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十九章狩獵驚見二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509字

喜歡本書的朋友們,多多投票、收藏支持小三吧,謝謝。

———————————————————-

叶音竹道:「也就是說,我們的軍隊數量只是獸人的一半了?」

奧利維拉頷首道:「是的。坦白說,獸人的戰鬥力很強。他們幾乎可以做到全民皆兵,天生優秀的身體素質,使他們大多數人都是強大的戰士。可惜,他們並不擅長攻城,智慧又相對低下。也沒有我們人類這樣優秀的武器裝備。所以,他們就算數量再多一些,也不可能戰勝我們。當然,依託於三大要塞的他們,也不是我們願意攻擊的。極北荒原那種鬼地方,也只有獸人的身體素質能夠生存下去。所以,我們只需要防禦獸人的侵略就足夠了。雖然我們在這裡暫時不會有戰事,但還是不能鬆懈,戰場上的情況是千變萬化的,誰也說不好那邊會不會用到我們。不是么?」

「音竹。」正在這時,蘇拉興沖沖的從外面跑了進來,「你又在這裡聽奧利維拉講課啊!真不明白,你一個魔法師,怎麼會對軍事感興趣。」

叶音竹微微一笑,道:「那是因為,我覺得軍事指揮也是一門藝術啊!奧利維拉大哥講過的那些戰例,都太精彩了。就像故事一樣。」小時候的他,每天接觸的都只有琴,雖然擁有了遠超常人的實力,但是也失去了許多童年的快樂。奧利維拉所講的軍事,對他來說就像一個個令人熱血沸騰的故事,往往能令他沉浸其中。

「走吧,我們出去轉轉。」蘇拉扯著叶音竹的衣袖就像外走。

「蘇拉……」叶音竹有些為難的看著他。

奧利維拉哈哈一笑,道:「蘇拉說得對,作為魔法師,你幾乎沒可能指揮軍隊的。出去玩玩吧,坦白說,我在這裡也待煩了呢。大哥、二哥也真是的,把我一個人扔在這裡。」

無奈之下,叶音竹只得跟著蘇拉走了出來。

「音竹,我們去打獵吧。現在雖然已經是深秋了,但這座科尼亞城周圍被高山環抱,山林中一定有不少野獸。我們去獵殺一些回來,也能給大家改善一下伙食,怎麼樣?」

看著蘇拉興奮的樣子,叶音竹立刻答應了,從心裡上來說,他雖然已經突破了赤子琴心,但畢竟還是一個並不成熟的少年。

「好吧,不過要早點回來才行。要是讓別人知道我這個領隊出去玩就不好了。」

蘇拉笑道:「你這個領隊只不過是個掛名而已。不過,那天我也沒想到,老馬居然就是帝國元帥馬爾蒂尼,他似乎很欣賞你,這下不用擔心紫羅蘭家族了。快,我們偷偷溜出去,別讓別人知道就是了。」

「你們要去幹什麼?」動聽的聲音響起,頓時嚇了叶音竹和蘇拉一跳,兩人同時回身,只見香鸞和海洋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來到了他們身後。

香鸞穿著厚實的粉紅色裘皮大衣,不知道是什麼質地,看上去華貴而典雅,襯托著她那絕色姿容更顯動人。海洋同樣穿著裘皮,只不過是銀白色的,黑髮被包裹在裘皮內,依舊擋住了自己的臉。

「不幹什麼。」蘇拉臉不變色的說道。

香鸞哼了一聲,道:「你們說的我都聽見了,還說不幹什麼。出去玩居然不叫上我們,太不夠兄弟了吧。」

蘇拉噗哧一笑,道:「香鸞小姐,我們本來也不是兄弟啊!」

香鸞俏臉一紅,道:「我不管,這裡都快悶死了,你們出去玩就一定要帶上我和海洋才行。否則我就去告發你們,領隊都偷跑了。」

叶音竹和蘇拉對視一眼,道:「我們要去外面的森林,你們魔法師的身體恐怕禁售不住吧。」

香鸞嘻嘻一笑,道:「我們是魔法師,你們不都會武技么?有你們在,害怕我們出事不成?要走就趕快吧。」

原本兩個人的隊伍變成了四個,悄悄的出了科尼亞城,四人朝著北面一段相對平緩的山林內走去。

剛開始的時候,香鸞和海洋還處於比較興奮的精神狀態中,畢竟憋悶了這麼多天,一直都沒什麼事情做。但時間不長,魔法師那脆弱的體質頓時顯現出來。

「休息一會兒吧,我走不動了。」香鸞嬌呼一聲,說什麼也不肯再走了。

蘇拉沒好氣的道:「早就說了不讓你們來,你們偏不聽,這才剛剛進山,想要找到野獸,還不知道要走多久呢。要不你們現在回去吧,還來得及。」

香鸞瞪了他一眼,道:「怎麼?你看不起我么?」美眸中流露出一絲幽怨,看的叶音竹不禁一呆。「都已經來了,我們肯定要跟隨到底,叶音竹,你拉著我走好了。你鬥氣不是很厲害么,帶個人沒問題吧。」

「我……」叶音竹臉色一紅,正不知道是否該答應呢,香鸞卻已經主動上前拉住了他的手。

香鸞的小手柔軟而溫暖,手指纖細嫩滑,當叶音竹被她手一握上的瞬間,臉頓時漲的通紅,心跳不斷提速,緊張的全身僵直。

香鸞噗哧一笑,故意往叶音竹身上靠了靠,道:「不愧是我們神音系第一清純小正太啊!音竹,你不會是從來都沒有拉過女孩子的手吧。」

聞著她身上那淡淡的清香,叶音竹老實的點了點頭,道:「確實、確實沒拉過。」

看著他那老實尷尬的樣子,香鸞不禁放聲大笑,「你真是好可愛啊!現在像你這樣的男孩子恐怕已經絕種了吧。那這麼說,我很榮幸了。你的手好像挺有力的,還只有四指,真是奇特。海洋,他的另一隻手我就讓給你了,我們可以繼續出發了。」

海洋低著頭,她沒有說什麼,只是伸出自己冰涼的小手握住了叶音竹的另一隻手。她的手要比香鸞小上一些,很冷,當她拉上叶音竹的時候,小手還輕微的顫抖了一下,極容易令人產生保護的慾望。一溫暖一冰冷,兩種不同的感覺同時充斥在叶音竹心中,一時間連他自己的神志都有些迷糊了。北方的深秋本來是很冷的,但此時他卻是全身滾燙,恨不能找個冰湖跳下去才舒服。

蘇拉眼中流露出一絲異樣的不怪,微怒道:「你們這樣算什麼,我的鬥氣也不錯,為什麼不找我?」

香鸞笑道:「因為你沒有音竹清純啊!至少我能肯定,拉著他他不會有什麼壞心思。而你我就不能肯定了。而且你那麼瘦小,也不可能帶我們兩個人吧。」

蘇拉抗聲道:「就算帶兩個不行,帶一個也可以吧。」

香鸞聳了聳肩膀道:「不好意思,我不喜歡讓你帶。海洋你呢?」

海洋沒有吭聲,只是搖了搖頭,直接表明了她的意思。

「蘇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