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十二章琴畫之戰三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421字

喜歡本書的朋友們,投票、收藏支持小三吧,謝謝。

—————————————————

《綠水》雖然並不是琴宗九大名曲之一,但卻有平心靜氣驅除一切負面情緒的效果。憑藉這一曲《綠水》,當曲調進入到三分之一後,叶音竹不但平復了金晶暴龍的攻擊慾望,同時,也切斷了金晶暴龍與它的召喚者馬良之間的聯繫。失去了與主人之間的聯繫,元素形成的召喚獸自然不會存在了。

看到這一幕,遠處的馬良不禁嘆息一聲,「叶音竹,你真的很強。我不得不用自己最強的力量來與你戰鬥了。」眼含深意的望著叶音竹,兩人心中都明白,這場對決,並不只是新生大賽那麼簡單,他們還同時代表著自己的魔法宗派,所以,這也是東龍八宗的一場內部較量。

《綠水》的平復心緒作用對馬良的效果本就不大,何況叶音竹剛才將主要的音律都控制在金晶暴龍身上才能在這麼短時間內將一隻五級巔峰的魔獸擊敗。所以,馬良除了之前召喚魔獸時消耗的魔力以外,他並沒有受到什麼損傷。

雙手按弦,《綠水》的餘韻退去,叶音竹微笑道:「請指教。」琴宗與畫宗的一代新星,此時就在米蘭魔武學院的中央試練場遙相坐望,此時此刻,他們之間的比試才真正開始。

馬良左手伸出,在自己面前一圈,他左手中指上一枚樣式古樸的銀色戒指頓時亮起一團銀色的精光,在他一圈之際,面前突然多了五件東西,就那麼漂浮在他身前,釋放著淡淡的銀色光澤。每一件東西都很大,漂浮在馬良面前,一種奇異的感覺頓時令空氣變得粘稠起來。龐大的元素氣息瘋狂的朝著那五件東西的方向涌去。

那五件東西分別是一根銀色的長角,一串不知道什麼生物的巨大牙齒,一團銀色的光球,一顆巨大的銀色眼珠和一塊菱形的巨大鱗片。

主席台上,坐在最前面的幾位魔法部系主任幾乎同時站了起來,就連召喚系系主任也不例外,他們眼中都流露出了驚駭的目光。弗格森站在最前面,嘆息一聲,「恐怕音竹要輸了。銀龍五器,居然是堪比神器的銀龍五器。召喚魔法師夢寐以求的輔助召喚魔法物品。」

「不,不是銀龍五器,而是銀龍六器。除了銀龍角、銀龍牙、銀龍心、銀龍眼和銀龍鱗之外,他手中的那瓶紅色液體,恐怕是銀龍血吧。這臭小子身上居然有這樣的法寶,連我都不知道。」召喚系系主任的眼睛彷彿要噴出火來,那絕對是慾望之火,對於召喚魔法師來說,沒有什麼東西比這種頂級輔助召喚物品再有吸引力了。

空氣中的粘稠,令叶音竹的臉色也變得凝重起來,看著馬良身前的銀龍五器,感受著撲面而來的巨大壓迫力,他知道,那絕不是自己所能對抗的魔法物品。其魔法元素氣息的強大,甚至已經不比紫級魔法差了。他現在連彈奏琴曲都有些困難,在那巨大的壓力下,甚至連身體移動都變得艱難起來。

馬良眼中閃爍著強大的自信,「叶音竹,認輸吧。雖然憑藉魔法物品贏你,令我有些汗顏,但我不想輸。我面前的這五件東西,都是銀龍身上的器官,加上我手中的銀龍血,稱為銀龍六器。銀龍又稱為魔法龍,在所有巨龍之中,他的肉體搏鬥能力是最弱的。但與此同時,他的魔法威力卻是最強的。是僅次於神聖巨龍的存在。擁有九級巔峰的魔獸實力。憑藉著銀龍六器,我全部的魔法力可以召喚出銀龍發動一次攻擊,那是你不可能承受的。我不想傷害你,所以……」

「繼續吧。」叶音竹突然打斷了馬良的話,「爺爺曾經教導過我,在戰場上,不論面對什麼樣的敵人,都不能退縮。即使再強的敵人,也會有他的破綻。」他的心很平靜,眼神依舊是那麼清澈,動作也還是那麼優雅,面對銀龍六器帶來的巨大壓力依舊能夠穩穩的坐在那裡,就連主席台上的老師們也不禁對這名學員刮目相看,弗格森更是滿意的連連點頭。只不過,他已經準備出手阻止比賽了。

馬良無奈的道:「真的要繼續下去么?如果你擋不住銀龍的攻擊就開口認輸,我想,我還能勉強收回魔法。」收回發出的魔法,對魔法師的反噬是極強的,尤其是這種越階使用的情況。馬良不想傷害叶音竹,但他同樣渴望這場勝利,在他看來,這絕對是畫宗超越琴宗一個絕佳的機會。所以,他寧可拼著自己被魔法反噬,也一定要戰鬥到最後。

緩緩的抬起自己的畫筆,當他打開那裝有銀龍血的瓶子時,空氣中的魔法元素近乎瘋狂的朝他奔涌而去。身前的銀龍五器,同時亮起一道銀色光彩,形成一圈光環吸收著到來的元素力。

畫筆在銀龍血中輕沾,馬良彷彿怕浪費一滴似的快速蓋上了瓶子,手腕一轉,一幅血紅色的圖畫已經在他手中勾勒。

淡淡的銀色光芒逐漸變得濃郁起來,銀色光環開始擴張,無形的威嚴和巨大的壓力,令空氣為之凝固。銀龍特有的魔法壓力,令中央試練場內的所有魔法元素都已經遠離叶音竹而匯聚到銀龍六器的中心。以銀龍六器施展魔法的一大好處,就是銀龍氣息範圍之內,其他所有魔法師都無法使用魔法。這也是為什麼稱它堪比神器的重要原因。

叶音竹沒有動,坐在那裡眼神凝固的看著馬良將那一幅銀龍的圖案逐漸勾勒出來。精神力已經無法感受到一絲魔法元素的存在,即使是他的琴魔法在這時也無法發揮。他沒有使用鬥氣攻擊,因為他知道,自己的竹鬥氣決不可能突破馬良身體周圍那一圈銀色的光環。但是他卻發現,在與內斯塔戰鬥時體內奔涌的那團熱流再次出現了,外界的巨大壓力,似乎令這團熱流燃燒的更加劇烈起來。

精神聯繫突然產生出一絲細微的波動,那是來自紫的疑惑。很明顯,遠方的紫感覺到了叶音竹的危機,正在試圖與他溝通,希望被他召喚到這個世界來與他共御強敵。

但是,這一次叶音竹沒有召喚紫,因為他清晰的感覺到,銀龍六器輔助下的召喚魔法,即使是紫也不可能抵擋的住。他絕不希望紫受到一絲傷害。所以,他穩定著自己的精神,通過兩人之間的微妙聯繫告訴紫自己沒有問題。

銀色的光芒變得越來越強盛,氤氳之氣開始在馬良頭上盤旋。此時,他每畫出一筆,臉色就會變得蒼白幾分,彷彿極為吃力似的,大滴大滴的汗水,正從他額頭上留下,滴落在魔法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