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十一章東龍之畫宗一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598字

大家別急,這一章和章節名符合的內容也要到第四部分,明天就出現了。一個章節名,不可能把一大章的內容都表示出來,只能是本章最精彩的部分。大家慢慢看吧。明天晚上12.05,加精大會照常舉行,到時候會加更一章。明天全天更新四章。

———————————————————————————-

紫閉著雙眼,剛毅的面龐上流露出舒爽的神情,誰也沒有看到,此時此刻,他的雙手掌心處,已經開始生長出一層淡紫色的晶體,叶音竹身上釋放出的淡黃色魔法力,正在悄悄的侵入他的身體。

同等本命契約,一旦一方實力發生質變形態的進化,那麼,另一方的收益也將是巨大的。

「啊——」一聲慘叫突然從空中傳來,令《平沙落雁》美好的意境出現了一絲瑕疵。

內斯塔之前也已經完全融入到這首《平沙落雁》曲之中,但是,突然傳來的強烈失重感令他清醒過來,他駭然發現,自己和紅龍的身體正在瞬間下墜,朝著地面砸去。

《平沙落雁》琴宗九大名曲之一,效果:禁空。

聽到此曲,演奏者上限三階以內,一切擁有飛行能力的生物必將墜落。以叶音竹現在的魔法等級,青級初階以下的飛行生物,都將受制於此曲。但作為琴宗九大名曲之一,《平沙落雁》需要他全心全意才能彈奏出來,有紫在身邊,叶音竹才能在此時比賽中不受影響的發揮出它的最大威力。

「紫,救他們。」《平沙落雁》並沒有停止,但叶音竹卻突然抬頭看向從天空墜落的內斯塔。

正在聆聽琴曲的紫眉頭微皺,但他的身體卻依舊沖了出去,右腳驟然在地面上用力跺下帶出一個直徑一米的深坑,而他的身體也藉助這巨大的反震力直飛而出,眨眼間已經來到紅龍墜落的下方,雙掌做托天式,當紅龍正好落下之時,紫低吼一聲,一托一推,頓時將巨大的沖勢卸去,改為橫飛之勢,將內斯塔和紅龍狄加甩了出去。

紅龍巨大的身體貼地搓出直到叶音竹面前十米外才停了下來,此時,內斯塔身上的重鎧已經多處開裂,如果不是他右手死死抓住紅龍狄加背後的鱗片,恐怕早就被甩出去了。

《平沙落雁》曲,三起三落,在叶音竹的八指之間悄然結束,目光充滿親切的看著回到身邊的紫,英俊優雅的面龐上流露出一絲會心的微笑。

紫向叶音竹點了點頭,「這裡人多,我先走了。回頭我會找你。」

乳白色與紫色兩種光芒分別在兩人身上亮起,紫重新化為光影整體融入叶音竹體內消失不見。

血魂槍戳在地面上,內斯塔大口大口的喘息著,「叶音竹,你贏了。」此時,他的目光變得異常冰冷,「只是我不明白你為什麼要騙我,為了出其不意么?」

「騙你?我沒有啊!」叶音竹有些驚訝的看著他。

內斯塔冷哼一聲,「那我剛才讓你召喚出魔獸時你說你沒有魔獸,那剛才是誰?只有九級智慧魔獸或者是亡靈類魔獸才能幻化人形。」

叶音竹搖了搖頭,道:「我真的沒有騙你,紫並不是我的魔獸,他是我的朋友,是我的夥伴。」

「狄加也同樣是我的夥伴,你這麼說有什麼意義?」內斯塔怒吼一聲。原本叶音竹強大的實力已經得到了他的尊敬,但此時此刻,意識中認定的欺騙頓時令他對叶音竹的態度改觀。

「不,他沒有騙你,他說的是實話。」在淡淡的紫色光芒圍繞下,弗格森院長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來到兩人身邊。

內斯塔看著他,愣道:「為什麼?」

弗格森道:「因為他所說的夥伴和你認識中的不同。或許,你的紅龍也是你的夥伴,但是,你們之間卻是主從契約。而叶音竹和他的夥伴,卻是平等契約,單是這一點,你已經沒有責怪他的資格。比賽過程毫無爭議,叶音竹並沒有違犯比賽規則,你已經失去了戰鬥能力,現在我宣布,今日一戰,神音系勝。」

武技部觀戰的學員們全都沉默了,而魔法部這邊立刻爆發出如雷動般的掌聲,他們知道,這一屆新生大賽的冠軍,又將屬於魔法部了。雖然另一場半決賽還沒有開始,但這一屆召喚系的新生實力極為強大,絕不是武技部預賽第二名重劍戰士系所能抗衡的。

內斯塔目光轉向叶音竹,對於弗格森的話他自然不會有絲毫懷疑,苦笑一聲,「對不起,或許是因為我有些無法接受失敗吧,才會給自己去找些客觀原因。這次是你贏了。不過,當我認為自己有能力向你挑戰的時候,我會隨時來找你。」

內斯塔的坦白令叶音竹露出了笑容,「好,我隨時等你。你說的對,只有不斷向強者挑戰,才能令自己變得更強,剛才,我自己已經證明了這一點。」

內斯塔看著叶音竹清澈的眼眸哈哈一笑,「好,看來我們不但將會成為對手,同時也會成為朋友。我內斯塔,交你這個朋友了。」

「好啊!」

這時,弗格森突然臉色平靜的道:「叶音竹,你跟我來,我與話問你。」

半決賽第一場結束了,神音系這匹新生大賽的黑馬再次前進,憑藉著叶音竹一個人的力量,在所有人認為不可能的情況下強悍的殺入了決賽。一時間,神音師這個稱號已經成為了米蘭魔武學院最熱門的話題。叶音竹也成為了整個學院中,被談論最多的人。

叶音竹跟隨著弗格森,一直來到了他所居住的院長塔。

「叶音竹,告訴我,你的魔法力為什麼會突然從赤級提升到了黃級。」站在房間中央,弗格森神色有些怪異的看著面前的青年。

叶音竹愣了一下,搖了搖頭,道:「我不能說。」他雖然很單純,但也知道,琴宗的秘密是絕對不能讓外人知道的。

弗格森笑了,「你這小子還真是坦白的可愛。不過,你知不知道,今天發生的事已經給你帶來了不小的麻煩。」

「麻煩?為什麼?」

弗格森道:「在所有修鍊者中,任何人的修鍊,都無法違背彩虹等級限制的規則。而超越這個規則存在的,就將被成為異端。必須上報法藍七塔,由法藍七塔處理。今天你的魔法等級突然跨躍橙級三階提升,你說,我該不該將你送去法藍七塔呢?」

「法藍七塔么?不,我不去。爺爺說過,那是一個很危險的地方。」叶音竹立刻搖頭,他清楚的記得,每當自己的兩位爺爺在談論到法藍七塔的時候,臉色都很難看。雖然他們並沒有向自己解釋過法藍七塔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但想來不會是什麼好地方吧。

弗格森道:「但是,今天的比賽已經有很多人看到。如果你不想去法藍七塔,就必須要有一個好的理由來解釋。你讓我如何堵住眾口?」

叶音竹撓了撓頭,「我,我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