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十九章力撼重騎兵四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529字

喜歡的朋友們,收藏、投票支持小三吧,謝謝。

—————————————————

沒有過多或者複雜的動作,垂直跳到半空三米處的叶音竹只是抬起了自己的右膝,身體所在的位置正好讓過了騎槍,而此時,在大腦空白中的騎士還沒回過神來。

轟——,騎士那穿有重鎧的胸膛,驟然撞上了叶音竹的右膝,埃里克敏龍的速度,完全成為了叶音竹攻擊力的一部份。兩米高,身穿重甲的巨大身體直飛而出,竟然在瞬間的撞擊下被衝到了十餘米外。

巨大的痕迹出現在胸前的重鎧上,頭盔在身體轟然落地的一瞬間已經摔飛,鮮血奪口而出,上一個瞬間還氣勢洶洶的龍騎兵,此時已經背過氣去。

失去了主人的埃里克敏龍從叶音竹身下一掠而過,在之前那一下巨大的衝擊中,叶音竹的身體只是向後飄飛數米,在空中柔和的一個轉折,悄然落地。

上萬人聚集的中央試練場,此時卻落針可聞,每個人都駭然的瞪大了雙眼無法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

從始至終,叶音竹只是做出了幾個簡單的動作,但就是這簡單的動作,令一名擁有著埃里克敏龍的龍騎兵直接昏迷。一名魔法師,憑藉肉體的力量秒殺一名龍騎兵,緊緊是這一點就足以令人目瞪口呆。大多數人此時都已經忽略了叶音竹琴弦所帶來的那一聲爆音。

弗格森的眼睛亮了,妮娜的眼睛也亮了,神音系的啦啦隊們,一雙雙明眸都亮了起來。

「神音系,加油……,神音系,必勝……。」

魔法部的學員們終於有了發泄的機會,瘋狂的吶喊聲不斷響起,全場再一次沸騰,只不過,這一次的主角卻換了方向。

狼群戰法,沒有休息的時間。在山崩海嘯一般的歡呼聲還沒有結束的時候,第二名重騎兵系的學員已經從本方沖了出來。這一次,叶音竹面對的對手,擁有座騎是馬奇諾鐵龍。

馬奇諾鐵龍的速度要比埃里克敏龍慢得多,但是,一旦它動起來,那就是一座移動的堡壘。此時,重騎兵系對於叶音竹的輕視已經完全消失,這名同樣擁有黃級中階鬥氣的學員催動著跨下馬奇諾鐵龍緩緩朝著叶音竹的方向逼來。

這一次,叶音竹沒有等待,反而迎著對手走了上去,他走的並不快,就像普通人散步一樣,而之前還在左手臂彎中的海月清輝琴卻已經收回到空間戒指之中。就那麼赤手空拳的迎向武裝到了牙齒的龍騎兵。

接近了,他們彼此接近了。此時此刻,全場觀眾屏息等待著又一次精彩的碰撞。

「啊——」咆哮般的怒吼,五米長的騎槍在空中幻化出一層黃色的槍影,馬奇諾鐵龍巨大的頭顱同時朝著叶音竹胸前撞了過來。

叶音竹的絕對速度並不是很快,至少和蘇拉相比要差了許多,但是,與眼前這頭以防禦力著稱的馬奇諾鐵龍比卻要快了不少。身體瞬間橫移,叶音竹閃開了馬奇諾鐵籠的撞擊,面對籠罩向自己的槍影,他做出了一個簡單快捷,卻像是送死的動作。迎著鋒利的騎槍跳了起來。

同樣是黃色的鬥氣,凝聚於右拳,叶音竹眼中精光大放,拳勢衝天,直入槍影。

這位龍騎兵的感覺只有一個,他同時刺出的數十槍似乎被對方的氣勢完全逼中,叶音竹的拳雖然只是直擊而出,但不論他想讓自己手中騎士槍產生什麼變化,卻都無法逃過拳鋒籠罩,能做的只有將鬥氣完全凝聚在騎士槍之上和叶音竹正面硬碰。

血肉之軀的拳頭,對上無比鋒銳的騎士槍,「同樣」的黃級鬥氣,似乎結局已經註定。

突然,就在拳與槍即將碰到一起的時候,叶音竹的右手變了,拳變掌,奇異的旋轉,原本應該直擊在槍鋒上的拳頭轉瞬間竟然抓住了槍尖。

騎士不驚反喜,雙臂同時用力,大喝一聲,「起。」只要將這個神音系的主將挑起來,那麼,今日這一戰就沒有任何懸念了。

身體確實起來了,可惜卻不是叶音竹的。抓住騎槍的一瞬間,叶音竹的雙腳已經落在了馬奇諾鐵龍巨大的頭顱上,與對手同時用力,巨大的體重加上鎧甲足足超過四百斤的重騎兵,在發力的情況下竟然毫無懸念的讓叶音竹直接從馬奇諾鐵龍背上舉了起來。

此時此刻,叶音竹眼中的優雅已經完全消失,剩餘的只有霸道,淡淡的紫光代替了他眼眸中原本的清澈,黑髮在腦後飄揚,他的身材雖然遠比對手矮小,可是在觀眾們眼中,此時的他卻是如此高大。

馬奇諾鐵龍驟然被敵人踩住頭顱,頓時憤怒的大吼一聲,想將叶音竹摔下去。龐大的身體驟然扭動起來,此時,它已經完全陷入了暴怒之中。

叶音竹右手高舉騎槍,瞬間踏前一步,從馬奇諾鐵龍的頭部來到了它的後背,「安靜點。」低喝一聲,右腳重重的跺在鐵龍的背部,一向以防禦力著稱的馬奇諾鐵龍竟然悲鳴一聲,有力的四肢同時一軟,直接趴在了地面上。

「我認輸。」原本還想繼續抗衡的騎士正在承受著叶音竹鬥氣的一波波衝擊,眼看著自己的馬奇諾鐵龍在叶音竹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擊,他甚至連多於的想法都已經失去,直接認輸。

手握騎槍,動作平緩的將騎士放到地面,叶音竹站在馬奇諾鐵龍背上已經恢復了他的優雅。此時,連他自己都覺得有些奇怪,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力量竟然變得大了那麼多。雖然黃竹二階鬥氣相當於彩虹等級的綠級二階,使自己的鬥氣完全凌駕於對手之上,但剛才將對手舉起,並且踩塌馬奇諾鐵龍時用的卻並不是鬥氣,而是純粹的力量。就在手握騎槍的一瞬間,他清晰的感覺到從自己體內深處湧起一股熱流,不假思索的做出了那些動作,瘋狂的力量,似乎要透體而出似的,在他那雙清澈的眼眸深處,此時已經多了一抹紫色。

「妮娜主任,不如把你們神音系這名學員讓給我們重劍戰士系吧。他留在你們神音系,恐怕會浪費了如此好的天資。」一名相貌猥瑣有些駝背的老者在妮娜身後說道。

妮娜哼了一聲,「你想得美,老猴子,你怎麼不去把內斯塔要過來。他的資質可是公認的戰士天才。」

被稱為老猴子的重劍戰士系系主任嘿嘿一笑,道:「鐵臂那傢伙肯放人才怪。不過今天的比賽到是真奇怪,你們魔法部的學員居然依靠武技戰勝了我們戰士部,還真是讓我感到悲哀啊!」

「不是武技,是力量,絕對的力量。」始終沒有開口的重騎士學系的系主任鐵臂冷冷的說道。他的聲音雖然冰冷,但看著叶音竹的目光卻充斥著幾分灼熱,並沒有因為本系學員輸了比賽而有任何惱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