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十六章飛瀑流泉琴的威力二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457字

喜歡的朋友們多多投票、收藏支持小三吧,謝謝。

—————————————————————-

安琪不屑的看了叶音竹一眼,此時音竹才發現,她臉上雖然一直掛著笑容,但眼神卻始終是冰冷的,那令人心寒的死寂不禁使他全身顫慄了一下。

紫級八階啊!在整個龍崎努斯大陸來說,絕對是巔峰強者的代表。不論是叶音竹之前的黃竹二階還是現在的黃竹五階,面對紫級八階的超級強者,結果都不會有什麼區別。

或許是因為看到了叶音竹沒事,安雅的氣勢大盛,身形一閃,已經從巨坑邊緣飛躍而起,朝安琪撲了過去。她可不想再給安琪一個暗算叶音竹的機會。在飛撲而起的同時,嬌喝道:「音竹,快跑,朝著南方走,回學院去。」

兩團紫色的光芒驟然碰撞,叶音竹能看到的,只有兩道幻影,她們施展的似乎是魔法,又似乎是鬥氣,一圈圈狂暴的能量波動以二女的碰撞為中心瘋狂向周圍肆虐般的散發著。那摧毀性的龐大能量似乎要將整個世界撕裂。

叶音竹沒有走,他反而在原地坐了下來。讓他捨棄安雅,獨自一人離去是不可能的。在他的思想中,根本就沒有不戰而退。即使明知道對手的強大。他也絕不會拋下安雅一個人離去。更何況此時安雅的實力是要略遜於安琪一籌的。

帶著淡淡的憂傷,帶著那抹炫麗的橙色,飛瀑連珠琴悄然出現在叶音竹的雙膝之上。

即使已經不是第一次看到它了,但當它入眼之時,叶音竹心中的情感還是因它而調動。

雙手撫摸著琴弦,外界的一切自然拋卻。那擁有著琴魂的琴弦柔韌而瑩潤,七道相同的精神氣息順著琴弦流入叶音竹內心深處,那是飛瀑連珠的悲傷。

八指悄然律動,爽朗清澈,猶如飛瀑流泉般的琴音在叮咚之中響起。沒有了以往的低沉吟哦,此時有的,只是那清澈而悠遠的叮咚聲。彷彿是飛流而下的瀑布,但那充斥著巍峨之氣的樂曲,又向高山般凝重。

每一根琴弦,每一聲琴音,從飛瀑連珠琴上彈出,感覺卻截然不同。那不再是讓人傾聽的樂曲,而是直接響起在人心底的琴聲。

叶音竹彈奏的,是一曲《高山流水》,這首琴曲他曾經苦練過很長時間,但以前不論他如何努力,卻始終無法讓這首《高山流水》臻於完美。而此時他做到了。不是因為琴心的境界提升。而是因為琴,他雙膝之上的這張飛瀑連珠琴。

能夠發揮出《高山流水》完美境界的,就只有這飛瀑連珠琴。

而飛瀑連珠琴作為神器級古琴的琴命曲也正是《高山流水》

仁者樂山、智者樂水,這就是這首《高山流水》的真諦。

一層層黃色的魔音悄然釋放,以叶音竹為中心,不斷擴大著籠罩的面積。

飛瀑連珠琴太出色了,它的音質,是以往叶音竹所彈奏過的任何一張古琴無法比擬的。心弦與琴弦的完美結合,令他能夠把握到每一個音符哪怕是最簡單的變化。雙手不斷變化著各種手勢,以滾、拂、綽、注的特殊彈奏方法,將樂曲逐漸推向巔峰。

《高山流水》聽在安琪耳中,就像晨鐘暮鼓一般,不斷的震懾著她的心弦。她突然發現,自己竟然無法專註於眼前的戰鬥,在腦海最深處隱藏的許多東西,正在逐漸出現於回憶之中。她彷彿又看到了自己和安雅小時候,一起在精靈森林中無憂無慮生活的樣子,彷彿又看到了精靈森林中的美。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是那麼和諧。而就在這不知不覺之中,她體內運行的鬥氣和魔法力都在快速的衰減著、虛弱著。身體彷彿也開始變得遲滯了,面對安雅的攻擊,抵擋起來也變得越來越困難。但奇異的是,安琪卻並沒有感覺到自己的變化,此時,她耳中只有那一曲由飛瀑連珠彈奏而出的《高山流水》。

同樣的樂曲,聽在安雅耳中的感覺卻是皆然相反的。原本已經只剩下不足兩成的鬥氣和魔法力,在《高山流水》的刺激下,運行速度竟然數倍於前。就連空氣中的各種魔法元素,也在飛快的朝著她的身體集中著。全身每一處機能都以幾何倍數激增,伴隨著逐漸急促卻無比動聽的琴音,安雅驚訝的發現,自己似乎不是在攻敵,而是在那琴曲中舞蹈。一道道強橫的紫色光芒已經將安琪完全壓制,正逼迫著她節節後退。

此時,叶音竹的手勢變了,雄峻巍峨高山已經在樂曲中消失,而那叮咚嗡鳴的水,卻飛流直下。「七十二滾拂流水」正是這一曲《高山流水》中最重要的手法。第一次,叶音竹在使用這七十二滾拂的時候,沒有產生任何遲滯。雙手八指一氣呵成,行雲流水一般在飛瀑連珠琴上律動而過。琴音的層次感頓時將整首樂曲推向了最高潮。而安雅的雙手,也在這時印上了安琪的身體。

悶哼一聲,安琪的身體如同箭矢般飛退,接連撞倒十餘株大樹才摔倒在地。鮮血奪口而出,臉色頓時變得一片慘白。

流水的餘韻在空中飄蕩,叶音竹的雙手柔和的抬起,在輕柔的落在琴弦上令餘音退去。

深吸口氣,此時他的感覺,似乎比體內熱流將自己的實力推升到黃竹五階還要舒適。神器級別的飛瀑連珠,不僅讓他完美的發揮出《高山流水》,同時,也使他的琴魔法進步速度極大的提升了。

叶音竹的魔法力畢竟只是相當於綠級初階,和紫級八階相比還是差的太遠了。當琴音剛一結束的時候,安雅和安琪已經同時從樂曲中清醒過來。

「不,這不可能。」安琪再次噴出一口鮮血,一臉不信的瞪視著遠處的叶音竹。而此時,她的眼眸深處卻多了幾分慌張和莫名的奇異。

安雅的驚訝絕不在安琪之下,低頭看向自己的雙手,她驚訝的發現,當自己和安琪的一戰結束之後,體內的鬥氣和魔法力並不是耗盡而是緩慢的恢復著。不用問她也知道,原本應該是輸家的她,正是因為叶音竹那一首奇異的樂曲而戰勝了安琪。

「你輸了,這就是事實。」安雅冷冷的看著安琪。

安琪有些困難的站起身,「我輸了,是的。我輸了。但我並不是輸給了你,而是他。是他的琴。可是,這怎麼可能。他的精神力與我們之間的差距根本無法計算。他的琴卻依舊影響到了我。」

安雅眼中閃過一道殺機,但那冰冷的殺戮之光很快就消失了,輕嘆一聲,「留下生命之水,你就可以走了。我不想再看到你。也不會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