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十五章紫級八階的美女一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507字

終於在8點前趕回來了。回家陪父母吃飯,剛剛回來就更新了。小三在這裡祝所有書友元宵節快樂,永遠團團圓圓,合家歡樂。

————————————————————————————

「你……」蘇拉那普通的面龐上飛起兩片紅暈,看著叶音竹,一時間竟然痴痴的說不出話來。他發現,自己的心跳的厲害,周圍的一切都不重要了,在他腦海中,此時只有叶音竹剛剛說的這句話。

「喂,回魂了。你鍋里的東西好像要糊了。」叶音竹在蘇拉額頭上敲了一下。

「啊——,我的排骨。」蘇拉驚呼一聲,拿著天使嘆息就往廚房裡面跑。一邊忙活著一邊喊道:「音竹,這東西我收下了。不過,你可別想我侍候你一輩子。我們是朋友嘛,你的就是我的。」

叶音竹噗哧一笑,道:「隨便你吧。反正你以後別管我要傭金就行了。」其實,他那不多的錢也全在蘇拉那裡,身無分文用在他身上再合適不過了。

天氣一天天變冷,每天只有中午那明媚的陽光還能帶來幾分火熱的感覺。叶音竹和蘇拉兩人下午都沒課,吃過午飯後,直接朝著米蘭城內走來。飄蘭軒音竹已經兩天沒來了。現在比賽已經結束,正好回來上班。

「音竹,你知道么。這幾天你沒去飄蘭軒,不知道多少人向我們這些服務生詢問呢。」蘇拉微笑著道。

叶音竹傻乎乎的道:「問什麼?」

「笨蛋,當然是問你為什麼沒去了。我們只能回答說你請假。沒想到你居然那麼受歡迎。不過,你的琴彈的真是不錯。還好安雅老闆吩咐所有服務生不得把你是米蘭學員的事情說出去,否則,你在學院里也安靜不了了。據我觀察,飄蘭軒雖然地處偏僻,但能夠到那裡喝茶的人,卻每個都有著不俗的身份。而且都是大貴族。」

「蘇拉,你懂得真多。好像就沒有什麼你不知道的。」叶音竹有些羨慕的看著他。

蘇拉得意的道:「當然了。你以為誰都像你是的,小笨蛋。」

「我小么?我個頭可比你高多了。」叶音竹比了比,他足足比蘇拉高出了大半個頭。

「高有什麼用。以後你應該叫我蘇拉老師才對,你看,我教了你多少東西。」

叶音竹驚訝的道:「不是只有年紀大的人才能當老師么?蘇拉,難道你不像外表這樣年輕,其實已經……」

「你?真是被你氣死了。達者為師,你懂不懂啊!」

「不懂。」

蘇拉無語。

當兩人來到飄蘭軒的時候,這裡還沒開始營業,一進門就碰上了迪達。自從來到這裡工作以後,不論是蘇拉還是叶音竹都很受歡迎。叶音竹自然是因為琴彈得好。而蘇拉幹活的速度很快,而且手腳又很乾凈,其他的服務生對他也都很關照。或許是因為這裡服務生們的收入都不錯,所以彼此之間幾乎沒有發生過什麼矛盾。

「音竹,你可來了。你要是再不來,我一定會被那些客人問的耳朵失聰。」迪達一邊取笑著叶音竹,一邊將兩人讓了進來。

蘇拉看了音竹一眼,道:「我去換工作服了,你上去吧。待會兒我送茶給你。」

「好。」音竹答應一聲,在迪達的陪同下,上樓朝他每天彈奏的那個特殊位置走去。

「迪達大哥,真不好意思,這兩天學院有事,所以我才……」

迪達微笑道:「沒事。老闆說過,你有事儘管去忙,不用顧忌這邊。反正你的工資也是按天來計算的。不過,我發現老闆很喜歡你的琴曲呢,每次你彈琴的時候。老闆都會一個人坐在三樓的樓梯口向下看著你,一坐就是一下午。當然,我們也都很喜歡你的琴音呢。那絕對是醉人的享受。」

一邊說著,叶音竹已經來到了自己那個特殊位置,當他坐進去之後,迪達將上面的紗幔放下,使人無法從外面看到他的樣子。叶音竹很喜歡這樣,因為這樣更能令他不受干擾的彈琴。在他背後,就是那株巨大的古樹,每當他坐在這裡的時候,似乎都能感受到大樹的心跳,那清新的空氣和親和的感覺,無不令他身心俱爽,也更能發揮出自己的琴樂。

隨著外面傳來嘈雜的聲音,飄蘭軒已經開始營業了。正在這時候,紗幔挑起,蘇拉從外面探進頭來。

「給,先喝點茶再開始吧。別那麼拚命,彈一首你就休息一下,每次你一彈就是一下午,手不累么?」蘇拉一邊關切的說著,一邊將茶壺、茶杯放在他面前,並給他倒上一杯。

茶水是淡藍色的,看上去晶瑩透徹,一股淡淡的清香傳來,沁人心脾。

「蘇拉,今天這是什麼茶,怎麼和以前的不一樣?」叶音竹端起來喝了一口,茶有些苦澀,但苦澀過後,卻有一絲甜甜的感覺,唇齒留香。

蘇拉臉上一紅,以為他是低著頭,所以叶音竹並沒有看到,「這是勿忘我,純天然野生花,也是進貢皇宮的飲品,能起滋陰補腎,養血生精,清心潤肺,平肝養目,養顏恆春等功用。喝吧,反正是好東西。這茶的價錢可是幾種最貴的之一。我悄悄泡給你喝的。」

「勿忘我,勿忘我,這個名字真不錯。蘇拉,你不會是怕我忘了你吧。怎麼會呢。我們是好兄弟。不過,你的記性真好,剛來這裡工作沒多久,到快成了花茶專家了。」一邊說著,叶音竹又喝上一口不禁再次讚歎。

蘇拉將紗幔拉好,拿著托盤走了,因為他怕自己再留下去讓叶音竹看到自己那已經變得通紅的面龐。輕輕的按著胸口,感受著自己激烈的心跳聲,蘇拉暗問自己,這是怎麼了,為什麼會鬼使神差的選擇這種花茶呢。

喝了一杯茶後,叶音竹也開始了自己下午的演奏。依舊是海月清輝琴,一首首低沉動人的琴曲從他雙手八指之中傾瀉而出。曾經聽過他彈琴的人都感到有些奇怪,今天的琴音似乎和以往相比有了些變化。其中的天真感似乎減少了許多,卻多了幾分成熟。他們又哪裡知道,這是赤子琴心到劍膽琴心的進化。

叶音竹一如既往的彈奏著,每當他一進入屬於自己的節奏,演奏是根本停不下來的,整個人完全融入到琴曲之中。琴心境界的提升,再加上今天在飛瀑連珠刺激下心境的飛躍,令他的琴曲變得更加動聽,也更能引人沉浸。

即使沒有一絲魔法力存在,外面的每一位客人卻都迷醉的聆聽著。甚至沒有一個人說話,只是偶爾會出現一些杯盞碰觸的聲音。每當這時候,發出聲音的人立刻就會被其他人怒目相視。飄蘭軒的清雅,因為叶音竹的到來無形中又提升了一個檔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