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十七章銀龍刺客的誕生四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398字

喜歡本書的朋友們,多多投票、收藏支持小三吧,謝謝。

—————————————————-

「其實,……」蘇拉突然有些激動的想要說什麼,但話到嘴邊卻又沒有說出來。

「其實什麼?」叶音竹好奇的看著他。

「沒什麼,我去做飯了。」

米蘭魔武學院新生大賽已經圓滿結束,整座學院新一學期的日程也步入正軌。而在大多數學員都在上課的時候,各學系的教師們,也開始了忙碌的篩選、推薦工作。經過三天的選擇,以及最後院長弗格森的確認,參加米蘭秋季保衛戰的人選已經初步定了下來。

凡是能夠進入這個名單的,可以說都是米蘭魔武學院準備重點培養的人才,而其中又以米蘭帝國本土學員為主。畢竟,作為帝國皇家學院,米蘭皇室可不希望給其他國家培養出優秀人才。

名單很快就確認到各系,參加這次秋季保衛戰的學員一共有一百名,其中戰士六十名,軍隊中稀少的魔法師四十名,為了確保學員的安全,戰士大多數是從重劍戰士系和重騎兵系挑選出來的,因為他們的防禦最強。而魔法師這邊就比較分散了,魔法部的每個學系都有學員入選。但不論是戰士還是魔法師,參加這次歷練的,大多是高年級學員。只有少數特別優秀的低年級學員能夠參與進來。

神音系的名額一共有三個,叶音竹、海洋和香鸞。本來在名額中是沒有海洋的,但不知道海洋用了什麼方法,還是加入了進來。以她對叶音竹的解釋,是希望能夠一直接受他的治療。畢竟,這一戰恐怕要打到冬季了。

魔法部一年級參加這次行動的,除了叶音竹以外還有暗魔系的月冥、空間系的常昊、召喚系的馬良、光明系的卡羅、精神系的弗洛德和風系的羅蘭。都是這屆新生大賽中有出色表現的各學系主將。而蘇拉也果然如他所說的那樣,成為了六十名戰士中的一員。

「老師,您找我?」叶音竹推開弗格森辦公室的門走了進來。

「來,音竹,坐吧。」弗格森一臉微笑的看著他,指了指旁邊的椅子。「再過幾天你們就要出發了,我收你做徒弟,卻一直沒教導過你什麼東西。最近我和你們學系的妮娜主任探討了一些關於神音師的問題,也特意找了一些神音師修鍊的典籍來看。暫時我沒有太多的東西教你,這本筆記是我多年來記錄的精神魔法操控的特性,你拿著看看,對你會有些幫助。」一邊說著,他從自己的空間戒指中取出一本厚厚的筆記交給叶音竹。

叶音竹接過一看,之間筆記的封面上只有弗格森三個大字。

「謝謝您。」

「神音師屬於精神系魔法師的分支,雖然你是以神音師為主職業,但如果能夠融合精神系魔法對自身法力的控制,我想,你的琴曲威力也會變得更大。這也是你今後的發展方向。」

「我會仔細看的。」叶音竹認真的道。

弗格森微笑道:「這次秋季保衛戰,為了能夠不影響軍隊的統一調配,學院不會派老師跟隨。你們的一切都要聽從軍隊指揮官的指揮。由重騎兵學系五年級學院奧利維拉率領。其實,學員們參加戰爭,只是為了讓你們更好的了解戰爭場面,多一些歷練。不會有危險的任務給你們執行,你只要自己小心就行了。去吧,我相信你一定能在戰爭中學到很多東西。不過我要提醒你,一旦遇到危險,以自身安全為重。畢竟你們只是學員,並不是真正的軍人。」

「老師,這次戰爭會持續多久?」叶音竹問道。在他心中,對於戰爭並沒有什麼太多的概念,而面對的敵人又是獸人。潛意識中,因為紫曾經說過的話,令他對獸人的感官並不壞。

弗格森道:「一般來說,獸人的搶糧會持續一、兩個月的時間,在冬季來臨之前他們就會撤退了。每年都會上演同樣的戰鬥,而我們米蘭帝國軍隊之所以冠絕大陸,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和獸人不斷戰鬥的洗禮。這一點是那些南方國家根本無法相比的。音竹,我記得你是阿卡迪亞人,是吧。」

叶音竹點了點頭。

弗格森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阿卡迪亞在大陸上是最弱小的一個王國,作為我的學生,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正式加入米蘭帝國,甚至是你的全家。」

叶音竹有些驚訝的看著他,「加入米蘭?這我不能作主,等以後我問問爺爺再回復您吧。」

弗格森微微一笑,他並不著急,在他心中阿卡迪亞甚至還比不上米蘭的一座城市,他相信,強大的米蘭帝國一定能吸收到叶音竹這個不可多得的人才,「你去吧。回去好好準備。」

米蘭帝國徵召令在第二天正式下達,米蘭魔武學院參戰的一百名學員被單獨編成一個混合小隊,將與帝都龍騎兵千人大隊,一同趕往米蘭帝國邊境重鎮,與雷神之錘要塞遙相對望的聖心城。而帶領他們,一同趕往前線的,還有一個米蘭帝國的大人物。

那就是米蘭帝國兩大元帥之一,有米蘭之盾稱號的紫星龍騎將、紫羅蘭家族族長馬特拉奇。

秋季保衛戰對於米蘭帝國來說,主要是守護疆土,不被獸人劫掠,是以防守為主。而帝國兩位元帥中,馬特拉奇正是擅守,所以由他來主持最為合適。

一大早,叶音竹就和其他被挑選出的學員一起,來到了中央試練場等待。即將趕赴前線的龍騎兵大隊將來這裡接上他們一同啟程。

魔法師們一個個都是無所謂的樣子,都穿著自己的魔法袍,樣子輕鬆的很。能夠來到米蘭學習的,大多有著不錯的家庭背景。而強大的魔法師背後,需要大量的財富資源。所以,幾乎每一名參加這次秋季保衛戰的魔法師都有屬於自己的空間戒指。他們的隨身物品或許不少,但表面上自然是看不出來的。而戰士就沒有那麼幸運了,不少人身上都背了許多東西。他們沒有魔法師那樣從容,而是一臉興奮,都期待著能夠踏上戰場。像內斯塔那樣的狂人在武技部可不再少數。

戰士們都是要真正上戰場的,而魔法師則是戰爭中最重要的保護對象,這也是二者心態不同的主要原因之一。

「音竹,這次我們要並肩作戰了。」馬良站在叶音竹身邊,微笑道。

叶音竹道:「馬良,你參加過戰爭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