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十一章東龍之畫宗四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842字

今晚12點還有一更,12:05加精大會照常召開,歡迎朋友們參加,多多投票、收藏支持小三吧,謝謝。

——————————————————————-

噗哧一聲,羅蘭破涕為笑,「我有那麼可怕么,居然跑那麼快。不過,這個故事好感人啊!他是在勸我減肥么?還是怕我真的纏上他?哼,想的到美。」說到這裡,她臉上的笑容不禁更濃郁了幾分,心中對叶音竹的記恨不知不覺間悄悄的消失了。像她這麼大的女孩子,情緒本來就是很容易出現變化的,當恨離去,她突然發現,叶音竹似乎也不是那麼討厭。

其實,當初梅英在給叶音竹講這個故事的時候最後對他說,如果有一天,他遇到一個能讓他為她付出生命的女孩子,那麼,就帶她回家。

正如大多數人預想的那樣,下午舉行的第二場半決賽,召喚系沒有任何懸念的戰勝了重劍戰士系與神音系一同挺進了決賽。之後,將是一天的修整,後天進行最後決戰。

叶音竹現在有點鬱悶,或者說是有點不知所措。當他一回到自己的宿舍時,就發現自己的宿舍已經變得前所未有的熱鬧。和自己同一學年的神音系美女們都在。再加上海洋和香鸞,十多個女孩子正在唧唧喳喳的聊天等他。

一看到叶音竹回來,所有女孩子幾乎同時圍了上來。

「哇,音竹,你今天實在太帥了。把那個大猩猩幹掉了,原來你這麼強。不如我做你女朋友吧。」一個叶音竹連名字都不知道的女孩子興奮的就想撲入他懷中。

「討厭,不行,音竹是我們大家共同的財產,怎麼能讓你獨享呢?別忘了,他可是咱們神音系的萬花叢中一點綠,作為神音第一小正太,誰也不能獨得。」

「恩,這個也有道理。那不如我們一人一天怎麼樣?」

「不錯,好主意。」

「呃……,各位同學,你們這是。」叶音竹終於找到一個開口的機會。此時,他的臉已經漲的通紅,被一群女孩子圍著,雖然香風環繞,但感覺卻不太美妙。他到寧可只有自己和蘇拉在。

香鸞和海洋站在一旁正笑的嬌軀輕顫,不知道為什麼,她一看到叶音竹那尷尬的樣子,就覺得非常可愛。

「音竹,裝暈,快。」細微的聲音在叶音竹耳邊響起。或許是被逼迫的太厲害了。他的反應速度非常快,兩眼一閉,直接就朝地上倒去,頓時引起一片驚呼。

蘇拉不知道從什麼地方鑽了出來,一把抱住叶音竹,皺眉道:「你們別吵了,音竹剛大戰一場,你們讓他休息休息好不好。」

宿舍終於安靜了,在蘇拉的強烈建議下,神音系的美女們才一個個離開。

香鸞和海洋走在最後,當她們經過叶音竹身邊的時候,香鸞俯下身,低聲在叶音竹耳邊道:「你的演技太拙劣了,我的承諾並沒有忘記,找個機會一定兌現。」說完,她那絕色嬌顏多了一抹紅暈,這才拉著海洋快步而去。

關門聲一響,叶音竹已經從蘇拉懷中跳了起來,大口的喘息著,苦笑道:「蘇拉,我怎麼覺得剛才被她們圍著,比我和內斯塔戰一場還要累。幸好你提醒我,否則,她們還不知道要待到什麼時候呢。」

蘇拉哼了兩聲,道:「還不是你自己不知檢點,到處招花惹草弄的。」

看著已經關好的宿舍門,叶音竹只覺得自己耳邊痒痒的,香鸞離開前留下那一抹淡淡的香氣令他心跳又一次加速,承諾,她說的承諾是什麼?就是那跳一曲《霓裳》么?期待的感覺在他心中悄悄升起,向蘇拉做了個鬼臉,趕忙跑回房間休息去了。

