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十五章紫級八階的美女三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529字

喜歡的朋友們,多多投票、收藏,支持小三吧,謝謝。

—————————————————————

雖然安琪的力量大的嚇人,但她的身上卻很軟,只是可惜叶音竹現在的姿勢實在不怎麼舒服。

時間不長,安琪突然停了下來,身形在半空中美妙的一轉,落在地面上。周圍是一片樹林,叶音竹能夠肯定的是,現在他們已經不再米蘭城內了,至於這是那裡,他也不知道。

安琪一隻手扣在叶音竹的肩膀上,看著在她之後瞬間飄落地面的安雅道:「不要妄動哦,否則,我可不能保證你這小情人的安全。」

「他不是我的情人,只是我僱用的員工。你放他走。」安雅冷冷的注視著安琪。

安琪微微一笑,「真的不是么?可是,在他演奏的時候我卻從你臉上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專註神情。你的眼神已經出賣了你。」

安雅眼中閃過一道厲光,「你胡說什麼。我和他怎麼可能。難道你忘記了,我們都已經是多大年紀的人了么?」

安琪道:「我當然沒有忘記,不過,我們的年紀雖然不小了,可按照比例來說,也不過就相當於人類三十歲左右,還年輕的很。就算你的小情人因老邁而去,我們也不會有太大的變化,不是么?」

「我們人類?難道你不是人類么?」叶音竹有些好奇的問道。他現在能做的也只有說話了。

安琪臉上神色一冷,不理叶音竹,向安雅道:「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交出那件東西,我就把你的小情人還給你,今後也不再打擾你的生活。否則的話,我就先殺了他,然後再從你手中搶。」

「不,那件東西我是絕不會給你的,你不配。」安雅恨聲道。此時,她彷彿想起了什麼痛苦的往事,絕美的俏臉上優雅全無,冰冷的似乎能將空氣凍結。

「那麼,我就只有殺了他了。」一邊說著,安琪扣住叶音竹肩膀的手驟然收緊,近乎無可抵禦的力道瘋狂而出,那似乎是鬥氣,又似乎是魔法的特殊能量頃刻間沖入叶音竹體內,似乎要將他的身體撕碎一般。

「不要。」安雅失聲驚呼,快如閃電的撲了上來。

安琪並不想這麼快殺叶音竹,手上力道微微鬆了一點,帶著叶音竹的身體飛速後退,躲開了安雅的衝擊。

灼熱的氣流從四肢百骸傳來,肩頭的劇痛似乎是引發這些熱流的源頭,澎湃的熱力驟然上沖,叶音竹大叫一聲,他那黑色的雙眼瞬間變成了深紫色。安琪只覺得自己手上一滑,叶音竹的肩頭突然變得無比堅硬而光滑。月神守護上迸發出一股充滿彈性的力量,混合著特殊的氣息竟然將她的手在一剎那間從叶音竹的肩膀上彈了起來。

「咦。」安琪驚呼一聲,沒等她再做反應,安雅已經全力撲上,兩人雙手瞬間接觸,轟鳴之中同時後退,而倒霉的叶音竹正好在他們碰撞中心不遠處,頓時被一股沛然強大的餘震之力遠遠的送了出去。

飄落地面,安琪疑惑的看著自己的手,她怎麼也想不到,叶音竹居然能夠從她的掌握中脫離。

月神守護在叶音竹倒飛而出時終於在他解放的精神力作用下發揮出威力,一直撞倒幾棵大樹他的身體才停下來,但在月神守護釋放的那乳白色光芒保護下卻並沒有受傷,只有肩頭仍然疼痛欲裂。尤其是之前安琪傳入他體內的那股能量,依舊在不斷肆虐著。幸好體內那莫名的熱流不斷上涌,將那毀滅性的力量逐漸驅散。

下意識的拉開身上的月神守護朝肩膀處看去,叶音竹驚訝的發現,在自己的肩膀上竟然多了一層紫色的結晶,此時,那些紫色結晶的顏色正在逐漸變淡,緩緩融入到他身體之中。

安雅剛一被震飛落地,幾乎沒有任何停頓,她甚至沒給自己緩口氣的機會就再次騰身而起,身體在半空中幻化出七道身影,從不同的方向朝著安琪攻去。她身上釋放出的,竟然是純正的紫色光芒。紫級。沒錯,安雅就是一名紫級強者。而且她身上的紫色是如此深邃。

安琪哼了一聲,「還說不是你的小情人么?這麼拚命,你不就是怕我傷害到他?你不願意讓我做什麼,我就偏偏要做。」雙手在胸前微微一圈,一團紫色的液體在她身前粘稠般的流轉,她所釋放出的紫色元素,顏色深淺幾乎和安雅一樣,可見兩人的實力是相差不多的。

如果此時弗格森在這裡的話,一定會震驚的發現,這兩個看上去如此至美而年輕的女子,竟然都擁有著紫級八階的實力。沒錯,就是紫級八階。

「音竹。」靈魂深處,那一絲牽引在此時響起。叶音竹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彷彿被什麼東西拽著似的瞬間抽離。眼前的一切頓時變得模糊了,周圍一片空白,似乎有無數的光影從自己身邊流逝似的。

安雅和安琪在彼此能量碰撞前的瞬間都看到了奇異的一幕,遠遠跌飛出去的叶音竹,身體竟然逐漸淡化,直到完全消失。

當周圍的一切重新變得清晰時,他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空氣很冷,至少比他原本所在的地方要冷上許多。沒有了樹林,只有一片荒蕪的丘陵,甚至還能看到遠處的地面上還有殘留的雪痕。而此時他所在的,正是一個小山包上。這裡還有一個人,一個叶音竹既熟悉又親切的人。

「紫,我這是在哪裡?」叶音竹驚喜的看著那站在身邊的高大身影,之前空間轉換的不適應已經化為烏有。

紫看著叶音竹,他那深邃而沉靜的目光中帶著幾分責怪,「這裡是極北荒原,音竹,遇到威脅為什麼不召喚我。昨天如此,今天還是如此。你還當我是兄弟么?」

此時,叶音竹已經恍然大悟。原來是紫通過兩人之間的同等本命契約感覺到了自己的危險,所以才將自己召喚到了這裡。他不知道的是,也幸好如此,那邊可是兩個紫級八階的巔峰強者之戰,單是餘波所產生的威力已經足以令他受創了。就算不死也必然會重傷。更何況安琪已經將他當成了目標。

「不是的,紫。我們當然是兄弟。昨天是因為我有把握能夠應對那危險才沒有召喚你。而之前發生的一切實在太快了,我還沒顧得上……」說到這裡,叶音竹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紫無奈的道:「音竹,你要記住。不論什麼時候,只要你發生了危險,一定要在第一時間召喚我。不要有任何顧忌。還好你這次不是在戰鬥中,否則的話,就算我想將你召喚過來救下你也不可能了。」

「紫,先不說這些了。我在這邊至少能待一個小時吧。我今天給你準備了個禮物,本來也是準備晚上召喚你到我那邊送給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