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十四章琴中神器四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885字

祝大家元宵節快樂

——————————————————————————————-

他萬里跋涉,取南山千年桐木,以四十九味藥材泡之,溫火輕烤九九八十一天取出。於溫和陽光下晾曬一百零八天,取那把橙色的琴的弦——也就是有著我靈魂的琴弦,花費三年,製成了一架新琴,——飛瀑連珠。

我成為飛瀑連珠的琴魂。」

橙色的世界消失了,周圍的一切重新回到了現實之中,叶音竹突然感覺到自己的面龐很濕,此時他才驚覺,自己早已淚流滿面。

晶瑩的淚珠滴在那晶瑩的琴弦之上裂成無數更小的水珠悄然滾落,不知是人在流淚,仰或是琴。

飛瀑連珠,是飛瀑連珠。秦殤曾經談到過這張琴。對於飛瀑連珠,秦殤的形容只有簡單的一句,琴中極品之極品!而那個名叫秦治的男人,則正是琴宗第一代宗主的名字。

叶音竹不知道為什麼飛瀑連珠會在這裡,但他卻知道,自己永遠也不會與這張琴分開,永遠都會守護在她身邊,分擔她的悲傷,分擔她的哀怨。

離開碧空海之前,秦殤曾經對叶音竹說過,如果有一點,你想讓自己的實力和法藍七塔相比,那麼,就必須找到琴中神器。

琴中的神器是什麼?自然是琴。在當世,只有三張琴可為神器。飛瀑連珠,以藍明珠為魂的飛瀑連珠,則正是其一。

「音竹,你怎麼了?」弗格森關切的聲音響起,令叶音竹從傷感中清醒過來。他發現,自己抱著飛瀑連珠的手更緊了。

叶音竹看向弗格森以及內斯塔和馬良。此時,內斯塔已經穿上了一身暗紅色的鎧甲,上面有著炫麗的花紋,配上他那高大的身軀更顯得威風凜凜。這套鎧甲與他的血魂槍至少在顏色上是非常配的。而馬良則換上了一件胸前有著一排灰色晶體的魔法袍,手中還多了一串不知道是什麼寶石組成的項鏈。

「老師,我要這張琴。可以么?」他的眼神中沒有希冀,有的只是堅定。

弗格森微微一笑,道:「當然可以。一張好琴能夠到一位優秀的神音師手中,也是它的福氣。連我都不知道,原來在藏寶庫中還收藏著這樣一張擁有著如此情緒的琴。」

一直到回到教室,叶音竹的情緒還沒有從飛瀑連珠那虛無縹緲的故事中清醒過來。他不知道琴魂是否真的存在,但那個故事卻是如此的委婉動人。或許是因為他的淚與琴魂所在的琴弦碰觸。即使現在已經將那飛瀑連珠收在了空間戒指之中,叶音竹卻依舊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它的琴弦與自己的心弦在共同顫抖。

左手中指,叶音竹多了一枚黃玉戒指,只是擁有這飛瀑連珠的黃玉戒指。叶音竹已經決定,在這枚戒指中,除了飛瀑連珠以外不會再有任何東西。

台上此時講課的是一名四十多歲的女教師,叶音竹雖然不認得她,但她肯定是認識這個神音系主將的,眼看他失魂落魄的走進來坐在藍曦身邊也並沒有多說什麼,繼續講她的課。可惜,這第一天的課,叶音竹卻是一個字也沒有聽到。

「音竹,你怎麼了?」藍曦悄悄的捅了他一下,低聲問道。

「啊?」叶音竹驟然驚醒,一聲不算低的驚呼頓時引得美女們一陣低笑,藍曦更是羞的滿臉通紅,低著頭不敢看上面的老師。

「叶音竹同學,你有什麼疑問么?」女教師目光柔和的問道。

叶音竹獃獃的坐在那裡,在女孩子們眼中,這樣英俊發獃的他實在有些可愛。

「老師,樂器真的有自己的靈魂么?」

「當然有。作為一名神音師,如果想演奏出更美妙的樂曲,就必須要先體會到樂器的靈魂。或許,這是一個虛無縹緲的東西,但是我相信,即使是再普通的樂器,它的靈魂也一定存在。」

