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十六章飛瀑流泉琴的威力三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407字

明晚12:05加精大會照常召開,歡迎朋友們參加。

—————————————————————-

安琪笑了,她的笑容很燦爛,但眼中那死寂的冰冷卻也變得更加濃郁,「你還是那麼軟弱。還是像以前那樣只會看著機會從自己手中溜走。我走了,不過,我還會再回來的。」她的目光最後落在叶音竹身上。而此時,音竹也正好睜開雙眼。

安琪眼底閃過一抹淡淡的驚訝,因為她發現,叶音竹彷彿忘記了身處於什麼地方,他的氣質是如此優雅,動作圓融而和諧,彷彿於周圍的一切完全融為一體。尤其是和他膝上的古琴,更像是一個完美的整體一般。他的眼神,是如此清澈。即使是這個世界上最純凈的水晶似乎也無法相比。那一雙完全沒有雜質的眼眸還是安琪有生以來第一次見到。

扔給安雅一個巴掌大小的水晶瓶後,安琪走了。雖然身受重創,但她離開的速度還是令人嘆為觀止。她今日之敗,也見證了神音師,或者說是琴宗琴曲的強大。

《高山流水》琴宗九大名曲中三大神曲之一,效果:虛弱、增幅。

在九大名曲之中,其中六首琴曲都只有一個效果。而另外三大神曲的效果則是兩個。用飛瀑連珠彈奏出的《高山流水》正是其中之一。輔助類。沒有直接的攻擊力,但卻可以通過琴曲之間的變化,令對手產生幻覺而變得不斷虛弱,與此同時,也可以令聽到的人實力不斷增強。一切完全按照彈奏者對樂曲的控制而定。

以叶音竹現在的實力,如果沒有飛瀑流泉琴,他根本不可能發揮出《高山流水》的效果。即使藉助了神器,以他的精神力,也只能控制著高山流水最多影響十個人,或者說是十個生物。再多他就無法控制虛弱和增幅,只能在一定範圍內發揮一種效果了。

神音師和普通魔法師有一個最大的不同就是普通魔法師一旦發動了大型魔法或者越階魔法,會變得極度削弱。而神音師的魔法力雖然也會耗盡,但精神上卻是無比愉悅的。尤其是像叶音竹現在這樣完成了自己夢寐以求的琴曲。

其實,以他的實力,即使憑藉飛瀑連珠彈奏出《高山流水》,也不可能對安雅姐妹這種紫級中的巔峰強者產生印象。之所以成功,還是因為二女在他之前離開那段時間拼的太凶,實力都剩餘不到兩成,在彼此的壓力下又對他沒什麼戒備。所以才會產生這麼好的效果。

「音竹,謝謝你。你的琴彈的真好。」安琪離去,也帶走了安雅的冰冷。雖然她現在看上去有些狼狽,身上的衣裙多處破損,但卻無損她所散發的華貴之氣。

「安雅姐姐,你沒事吧。」叶音竹關切的問道。精神的愉悅和魔法力透支消耗而產生的暈眩感正令他處於一種奇妙的境界。

安雅微笑搖頭,道:「我沒事,只是連累你了。音竹,今天不論你聽到了什麼,都忘記吧。不要告訴別人,好么。」

「好。」叶音竹點了點頭。只要是他答應了,就絕不會說出去。

「幫我護法,我要給我的夥伴治療。」安雅雙手在胸前划過,一個淡紫色的六芒星憑空出現,光芒一閃,她身前已經多了一隻魔獸。

這還是叶音竹第一次見到如此神駿的魔獸。那是一匹馬,但和普通的馬卻截然不同。比叶音竹見過的角馬體型要大上一倍。全身上下除了雪白以外找不到任何雜色,一根修長的獨角生長在它的頭頂,角呈現螺旋狀,閃爍著淡淡的乳白色光彩。最為奇異的是,它竟然有著一雙翅膀,巨大的雪白色翅膀,合攏在身體兩邊,極為漂亮。此時,它那原本應該清澈透明的雙眼卻變成了灰色,叶音竹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它身上的生命氣息正在不斷流逝。

安雅憐惜的撫摸著它的大頭,向叶音竹道:「你不是說過想看看我的魔獸么?它就是我的夥伴。名字叫牧,是一直獨角獸。九階魔獸。我知道你心中有許多疑問,等我治好它,姐姐會告訴你的。」一邊說著,她打開安琪給的那個瓶子,將裡面的液體傾倒入獨角獸牧的口中。

沒有香氣,但那通透的液體卻帶來了一股純粹的大自然氣息,充滿了自然元素的氣息令叶音竹僅僅是感覺到就已經心曠神怡。

獨角獸原本委靡的樣子在喝下那生命之水後頓時一變,眼中的灰色開始劇烈波動起來。

安雅抬起一隻手按在獨角獸的額頭上,紫色光芒不斷從她手上發出注入到獨角獸體內,催動著生命之水的效力治療著獨角獸身上的暗傷。那紫色的黯淡完全顯示出她現在的虛弱程度。不過,令她有些意外的是,面對獨角獸,叶音竹卻像個沒事人似的,一點也沒有受到牧氣息的影響。雖然獨角獸是九階魔獸中最為溫和的一種,但它的威壓也不是普通人能夠承受的。

獨角獸真的很漂亮,尤其是它身上那股聖潔的氣息,令叶音竹目不轉睛的看著,他覺得牧帶給他很舒服的感覺,至少比曾經見過的那些龍感覺要好的多了。

安雅的能量輸出越來越弱,終於,當那紫色的光芒終於消失時,牧眼中的灰色也已褪盡,清澈的澄藍色眼眸看上去是如此透徹,叶音竹從它那雙大眼睛中看到了自己。

安雅輕聲道:「牧,睡吧。睡一覺以後,你就會恢復正常了。」淡紫色的魔法六芒星再現,牧用它的大頭在安雅肩膀上輕輕的蹭了蹭,這才悄然消失在六芒星之中。

「安雅姐姐,小心。」叶音竹飛快的上前一步,扶住險些摔倒的安雅。此時的她臉色已經變得一片蒼白,氣息也十分微弱。

「很久沒有感受到虛弱的感覺了。音竹,送我回飄蘭軒吧。就把我放在你彈琴的地方。現在我已經走不動了,我需要休息,只能麻煩你背我了。」安雅的聲音即使在虛弱中卻依舊是那麼溫柔。

「好。」音竹雖然魔法力消耗過大,但他還有鬥氣,黃竹五階的實力和亢奮的精神令他狀態並沒有下滑。收好自己的飛瀑連珠,一彎腰,將安雅背了起來。

安雅很輕,這是她給叶音竹的感覺。背在身上仿若無物,如蘭如麝的香氣因為她在戰鬥中體溫的提高比以往散發的更加明顯,聞起來非常舒服。

安雅的身體也很柔軟,叶音竹勾著她那雙xiu長的大腿,雙手上滑膩的感覺和背後的溫軟令他心中產生出難以名狀的異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