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十章召喚紫二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499字

今天的第三更來了,喜歡的朋友們投票、收藏本書支持小三吧,謝謝。

————————————————————-

內斯塔同樣沒有受傷,第一擊的受挫反而令他戰意再次飆升,怒視著叶音竹道:「你在輕視我么?」

叶音竹搖了搖頭,道:「不。別忘記,我是一名神音師,而不是戰士。」

內斯塔一愣之時,他的雙手已經同時按上了琴弦,右手輕挑,左手按下,一聲嗡鳴頓時從琴弦上發出。

爆音。內斯塔動作遲緩了一瞬間,但他的眼神很快就恢復了清明,在他的胸鎧內,隱隱透出一層乳白色的光華。

那是一件擁有光明祝福的魔法物品,作用就是穩定騎士的心神。對於強大的戰士來說,最懼怕的並不是正面對抗,而是魔法師,尤其是精神系魔法師。戰士再強大,精神力也不可能和魔法師相比,所以,高等級的戰士都會有一些防禦精神魔法的裝備,否則,一旦被對手突破了精神防線,那麼,什麼樣的武技也無法施展出來,只能任由對手宰割。

在光明祝福的作用下,內斯塔的獃滯只持續了一瞬間,下一刻,他的騎槍已經又一次刺出,這次不再是戰芒,而是鋪天蓋地的槍影。

沒有人能看出在那一瞬間內斯塔刺出了多少槍,只是看到一片淡淡的綠色光芒,如同光罩一般籠罩向叶音竹的身體,封死了他所有可以閃躲的方位,要知道,現在的叶音竹還是坐在地上的,就算他想要閃躲,也沒有任何閃躲的可能啊!

叶音竹的感受最深刻,內斯塔刺出的槍次數雖多,但最為可怕的並不是數量,而是他刺出的每一槍上,居然都附著著同樣龐大的鬥氣,根本就沒有虛實之分。綠級初階的鬥氣被他發揮到淋漓盡致的程度,任何一槍,都足以令人窒息。

「鐵臂,內斯塔這小子已經學會了你的千影擊?」

「那已經是去年的事了。」

令人無法想像的一幕出現了,一蓬黃綠交加的光芒從叶音竹身上蒙蒙而出,如同一片氤氳之氣,正面迎上了內斯塔的槍擊。

氣勁迸發之音,帶來無數澎湃的鬥氣爆破,一時間,試練場上飛沙走石,內斯塔高大的身體依舊端坐在馬奇諾鐵龍背後,但此時的馬奇諾鐵龍明顯跟不上他的速度,似乎是內斯塔的力量在帶著自己的座騎不斷移動著,每一槍刺出,都帶起一道尖嘯。但是,不論他的騎槍刺的速度多麼狂猛,只要一遞到叶音竹身前那層黃綠色的光幕之上,都會被立刻盪開,無法越雷池一步。

觀戰者能從叶音竹身上看到的,就是他抬起的右手,從始至終,他依舊端坐在那裡,右手四指不斷的輕微律動著,就像一朵盛開的鮮花,不斷變化著各種手型,而那蓬青黃色的光幕,就像煙霧一般從他的手掌中飄蕩而出,任由千影擊多麼狂暴,也始終被阻擋在外。

武技,叶音竹在碧空海的時候只修鍊了一年。對於戰士來說,一年的時間根本不可能學到過多的技巧。即使是心無旁騖的叶音竹,也無法超脫這個常規太多。所以,一年的時間,他只學了三個技能。經過竹宗宗主葉離千錘百鍊後的三個技能。一防兩攻,此時他所施展的,正是那一防,名字就叫做:竹御。

竹,堅韌而挺拔,竹御所擁有的,正是竹的堅韌。

叶音竹手中跳動的,不是煙霧,而是碧絲。纖細的碧絲,在他的竹鬥氣控制下,變成了如同煙霧一般的光芒。不論槍有多少,碧絲所致,槍影斜。竹御,正是竹宗最強的防禦。

此時叶音竹的表情變得肅穆了許多,眼中流露著專註的神情,左手飛快的從琴弦上划過,頓時,一串串爆音驟然而出,赤色的琴魔法力夾雜在鬥氣之中,紅、黃、綠三色看上去有些刺眼。

在光明祝福的作用下,爆音雖然無法起到最好的效果,但是對內斯塔的影響也極大。畢竟,千影擊這樣的特殊武技,是需要精神專註的,哪怕是片刻的失神,也會令他的武技效果大減。攻擊的槍影頓時變得稀疏了幾分,叶音竹所承受的壓力也在逐漸減弱。

「殺——」內斯塔再次怒吼一聲,所有槍影在空中瞬間合一,馬奇諾鐵龍巨大的身體在內斯塔的全力硬帶之下竟然從地面躍起,連人帶龍,以騎槍為鋒銳,孤注一擲的朝叶音竹沖了上去。

其實他也是不得以而為之,千影擊,絕對是高級武技,但在竹御面前卻沒有絲毫辦法,叶音竹彈出的爆音是有一定疊加效果的,內斯塔很清楚,如果不能打斷叶音竹的話,這樣下去自己必敗無疑。以他豐富的戰鬥經驗,立刻就選擇了孤注一擲,將全身鬥氣凝聚於一點,只要突破了叶音竹的防禦,那麼戰鬥就將沒有懸念了。

想破竹御,不是任何技巧能夠做到的,只有完全超越竹御使用者的絕對力量才能突破其防禦。內斯塔的選擇無疑是正確的。但是,叶音竹並不是一成不變的。當內斯塔帶龍躍起的時候,竹御已經變成了竹攻,他所會的武技第二種。

竹御繼承的,是住的堅韌,而竹攻繼承的,則是竹的驕傲與挺拔。

奇異的一幕出現了,在明媚的陽光照耀下,一道道青黃色的光柱衝天而起,宛如雨後春筍般生長而出的堅竹,碧絲的纖細似乎不見了,剩餘的,只有竹攻的驕傲。粗如手臂的青綠色光芒就像冒起的竹林,眨眼間覆蓋了兩人的戰場。

叶音竹還不會戰芒,但此時碧絲所施展出的能力卻比戰芒還要可怕。為了施展竹攻,他的左手已經無法分心彈琴了,全身鬥氣完全凝聚於這一式攻擊之上。

一聲慘烈的悲鳴從戰鬥的中心響起,漫天血雨飛濺,兩道身影同時拋飛而出。

叶音竹手中的海月清輝琴被他在最後一刻收回戒指避免了損傷,整個人在巨大的衝擊力作用下跌飛五丈,幸好月神守護是不會沾染任何污漬的,才沒讓他弄的灰頭土臉。鮮血順著嘴角滑落,臉色也變得更加蒼白了,只有眼底的紫芒看上去卻更加清晰。

內斯塔比叶音竹也強不了多少,憑藉著體重和身上厚重鎧甲的優勢,他只跌飛出三丈就落在了地面上,不過也因為自重的原因,他摔的更重,頭盔已經摔飛了出去,手中的騎槍也斷成了兩截,遠遠拋飛,口鼻處鮮血橫流,身上那厚實的鎧甲已經多出破損出現了凹陷的痕迹,剛毅的面龐看上去有些猙獰。

在兩人之前戰鬥的中心,那頭馬奇諾鐵龍永遠留在了那裡,它那原本擁有堅實防禦的身體,此時大大小小,足有數十個血洞,鮮血狂噴而出,眼見是不活了,悲鳴之聲也變得越來越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