一絲莞爾之色,周圍那冰冷的恐怖感似乎散開了一些。

早飯剩餘的殘渣被叶音竹吐的一乾二淨,喘息的看著周圍的一切,臉上一陣紅一陣白,「這,這真的是我做的么?」他有些茫然的說道。

就在剛才,當他剛開始展開殺戮的時候,體內熱氣奔騰,似乎只有將這些力量完全釋放出去身體才能變得舒服似的,接下來,殺戮開始了,在攻擊的時候,他只覺得全身亢奮,腦海中只有毀滅二字。此時回想起來,他竟然覺得那時候自己有些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似的。看來,與紫簽訂契約之後,自己得到的並不只是增強的防禦和力量,還有一些其他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