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十一章東龍之畫宗三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603字

稍微晚了幾分鐘,不好意思。晚上12.05加精大會照常舉行,八座精樓送給大家。今天晚上8點和12點還各有一章更新,歡迎大家閱讀。

———————————————————————————

叶音竹道:「那是紫,我的朋友。其實我也不知道他有多強。只是自從我們簽訂了平等契約之後,我似乎感覺到自己的力量要比我強大,所以才在那時候召喚他。」

蘇拉看著叶音竹的目光突然變得有些怪異,「平等契約?居然是平等本命契約么?音竹,你不會和那個紫是從背背山下來的吧。」

「背背山?那是什麼地方?」叶音竹驚訝的看著蘇拉。

蘇拉沒好氣的道:「算了,不跟你說。上次你說,我是你第二個承諾要保護的人。那第一個不會就是紫吧。」

叶音竹點頭道:「是啊!」

蘇拉的聲音略微有些顫抖,「難道,你,你真的喜歡他。」

叶音竹認真的道:「我自然是很喜歡紫了。我們在一起已經十年。我六歲的時候,他就陪伴在我身邊聽我彈琴。我們一起長大,一起離開碧空海來到這邊。我只有他這一個朋友呢。」

「真的只是朋友?」蘇拉緊張的問道。

叶音竹點頭道:「為什麼要說只是,我們當然是朋友。」

蘇拉沒好氣的道:「朋友你就和人家簽訂本命契約,你是不是瘋了。」

叶音竹道:「這有什麼不可以么?我希望能隨時看到他,就簽了被。大不了不要魔獸嘛。」

「你……,叶音竹,我發現了,和你說話,真是對牛彈琴。」蘇拉的身體再次顫抖起來,只不過這一次是氣的。

「對牛彈琴?我以前都是對著竹子彈琴,難道對牛彈琴是一種修鍊琴的新方法?不對啊!你是刺客系的,怎麼會知道我們神音系的修鍊方法,喂,蘇拉,你別走啊,等等我……」

蘇拉的速度確實快,叶音竹剛起步,他已經隱沒在學院彎曲的路徑之間,叶音竹知道他肯定是回宿舍的,剛才一戰消耗又不小,索性也不追了,一個人慢悠悠的朝神音系宿舍區的方向走去。

進入魔法部範圍,他剛走了沒多遠就碰到了一個熟人。正是在他進入學院第一天就向他挑釁,之後又在比賽中輸給他的風系天才魔法師羅蘭。

羅蘭手中正拿著一袋什麼東西在吃著,雙眼無神,和上次相見時還不到十天的間隔,羅蘭卻足足胖了一圈。俏臉已經變得有些圓了。

叶音竹看到了她,她自然也看到了叶音竹,「是你。」聲音瞬間變冷,似乎她原本就是修鍊冰系魔法的。

「哦,你好,羅蘭。」叶音竹有些警惕的看著她,畢竟兩人的關係並不友好。

「看樣子,你很得意。聽說你連重騎兵系的內斯塔都贏了。」羅蘭一邊說著,已經來到了叶音竹身前。雙目噴火,一看到叶音竹,她心中的怒氣就上升到了極點。從小到大,她不但生活在錦衣玉食之中,同時,憑藉著過人的魔法天賦,才十六歲的年紀就進入到了黃級境界,再加上她的綠龍。一直以來,她都認為自己是年青一代中的最強者,甚至比她的幾位哥哥還要強。可是,就是與叶音竹那一戰,將她的信心完全擊碎。對她來說,那已經不是簡單的失敗,挑戰是她發出的,最後敗的卻也是她,單是那屈辱的感覺,已經令她無法承受。這些天以來,她一直都沒能從痛苦中徘徊出來,她想找叶音竹報復,可是,那畢竟是公平的比賽,僅存的一絲理智和心中的驕傲使她並沒有去動用家族的力量。或許是化悲憤為食量吧,只有在吃東西的時候,才能讓她心中暫時好過一點。雖然明知道自己已經開始發胖,但卻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此時看到叶音竹,心中的憤怒和仇恨,險些令她不能自已。

「羅蘭,你好像胖了。」叶音竹也不知道該和她說些什麼,只想立刻回宿舍去,可羅蘭卻正好擋著路,下意識的說出了這句話。

「你是在看我的笑話么?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如果將來我吃成一個大胖子,我就賴上你,纏你一生一世,煩死你。」羅蘭的眼圈紅了,口不擇言的說道。

「呃……」叶音竹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突然,他想起了離開碧空海之前,母親給他講過的一個故事,「羅蘭,女孩子太胖了不好。」

「不用你管。」其實,羅蘭也不知道要拿叶音竹怎麼樣,她知道自己是打不過叶音竹的,可在這裡碰到他,又不想就這麼放過他。

「我給你講個故事吧。」叶音竹一邊說著,一邊悄悄向旁邊挪動著腳步,「從前,有兩隻豬,一公一母。晚上公豬總是給母豬放哨,他生怕主人乘他們熟睡之時把母豬拉出去宰了。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母豬日漸長胖,而公豬則一天天瘦下去。」

「你罵我是母豬?」羅蘭勃然大怒。

「不,不,你聽我講完。」叶音竹接著道:「有一天,公豬突然聽見主人在跟屠夫商量,要把長勢見好的母豬殺了給賣掉。公豬傷心至極,於是從那天開始公豬性情大變,每當主人送來吃的公豬總搶上去把東西吃的一乾二淨,每天吃好後躺下便睡,並且告訴母豬現在換她來放哨,如果他發現她沒在放哨便再也不理她。」

聽到這裡,羅蘭臉上的神色緩和了幾分,下意識的道:「那後來呢?」因為情緒的劇烈波動,她有些出神,並沒有發現叶音竹已經向旁邊移動了一步。

「漸漸日子一天天過去,母豬覺的公豬越來越不在乎她,母豬失望了,而公豬還是若無其事的過著安樂日子。很快,一個月過去了,主人帶著屠夫來到豬圈,他發現一個月前肥肥壯壯的母豬沒剩多少肉,而公豬則長的油光,這時的公豬拚命奔跑,想引起主人的注意,表明他是一頭健康的豬。終於,屠夫把公豬牽走了……

在拖出豬圈的那一刻,公豬朝母豬笑了笑說:『以後別吃那麼多』。母豬傷心欲絕,拚命的衝出去,但是圈門已經被主人關上了……

擱著柵欄,母豬看著閃著淚光的公豬,那晚,母豬望著主人一家開心的吃著豬肉,母豬傷心的躺在公豬以前睡著的地方,突然發現牆上有行字:『如果愛無法用言語來表達,我願意用生命來證明!』母豬看到這行字肝腸寸斷,人類聽到這個凄美的故事也無不為之動容。後來,女孩子們為了紀念這段愛情,開始流行減肥……」

羅蘭依舊站在那裡,但她整個人卻已經獃滯了,漸漸的,她獃滯的雙眸漸漸紅了起來,兩行淚水悄然滑落,「好可憐的公豬啊!減肥,減肥……」手中的食物緩緩滑落,她突然發現,自己的食慾似乎已經消失了。

「咦,叶音竹呢?叶音竹,你……」猛的轉過身時,她才發現,叶音竹的身影正好在道路的盡頭處消失,看他的樣子,似乎還有些慌張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