迷茫的目光逐漸變得清澈,叶音竹從座位上站起身,恭敬的向女教師鞠躬行禮,「謝謝您老師,我明白了。」

魔法擴音器的下課鈴聲正好在此時響起,第一天的課就這麼結束了。下午是自由修鍊時間。米蘭魔武學院的教學是非常寬鬆的。而能來到這裡學習的學員們,也都很知道努力。當然,號稱第一學系的神音自然是個例外。

走出教學樓,叶音竹長出口氣,伸展著自己的身體,此時,他的心情已經恢復了正常。女教師的話點醒了他。樂器都是有靈魂的,飛瀑連珠有,海月清輝也有。自己能夠體會到飛瀑連珠的情緒,聆聽到她的故事,那就證明她已經認可了自己。

當叶音竹回到宿舍的時候,蘇拉也已經回來了。要知道,神音系的宿舍自然距離神音系教學樓很近,但和武技部的距離就非常遙遠了。

「蘇拉,你們早下課么?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趕回來給你做飯啊!」蘇拉一邊在廚房忙碌著一邊興奮的說道:「音竹,我今天試了一下永恆替身傀儡對速度的增幅效果。比我想像中還要好呢。至少讓我的速度提升了百分之三十。」

叶音竹笑道:「任何魔法物品都只有在最合適的人手中才能發揮出最大的威力。你天天這麼辛苦的收拾房間還要做飯給我吃,我先支付點傭金給你吧。」

蘇拉噗哧一笑,道:「給我傭金?你有錢么?飄蘭軒那邊的工資可還沒發呢。」

叶音竹嘿嘿一笑,手上光芒一閃,那柄從藏寶庫中選擇的黑刃匕首已經出現在他掌握之中。遞到蘇拉面前,「你看這個能當多久的傭金呢?」

看到匕首,蘇拉先是一愣,緊接著,他立刻就想到這是叶音竹今天在藏寶庫中特意給自己選擇的。雙手在身上擦了擦洗菜弄傷的水漬接了過來。

「這,這是……」冰冷的氣息,邪惡的鋒利,惡魔的那雙紅寶石眼睛,無不深深的吸引著他。蘇拉的身體顫抖了,連她自己都有些控制不住的顫抖。

「天使嘆息。這,這竟然是天使嘆息么?」蘇拉猛的抬起頭,看著叶音竹的時候,他眼中已經充滿了震驚。

「原來它叫天使嘆息啊!看不出,它的樣子這麼獰惡,到有個好聽的名字。看來是不錯了,難怪我帶走它和紫晶巨劍的時候,老師似乎有些心痛的樣子。」叶音竹旁若無事的說道。

「好聽?你知不知道,天使嘆息還有一個稱號。」蘇拉握著匕首抬起手,在空中虛划出一個美妙的弧形,陰冷氣息撲面而來,令叶音竹打了個寒顫。

「是什麼?」

「詛咒之刃。」蘇拉沉聲道:「它雖然不是神器,但也是魂器高階。詛咒之刃,在攻擊魔法防禦時,攻擊力提升百分之二百。在攻擊物理防禦時,攻擊力提升百分之一百五。無聲無息,任何鬥氣灌注其中都不會釋放出任何光芒。之所以稱為詛咒之刃,那是因為,被它所傷之後,如果沒有光明系青級以上的魔法治療就將血流不止而亡。在我們刺客界來說,它雖然不是神器,但卻被我們稱為刺客界的無冕之王。」

「哈哈,看來我是挑中寶了。蘇拉,你看這個能當多久的傭金呢?」叶音竹有些得意的說道。

蘇拉沒好氣的道:「天使嘆息對於戰士或者魔法師來說,或許只是一件不錯的武器,但對我們刺客來說可以算是無價之寶了。這個東西當傭金?它的價值就算是買下一座城市的奴隸都有富於吧。你這傻瓜,總是送東西出來,而且不是神器就是魂器。真是個散財童子。」

叶音竹單純的面龐上難得流露出一絲壞笑,「我覺得很賺啊!我把它給你,你就給我收拾一輩子的房間,給我做一輩子的飯好了。反正這東西對我沒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