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十八章琴喚冥雪四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281字

明天開始回復正常更新,歡迎喜歡的朋友們收藏、投票支持小三,謝謝。

———————————————-

妮娜沒好氣的道:「少廢話,趕快收拾東西去。你是神音系的學員,在學院里,一切就都要聽我的。」

看著妮娜的強勢,叶音竹實在有些無奈,香鸞此時正在妮娜背後偷笑,而海洋雖然是一臉冰冷,但她的目光卻是柔和溫潤的。

叶音竹試探著問道:「妮娜奶奶,那邊的宿舍我和誰住一起啊?」

妮娜眼中閃過一絲笑意,笑罵道:「你這混小子,怎麼那麼多問題。神音系就你這一片綠葉,難道你還想和女孩子們同居么?想的到美。」

「呃……,您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的。我是想說,如果那邊只是我一個人住的話,我想讓蘇拉也跟我一起搬到那邊可以么?我們相處的很好,那邊又就我一個男學員,也太孤獨了。」

妮娜微怒道:「不行。那個小子是刺客系的吧。怎麼能到我們神音系的宿舍住,你趕快拿東西吧,我沒時間跟你在這裡浪費。」

叶音竹皺了皺眉,搖了搖頭道:「那算了,妮娜奶奶,我不搬了。」

「恩?」妮娜雙眼微眯,對她已經很熟悉的香鸞明白,這是她要發怒的前兆了,趕忙道:「叶音竹,妮娜主任給你準備的可是單獨的別墅,就像海洋那裡一樣。你還不趕快拿東西搬過去,謝謝妮娜主任。」一邊說著,她還向叶音竹連使眼色。

叶音竹並沒有領會香鸞的意思,依舊搖頭道:「不,蘇拉是我的好朋友,我不想和她分開。」

出乎香鸞和海洋的意料,原本她們以為立刻就會爆發的妮娜卻突然軟化了,有些無奈的道:「隨便你吧。反正那邊地方足夠。不過,我不希望看到有男學員騷擾本系女學員的情況出現。如果那樣的話,你就和他一起滾。」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

香鸞輕掩小口,低聲驚呼道:「天啊!姑奶奶轉性了么?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說話了。」

海洋看著叶音竹,道:「昨天謝謝你。」她的聲音有些生澀,但眼中那令人憐惜的波光卻令叶音竹心中沒來由的揪痛了一下。

「學姐,當初要不是你,我也沒辦法正式進入學院啊!大家都是同學,彼此幫助是應該的。」感受著海洋那有些異樣的目光,叶音竹顯得有些靦腆。

一旁的香鸞探過頭來,嘻嘻一笑,動人的嬌顏流露出幾分玩味的神情,「海洋今天可是特地來感謝你的哦。還有九次治療,到時候就要麻煩你了。好啦,我們幫你搬家吧。」一邊說著,她的目光掃過周圍,眼中流露出幾分嫌惡,「你這邊太亂了,還是咱們神音系那邊環境要舒服的多。」

此時,周圍過往的工讀生不少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叶音竹宿舍門前,香鸞那神音系第一美女的威名可不是白來的。連叶音竹這樣的純真赤子都會因為她而心跳,就更別說是普通學員了。香鸞的每一次微笑,每一個簡單的動作,對於他們來說,都像是神女下凡一般,充滿了無窮的吸引力。

叶音竹朝四周看著,「蘇拉不知道上哪去了,兩位學姐,要不你們先回去,等蘇拉回來以後我們再搬吧。」

香鸞剛要開口,一個平靜的聲音卻響起,「我在這裡。」宿舍旁的陰影中,蘇拉緩緩走了出來,他的眼中,流露著幾分特殊的情緒,叶音竹三人都看不到,此時,他的袖子中握著黑色匕首的手正在微微的顫抖著。

當叶音竹跟月冥一起離開時,蘇拉一直跟在他身後,先前他與妮娜主任所說的一切,蘇拉都清晰的聽到。

「蘇拉,你在就好了。妮娜主任說讓我們換宿舍呢,在我們神音系那邊。以後你上課就要走的遠一些了,沒問題吧。」

蘇拉輕輕的點了點頭,目光與叶音竹眼中的清澈相對,「那我們收拾東西吧。」

妮娜給叶音竹安排的宿舍就在海洋的宿舍不遠處,同樣也是一座白色的小別墅。卧室依舊只有一個,但卻比工讀生宿舍所有房間加起來都要大,客廳、廚房、廁所,每一處都比以前不知道強了多少。最令叶音竹喜歡的,是宿舍周圍的環境。這裡是神音系宿舍區的邊緣位置,周圍都被高大的樹木環抱,不但空氣新鮮,而且非常安靜。偶爾有樂曲的聲音從附近傳來,令人心曠神怡。

之後的幾天,叶音竹和蘇拉的生活逐漸變得規律起來。每天早上,兩人吃過早飯後蘇拉就會到學院刺客系那邊試練場去修鍊,叶音竹上午留在宿舍內練習琴魔法。中午前蘇拉會趕回來做好午飯,兩人吃過飯後,就一起去飄蘭軒打工。蘇拉做著普通服務生的工作,而叶音竹則是一直演奏整個下午,直到傍晚時分飄蘭軒關閉時,兩人才會一起歸來。晚飯後依舊是修鍊的時間,對座在各自的床上,結束一天的疲倦。

叶音竹在碧空海的時候,每天就過著這樣平靜而規律的生活,這種生活習慣才是他最喜歡的。只是他發現,自從搬到這裡以後,蘇拉雖然依舊像以前那樣勤奮,但話卻少了許多,偶爾會一個人坐在那裡出神,似乎有什麼心事。自己問他時,他卻總是搖頭不語。

轉眼間,六天的時間已經過去。

傍晚,當叶音竹和蘇拉一起從飄蘭軒歸來的時候,香鸞和海洋已經在門前等他們了。

「音竹,你們幹什麼去了?這麼晚才回來。」香鸞有些不滿的說道,顯然她們在這裡等了已經有一段時間。雖然身穿校服,但卻無法掩蓋她的光彩,亦嗔亦喜的俏麗令叶音竹不禁心跳加快幾分。

叶音竹微笑道:「沒什麼,我和蘇拉出去走走。」蘇拉向他交代過,兩人出去打工的事最好不要讓別人知道。

打開門,將二女讓到別墅內,香鸞迫不及待的說道:「明天新生大賽的決賽就要開始了,你準備的怎麼樣了?」

叶音竹一驚,這才想起一周的休息時間已經到了,撓了撓頭,道:「也沒什麼可準備的吧。學姐,我們的對手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