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十三章神器永恆替身傀儡三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480字

喜歡本書就多多投票、收藏支持小三吧,謝謝。

—————————————————————

蘇拉全身一僵,目光獃滯的看著叶音竹那清澈的眼眸,他,他竟然將神器送給我。輕輕的搖了搖頭,「不,我不能要。雖然我不知道妮娜主任為什麼會對你這麼好,連神器都贈送給你。但這是你的東西,作為魔法師,你比我更需要它。永恆替身傀儡的作用只有一個,這在神器之中是絕無僅有的,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它才只是低階神器。但是,它的效用卻不比任何神器差。因為,它那唯一的能力就是,免疫一切包括鬥氣在內的物理攻擊。」走到叶音竹身前,他將紫晶人像重新遞到了他面前。

「蘇拉,我們是朋友么?」叶音竹皺眉道。

「當然是朋友。」蘇拉毫不猶豫的回答道。

「既然如此,朋友之間,還有什麼你的我的,我的就是你的。送出的東西我怎麼能收回。難道你認為我們之間的友情還不如一件神器珍貴么?」叶音竹的聲音中已經多了幾分憤怒,在他那清澈的眼神中,甚至產生出受傷害的感覺。

「可是,永恆替身傀儡一旦認主就不可改變,並且會隨著主人的死亡而消失。在龍崎努斯大陸的歷史上。永恆替身傀儡一共只出現過三個。其中兩個的主人都已經死去了。也就是說,這是最後一個啊!它的價值甚至無法用金錢來衡量。」

叶音竹沒有再說話,他的眼神已經恢復了平靜,但在平靜中卻多了幾分冰冷,站起身,淡淡的道:「我出去走走。蘇拉,希望我回來的時候,它已經認主。」說完這句話,他拍了拍蘇拉縴瘦的肩膀,轉身走出了房間。

蘇拉整個人都怔在那裡,自從認識叶音竹以後,他還是第一次看到叶音竹流露出這樣的表情。他知道,自己已經傷害了音竹。晶瑩的淚珠順著兩腮流淌而下,「音竹,你真的認為我比什麼都重要麼?傻瓜,你真的是個傻瓜。」看著手中的紫晶人像,他突然發現,這無比珍貴的神器似乎已經不算什麼,至少和他與叶音竹之間的關係相比,這只是一個物品,僅此而已。

用力擦掉淚水,蘇拉笑了,他的笑容很甜,雙手捧著那紫晶人像,就像捧著他和叶音竹之間的感情。他知道,自己已經得到了這個世界上最珍貴的東西。毫不猶豫的咬破自己的手指,將一滴鮮紅的血液滴在那紫晶人像之上。

鮮血像滴在海綿上一般,悄然消失。一圈淡淡的紫色光暈從人像腳下的位置升起,眨眼間已經蔓延到整個人像的範圍。漸漸的,人像開始發生了變化。紫水晶像是活了一般,一層層紫色的光暈不斷蔓延,它的形體也開始發生了改變。

纖細而修長的身形,晶瑩剔透的紫晶人像變了,胸前微微鼓起,精緻的五官悄然浮出。一抹紅暈出現在蘇拉麵龐上,鮮血是他與永恆替身傀儡之間的橋樑,那淡紫色的光暈,在紫晶人像完全變成了另一個模樣後驟然放大,就像當初紫融入叶音竹身體時那樣,融進了蘇拉的身體。

站在別墅外的小路上,叶音竹看著自己居住的別墅宿舍,自言自語的道:「蘇拉,不要讓我失望。如果我們的友情可以用物品來衡量,那還是友情么?」

伸出手,看了一眼掌心中紙條上的地址,再看一眼自己的宿舍,騰身而起,在竹鬥氣的作用下幾個騰躍已經消失在路徑的盡頭。

召喚系,作為魔法部的重要組成部分,學員宿舍的條件也是非常不錯的。但和神音系幾乎每人一間小別墅相比還是有不小的差距。只有那些實力強大或者錢多到花不完的學員,在這裡才能獨自擁有自己的宿舍。馬良顯然是前者。

此時,馬良正眉頭緊蹙的躺在床上,他的頭很疼。並不是因為下午過度透支魔法力造成的,而是因為召喚系系主任維埃里足足在這裡煩了他一個下午,剛剛才離去。不過他也有些慶幸,慶幸銀龍六器中除了銀龍血以外的五器都已經認主,否則的話,維埃里說不定真的拿它們去頂永恆替身傀儡的損失了。

「馬良,我來了。」清亮的聲音從宿舍外傳來,令馬良精神一振,趕忙從床上坐起身,「葉兄么?快進來。」

叶音竹閃身而入,今天馬良在試練場上給他的紙條就是這間宿舍的準確地址。

馬良身體有些搖晃著給拉過一把椅子,懇切的道:「葉兄,今天真是謝謝你。我都聽說了,如果不是你出手阻止,恐怕我已經被你的朋友幹掉了。本來我以為自己能夠控制銀龍,可誰知道最後那一下還是失控了。幸好你吉人天相,否則我真不知道該如何交代。」

叶音竹微笑道:「比賽難免有意外。都已經過去了。你叫我音竹吧。」

看著他,馬良也笑了,他突然發現,這位琴宗的傳人比他想像的還要可愛,單純的甚至不會去記仇。

馬良走到窗邊向外看了看後,這才轉回,低聲道:「音竹,真沒想到會在米蘭魔武學院遇到你。如果我猜的不錯,你一定是秦宗主的弟子吧。也只有秦宗主才能教導出你這麼出色的高手了。」

叶音竹笑道:「我算什麼高手。那天和內斯塔比賽的時候才剛進入劍膽琴心境界。到是你比我強的多了。今天如果不是有生命守護擋住你的攻擊,我早就輸了。」

馬良苦笑道:「我用的也同樣不是自己的力量。大家都有魔法物品,你的生命守護正好克制了我只能用一次的銀龍。好了,我們也別客套。是秦宗主讓你來這邊的么?」

叶音竹點了點頭。

馬良若有所思的道:「那這麼說,學院里已經有三個我們東龍八宗的人了。音竹,以後你做什麼一定要小心一點。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院長會為你掩飾越級提升的事,但這樣的幸運以後未必會有。作為東龍八宗的一員,今後不論做什麼,你都要更加小心。」

叶音竹有些驚訝的看著他,「為什麼?難道我們東龍八宗就見不得人么?」

馬良眼中閃過一道寒光,「當然不是。但我們現在的實力還不夠,還遠遠無法和法藍七塔抗衡。所以只能隱忍。否則,一旦被當作異端抓走,就不可能活著回來了。」

叶音竹皺眉道:「我不明白我們和法藍七塔有什麼關係。」

馬良有些驚訝的看著他,「你不知道?難道秦宗主沒有給你講過我們東龍八宗的事么?」

叶音竹茫然搖頭,道:「秦爺爺從來都沒對我說過啊!只是說在別人勉強盡量隱藏自己的實力,不要將我們琴宗的事說出去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