為了最後的決賽能夠以最好的狀態參加,叶音竹第二天並沒有去飄蘭軒上班,讓蘇拉替他請了一天假。自己一個人在家中修鍊。

劍膽琴心,修鍊了十六年,他終於突破到了劍膽琴心的境界。無形中,他整個人的心態似乎都變得比以前成熟了幾分。甚至在彈琴時,音律的氣息也和以前有了很大的變化。如果說以前他的琴曲是輕柔和緩,充滿了天真和諧,那麼,現在他的琴音就變得中正平和,純正又淳厚。就像是陳年老酒一般,餘韻幽幽不絕。

秦殤曾經對他說過,當他進入劍膽琴心境界之後,就將進入琴魔法的高速提升時期。提升速度甚至要比修鍊赤子琴心還要快,這種情況會一直持續到進入劍膽琴心的瓶頸時才會停止。

琴宗在琴魔法的修鍊上,與大陸上通行的神音師修鍊有著一定的區別,修鍊速度明顯要快了許多。正常人如果從小修鍊琴魔法,那麼,大概需要十年到十五年完成琴魔法第一階段九階的修鍊。但進入劍膽琴心之後,修鍊速度就會降低許多。秦殤一直用了五十年,才突破了劍膽琴心的瓶頸,進入到紫微琴心境界。而叶音竹的情況則不同,他是琴宗歷史上,第一個修鍊赤子琴心成功的。赤子琴心是最難的琴宗入門修鍊方法,各方面要求極高。但是,赤子琴心修鍊的困難,也就註定了基礎更加牢固,心無旁騖十六年,對於一個正常人來說,幾乎是無法想像的。這還是叶音竹天資聰穎再加上天生八指,對琴音有著與生俱來的精神體會,這才能在十六年的時間內突破瓶頸。一旦赤子琴心修鍊成功,那麼,在進入紫微琴心之前,叶音竹的修鍊將步入一片坦途。甚至每彈奏一首琴曲,他都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琴魔法力似乎有些許提升,這在以前,是根本無法想像的。赤子琴心的好處也將逐漸展現出來。

彈一天琴,對叶音竹來說再正常不過。當決賽開始的時候,他整個人已經完全進入了巔峰狀態。即使是弗格森也不知道,自己新收的這名弟子,竟然已經達到了魔武合一綠級以上的級別。

神音系決戰的對手就是今年同樣出現了大量優秀人才的召喚系。

雙方十人同時來到試練場中央,召喚系一方,走在中間的,是一名年約十七八歲的少年,相貌清秀,雙眼極為靈動,一點也沒有其他魔法師那種高高在上的感覺。

「你好,我是召喚系主將馬良。一年級。」對方很友好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叶音竹伸手與他相握,就在這時候,他突然感覺到自己手裡多了點什麼東西。驚訝的看向馬良時,馬良也正在眼含深意的看著他,向他點了點頭。

「神音系主將,叶音竹,一年級。」下意識的,在鬆開相握的雙手時,叶音竹將馬良塞入他手中的東西夾在指縫之中,那似乎是一個紙條。

馬良微微一笑,道:「大家同是魔法部學員,而且,我們商量過了,都不希望和貴系的美女們動手。不如,今天的決賽,就讓我和你分別代表彼此的學系吧。一戰定勝負,如何?」

叶音竹一愣,對方這樣選擇,明顯是自己一方佔了很大的便宜。除了自己以外,神音系只有海洋還有一定的戰鬥力。而對方的五名學員從沉穩的目光和之前的成績來看,至少也都是黃級水準的魔法高手。當他看到馬良的時候,他就感覺到這個人帶給自己的威脅並不比內斯塔小多少。

「這樣你們不是太吃虧了?不如,還是以狼群的方式吧。」叶音竹並不想占對方的便宜。

馬良搖頭道:「不,你對自己有信心,我對自己同樣也有信心。」一邊說著,他突然踏前一步,用只有他和叶音竹才能聽到的聲音低聲道:「這不只是新生大賽的較量,同時,也是琴宗與畫宗的較量。」

叶音竹心中一震,畫宗,東龍八宗之一的畫宗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