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十八章琴喚冥雪二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504字

麻煩書友們多多投票、收藏本書,謝謝。月票請先投生肖。

—————————————————

從米蘭魔武學院到外面去買東西是很麻煩的,因為學院內本身就有食堂。而外面賣食材的地方,至少距離學院也有二十里的距離。要麼進米蘭城,要麼到再遠一點的村落。而從他們住的混合區走出學院,同樣要一段不短的距離。

雞蛋不多,一共只有四個,擺在盤子里都剝掉了皮,光滑潔白的蛋清看上去充滿了誘人的感覺。不知道為什麼,叶音竹突然覺得自己的眼角似乎有些濕潤了。

「蘇拉,你也吃雞蛋啊!」

「我從小就不喜歡吃雞蛋。也只有你才喜歡。雞蛋有什麼好吃的。好啦,我吃飽了。」蘇拉快速的喝下面前的稀粥,看都不看那些雞蛋一眼,站起身去刷碗了。

叶音竹只吃了一個雞蛋,剩餘的三個雞蛋他用一塊乾淨的布小心的包好,背著蘇拉放入到自己的空間戒指之中。

正在這時,外面一個冰冷的聲音突然響起,「叶音竹在不在?」

蘇拉正在外面刷碗,「是你?你找音竹幹什麼?」

「找他自然是有事。叶音竹,你給我出來。」聲音聽起來有些熟悉,叶音竹下意識的從宿舍中走了出去。

一名身穿黑色魔法袍的少女,俏生生的站在宿舍門前,周圍其他宿舍已經起身的工讀生們,一看到她的存在,都下意識的繞路而行。來的不是別人,正是暗魔系一年級學員,也是暗魔系參加新生大賽的主將,月冥。

「月冥?」叶音竹有些驚訝的看著臉色不善的暗魔系美女,「你找我有事么?」

月冥冷哼一聲,「你跟我來。」說著,轉身就朝混合區旁邊的樹林中走去。

「音竹不要去。」蘇拉放下手中的碗,一橫身,擋在叶音竹面前。「月冥,比賽中輸就輸了,難道你還想要私下報復么?小心我到教導處去告你。」

月冥不屑的哼了一聲,「叶音竹,你不是很厲害么?怎麼?還要讓別人來保護?」她並沒有否認自己是來找音竹報復的,眼中的冰冷充滿了挑釁的氣息。

叶音竹皺了皺眉,輕輕拉開蘇拉,道:「沒事的,我一會兒就回來。」說完,大步朝著月冥走去。月冥雖然帶給他敵意的感覺,但他卻發現,月冥的氣息很不穩定,似乎心中充滿了焦慮和不安似的。

蘇拉低聲道:「那你小心點。如果她偷襲你,你就大聲叫。我就在附近。」

叶音竹微微一笑,看向蘇拉,「蘇拉,以後我會保護你,決不讓任何人傷害你。」

蘇拉一愣,他沒想到在這個時候叶音竹會對自己說這樣的話,「你保護我?」

叶音竹很認真的點了點頭,「這是我的承諾。你是第二個得到這個承諾的人。」

聽他這麼一說,蘇拉的臉色不禁變了變,第二個?那第一個是誰呢?海洋?香鸞?安雅?還是什麼其他美女?他當然不知道,第一個得到這個承諾的人,是和叶音竹在一起十年的夥伴。

叶音竹跟著月冥走進樹林,已經進入秋季,隨著秋風撫過,一片片樹葉從空中落下,帶來幾分寒意和蕭索。

月冥一直走到樹林中央才停下腳步,她猛的轉過身,看著叶音竹的目光充滿了憤怒,「叶音竹,你到底對冥雪做了什麼?」

叶音竹一愣,「你是說你的魔獸么?我沒對她做什麼啊!」

月冥眼中淚光閃爍,「你騙人。如果你沒對她做什麼的話,那為什麼我的冥雪自從那天比賽之後就一直處於沉睡,不論我怎麼召喚她,她都沒有醒過來。」

叶音竹皺了皺眉,道:「這我也不知道了。那天在比賽的時候,當最後我用琴歌來抵禦她的攻擊時。我突然感覺到了她的心情。她似乎很悲傷,彷彿要掙扎著脫離與你的契約似的。所以我才會對你說,讓你今後對她好一點,多關心她。魔獸是你的夥伴而不是工具。」

聽了叶音竹的話,月冥愣了一下,她的情緒也變得平緩了幾分,「可是,冥雪從沒有像現在這樣沉睡過。她是爺爺在我十二歲那年送我的生日禮物。四年多以來,我每天都和冥雪在一起,她雖然不會說話,但有她的陪伴,我就算一直在修鍊暗魔系魔法也不會感到孤獨。她怎麼可能悲傷呢?她並沒有智慧,甚至沒有情緒。」

叶音竹搖了搖頭,正色道:「不,你錯了。在大陸上,任何東西都是有情緒的。每一個生物都有著自己的生命,即使它們的智慧再低下,情緒也同樣存在。不說你的冥雪,就算是我的琴,每一張琴的情緒也各不相同。而它們的情緒,只有你真的沉浸其中,用心的與它們交流才能感覺的到。我聽妮娜主任說,你的冥雪是亡靈系成長型魔獸,成年後能夠達到九級。她以後都會是智慧型魔獸,又怎麼可能對外界沒有感覺呢?只是你對她的了解還不夠深而已。那天我彈奏的琴曲名叫《倩女幽魂》,或許是因為這首曲子觸動了她的心吧,所以才會感覺到她心中的悲傷。」

聽了叶音竹的話,月冥不禁進入了沉思之中,突然,她輕啊一聲,失聲道:「難道冥雪是因為離開了父母才會悲傷的么?」

叶音竹道:「離開父母?」

月冥蒼白的俏臉微微一紅,道:「獲得魔獸有幾種方法。一般來說,將魔獸擊敗,獲得它的認可是最直接的。而成長型魔獸就要困難的多了。在沒有進入到七級以上,進化到智慧型魔獸之前。成長型魔獸的父母都會小心的保護著它們。而到了七級以後,想要抓他們就太難了。幽冥是我爺爺費了很大心力,引開了她的父母之後才把她帶回來和我簽訂主從契約的。」

「你們怎麼能這麼做?這和強盜、小偷有什麼分別?」叶音竹怒視著月冥,「你想過沒有。如果有人將你從父母身邊偷走,你會是什麼心情?你的父母又會多麼傷心?難怪冥雪會心存悲傷,她是在思念自己遠方的父母啊!她想要掙脫的,就是和你的契約。原來,你們獲得成長型魔獸,是要這麼卑鄙的。」

「你罵我?」月冥獃獃的看著叶音竹,從小到大,還從沒有人罵過她。一時間,她整個人都呆住了。

「罵你又怎麼了?難道你們卑鄙的行為不應該罵么?」坦白說,叶音竹還真不會罵人。但當他一想到冥雪那悲傷的樣子,心中就充滿了憤憤的情緒。

「那,那我該怎麼辦?我真的很喜歡冥雪,我甚至把她當成妹妹看待。我不能沒有她。」月冥眼中的冰冷,和暗魔系魔法師特有的孤僻此時都不見了,剩餘的只有焦急的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