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十八章紫星龍騎將一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449字

晚上八點還有一章更新,喜歡本書的朋友們,投票、收藏,支持小三吧,謝謝。

—————————————————————-

馬良搖了搖頭,「當然沒有。戰爭是殘酷的。希望我們大家都有足夠的心理承受能力吧。哦,對了,我給你介紹個人。常昊,麻煩你過來一下。」他朝著魔法師中的一個人招了招手。

一名身穿銀色魔法袍的青年聞言走了過來,他的樣子看上去很憨厚,相貌普通,但卻有著一種令人難忘的特殊氣質。尤其是那雙充滿睿智光芒的黑色眼眸,和他那憨厚的外表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音竹,這就是我跟你說過的那位空間系學員。與我們同年級。」一邊說著,他向叶音竹使了個眼色。

叶音竹頓時明白過來,「啊!原來你就是……」

常昊趕忙向叶音竹比出一個噤聲的手勢,「自己知道就好了,我們都是自己人,到時候互相幫助吧。」他的聲音很清亮,聽起來非常舒服,配上他那憨厚的外表,很容易給人好感。

馬良笑道:「音竹,你可千萬不要被這傢伙的外表給迷惑了。他可是號稱魔法部最聰明的人。修鍊的是空間魔法的分支領域類魔法。最擅長的就是以弱勝強。」

棋宗,他是棋宗弟子。叶音竹此時心中已經完全肯定。大家都是出身東龍八宗,他心中自然產生出幾分親近之意。

常昊笑道:「你才是瞎說。我要是真的擅長以弱勝強,也不會無法將空間系帶入決賽了。」

馬良道:「那是因為你啃到了硬骨頭啊!」

「小子,你說誰是硬骨頭。」一個驕傲的冰冷聲音響起。身穿淡金色魔法袍的青年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另一邊走了過來。金色短髮,英俊但卻有些刻薄的相貌,刻意釋放出龐大的精神波動,似乎要給音竹三人故意製造壓力似的。

馬良微笑不語,一旁的常昊眼中閃過一道冷光,「弗洛德,你本來就是塊又冷又硬的骨頭。難道馬良有說錯么?」

叶音竹和平時一樣,和氣的道:「你好,神音系叶音竹。」

弗洛德冷哼一聲,「精神系一年級主將弗洛德。沒想到,這一次新生大賽居然讓你一個神音系的人得了冠軍。後來才知道你是院長的弟子。叶音竹,我要向你挑戰。」

「挑戰?現在?」叶音竹有些驚訝的看著他。

弗洛德傲然道:「對於精神系魔法師來說,擊敗對手往往只需要一個瞬間。怎麼,你怕了?」

叶音竹眉頭微皺,「我們馬上就要上戰場了,大家都是戰友,應該彼此合作才對吧。」

弗洛德不屑的道:「誰會與你們這些賤民合作。你真是自作多情。看來你是怕了。」

之前還冷言冷語的常昊此時卻並沒有吭聲,眼中帶著幾分期待和幾分思索,看著叶音竹。在新生大賽的時候,就是他和弗洛德兩人在比賽中拼了個兩敗俱傷,才令各自的學系沒能進入決賽階段。而決賽開始後,他們都在養傷,也並沒有看到叶音竹和馬良最後的決戰。雖然他和弗洛德是死對頭,但有一點兩人是一樣的,那就是對叶音竹的不服氣。在他們看來,神音系怎麼也不可能贏得新生大賽才對。

至於一邊的馬良,當然知道叶音竹真正的實力有多強,自然不會在意什麼。

叶音竹搖了搖頭,道:「我不怕你。但現在並不適合挑戰。」

弗洛德哈哈一笑,「還說不怕么?我看,你連我一次精神衝擊波都接不住吧。」話音一落,他的雙眼突然變成了銀色,一道強烈的精神波動,頓時毫無預兆的朝著叶音竹狠狠的撞了過來。

馬良和常昊都沒想到弗洛德會用這種偷襲的手法,同時大喝一聲,「小心。」

叶音竹臉色平和的看著弗洛德,弗洛德釋放出的精神力剛一到他身前,就被一層無形的精神屏障所遮擋,根本就沒能衝擊到叶音竹面前。

單純不代表懦弱,更不代表怯戰。叶音竹的臉上甚至還帶著一抹淡淡的微笑,但下一刻,他已經來到了弗洛德身前。他前進的身體,直接擊碎了弗洛德繼續發出的第二道精神波動,右手如閃電般探出,直接抓住了弗洛德的喉嚨。動作如行雲流水一般毫無遲滯。

弗洛德大駭,他雖然預料到精神波動未必能起到什麼好效果,但叶音竹明顯沒有使用任何魔法。在他的感覺,叶音竹的精神力就像一塊金剛石一般堅不可摧,他發出的精神攻擊就像蜻蜓撼石柱一般破碎,而下一刻,他的脖子已經被只有四指的手扣住,窒息的感覺頃刻間傳遍全身。別說使用魔法了,叶音竹身上驟然釋放出一股強橫的氣息,壓迫的他心跳幾乎停止。

弗洛德的身材比叶音竹還要高上幾分,此時,兩人面對面的站著,叶音竹的右手逐漸發力,使對手的臉色變得越來越紅,像是一塊腐敗了的豬肝。

「我不喜歡你。別再來找我麻煩。」右手一送,弗洛德的身體向是破布一般被他甩了出去。轟的一聲,直接撞上了一名身穿重鎧的重劍戰士,頓時嚇了那名學員一跳。下意識的一回身,手肘正好落在弗洛德的鼻子上,鋼鐵與肉體接觸,頓時,弗洛德臉上就像是開了個染料鋪,凄厲的慘叫像是被切了腿的瘟雞。

「音竹,你到底是魔法師還是戰士?」常昊目瞪口呆的看著他。

馬良低笑一聲,「和你拼了個兩敗俱傷的弗洛德在音竹手上是不堪一擊的。現在你不會再懷疑他冠軍的實力了。他可是魔武雙xiu的。」

「怎麼回事?」弗洛德慘叫頓時引起了所有在場學員的注意,一名身材高大的青年從右側走了過來。所到之處,其他學員不論是高年級還是低年級,都自動讓開一條路,就連強悍的內斯塔也不例外。

看上去二十歲左右的樣子,水藍色的重鎧穿在他身上顯得格外堅實,鎧甲上散發著淡淡的魔法氣息,一看就是一件烙印有魔法的特殊鎧甲。背後背著一柄寬刃重劍。淡藍色的長髮向兩側垂下,英俊的面龐英挺而威武,雖然身上穿著厚重的鎧甲,但他走起路來卻並沒有過大的鏗鏘聲,只是給人一種極為堅實的感覺。超過兩米二的身高,像是一座堅實的保壘。

叶音竹心中一凜,從這個人身上,他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

「奧利維拉大哥,叶音竹他打我。」弗洛德一邊抹著臉上的鮮血,一邊有些模糊的控訴著。他現在的樣子可沒有半點高傲的感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