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十五章紫級八階的美女二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499字

喜歡的朋友們,多多投票、收藏,支持小三吧,謝謝。

—————————————————————

「安雅。你在么?」一個輕柔但卻令每個人都清晰聽到的聲音突然從飄蘭軒一層響起。

這個聲音似乎有著一種特殊的節奏,當它響起的時候,叶音竹突然感覺到心神一滯,琴音嘎然而止,一曲《幽蘭》就這麼中斷了。

客人們責怪的目光向一樓看去時,卻誰也說不出責怪的話來。因為那打擾了清雅的是一個女子,一個相貌非常美的女子。她和安雅很像,從表面上,根本看不出她的年紀,有少女的清純也有女人的嫵媚。眉宇間,也與安雅有著幾分神似的感覺。但是,她卻多了幾分安雅所沒有的威嚴,或許,她的美略遜於安雅,但是,她身上所散發的高貴,卻更在安雅之上。即使飄蘭軒的客人都是貴族出身,此時看到她時,卻誰也沒有發出責怪的聲音。因為他們都被她的高貴、美艷和威嚴所震驚。淡綠色的長裙勾勒出她美妙的身姿,最動人心魄的,是她那雙淡綠色的眼眸,在絕美的高貴之中,卻蘊藏著一絲極寒冰冷。

女子一邊說著,已經登上了階梯,有服務生想要攔住她,卻都被一股無形的力量阻擋在外,根本就無法靠近。當她走到一樓和二樓階梯中間的位置時,停下了腳步,向叶音竹所在的位置微微點頭,歉然道:「真是對不起,打擾了你的演奏。但我找安雅確實有急事。」

「沒關係。」叶音竹雙手按於弦上,雖然演奏被打斷的感覺令他很不舒服,但他生性豁達,對方已經認錯了,他也就不會多想什麼。客人們大多是第一次聽到他的聲音,很多人都在驚訝,原來飄蘭軒這位神秘的琴師居然如此年輕。

安雅冰冷的聲音從上面傳來,「你來幹什麼?這裡不歡迎你。你走。」在叶音竹開始演奏的時候,她就已經出現在三樓的樓梯口處,靜靜的坐在那裡,一邊喝著她最喜歡的玉美人茶,一邊聆聽著音竹的琴曲。對於她來說,這是每天最享受的時刻。

「安雅,難道我們就沒有和解的可能么?」一邊說著,那女子繼續緩步上行。而安雅則從上面逐漸向下走來。兩位絕色美女,綜合評價不分軒輊的美女,就這麼在彼此對視中逐漸接近,而她們兩人距離的中心點,卻正是叶音竹所在的地方。

「迪達。」安雅突然叫了一聲。

「小姐。」迪達在一樓躬身行禮。

安雅淡淡的道:「請客人們都離開吧,今天的所有消費算我的。」

「是,小姐。」迪達恭敬的答應一聲,立刻和服務生們一起向客人們表達安雅的意見。

安雅的話眾人自然都聽到了,沒有誰發出怨言,一個個站起身,雖然表情上有些不願,但還是都一一離開了。

每天必到的老馬走在最後,看了一眼那和安雅隔著叶音竹所在位置相望的女子,道:「安雅小姐,需要幫忙么?」

安雅眉頭微皺,「不需要。你走。」

老馬輕嘆一聲,深深的看了安雅一眼,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這才轉身離去。

此時,整個飄蘭軒內,就只有叶音竹、服務生們和安雅與那女子。

「安琪,你來找我幹什麼?我們之間,早已經沒有任何關係。難道我到米蘭帝國來你還不想放過我么?」安雅的目光變得更加冰冷了。因為距離很近,叶音竹雖然隔著紗幔,卻也能看到二女臉上的表情。此時,一向溫柔的安雅,看上去像是在強忍著憤怒,全身冰冷的怕人。

安琪轉過身,看向那株巨大的古樹,「我們真的沒關係了么?不論什麼時候,我們都是親姐妹。這個事實怎麼也無法改變。不是么?我的妹妹。」

「誰是你妹妹。你不配。」安雅怒叱一聲。一股無形的巨大壓力從她身上驟然而出。

叶音竹已經從赤子琴心提升到劍膽琴心了。身上還穿著月神守護,胸前更是戴著可以在精神魔法中保持清明的心靈守護。但此時此刻,當安雅突然在憤怒中發威的時候,那龐大的壓力卻令他喘不過氣來。身體完全僵硬了,似乎體內所有的生機在這一刻都被徹底鎖定。

周圍的一切空間在安雅所帶來的巨大壓力下彷彿已經完全塌陷,那種痛苦的感覺,根本無法用言語來形容。而此時叶音竹所承受的,卻只是這壓力的邊緣氣息而已。

安琪似乎並沒有受到安雅所帶來的巨大氣息影響,一層絲毫不弱於安雅的威壓從她身上釋放出來,微微一笑,「妹妹,你的實力又進步了。看來,雖然離開了家,卻並沒有影響到你的修鍊。你應該知道我是為什麼而來。交出那件東西,我以後再也不會來打擾你。」

在安琪與安雅帶來的雙重壓力下,叶音竹彷彿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要破碎了一般。幸好這時候那救命的熱流再次出現,才讓他勉強支撐著不倒下去。他不禁駭然想到,安雅姐姐究竟是什麼樣的實力。這可僅僅是她們釋放出的氣息而已啊!

「你做夢。安琪,這裡不是動手的地方。我們到城外去。」安雅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眼神中流露出的儘是憤怒。但此時她似乎感覺到了叶音竹在兩人威壓中的痛苦,有些擔憂的向紗幔處看了一眼。

安琪眼中光芒一閃,笑道:「那好啊!我們走吧。」龐大的氣息驟然收斂,突然,她的身體彷彿像一抹幻影般閃過。紗幔中的叶音竹只覺得全身一緊,不論是鬥氣還是魔法力,在那一剎那已經被完全封印。緊接著,騰雲駕霧般的感覺令他精神一陣迷惘,當眼前天光大亮時,安琪已經提著他的身體飛出了飄蘭軒。沒錯,就是用飛的。海月清輝在他被抓起的一刻從膝上滑落,還好沒有跌出平台,不至於摔壞。

「放下他,我們之間的事和他沒關係。」安雅更加憤怒的聲音在後面響起,她也在飛。是的,也在飛。

「音竹——。」蘇拉的驚呼聲竟然在漸漸遠去,周圍能看到的一切都在如夢似幻的閃電般消失著。

叶音竹雖然身體動不了,但大腦還能思考。飛,她們為什麼能飛?似乎連自己的兩位爺爺在達到了紫級之後也無法飛翔。秦殤曾經說過,只有風系魔法師才能憑藉自身的魔法進行短距離飛翔。她們是風系魔法師么?魔法的飛行速度有這麼快么?

此時的他,心中充滿了疑問,而唯獨沒有擔心什麼。

周圍的景物風馳電掣般掠過,叶音竹什麼也看不清,只是聞到安琪身上那淡淡的幽香。香味很好聞,似乎是一種純天然的香料,只是她此時散發出的陰冷氣息卻將整體的感覺破壞了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