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十八章琴喚冥雪一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593字

麻煩書友們多多投票、收藏本書,謝謝。月票請先投生肖。

—————————————————————————-

叶音竹道:「一次治療是不夠的。我需要用紫竹針逐漸貫通她面部的經脈,讓壞死和萎縮的經脈重新煥發生機。然後將她體內隱藏在經脈中的餘毒逐漸排除。今後每周我要給她施針一次,共約十次左右,應該會有明顯的變化。至於最後能恢復到什麼程度,我也不能肯定。但至少容貌也能恢復到七成以上吧。」

看著叶音竹,聽著他那喘息而疲倦的聲音,香鸞突然發現,這個為神音系爭得了巨大榮譽,神音系有史以來的第一名男學員,看上去竟然很可愛。他那純凈的目光就像個孩子,最令香鸞心生好感的,是叶音竹那毫無功利性的赤真。

「我替海洋謝謝你。不論是否成功,我們都會感激你的的幫助。」

叶音竹微微一笑,此時,陣陣暈眩伴隨著強烈的疲倦正在侵襲著他的大腦,「感謝就不用了。我只是不想看著海洋學姐一直沉鬱下去。一個女孩子受了這樣的傷一定很痛苦。香鸞學姐,你放心,我一定會盡我所能治好她。好了,我先走了,你幫她擦擦身上吧。那流出的液體,就是她體內原本的毒素。這次清除了一些,她應該會感覺舒服一點。我要先走了。」

「休息一下再走吧。」香鸞趕忙道。

叶音竹搖了搖頭,輕咬舌尖,利用刺痛令自己略微清醒一點,開門而去。

看著叶音竹離開的背影,香鸞笑了,那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欣賞,輕聲道:「叶音竹,你有一顆金子般的心。」

「音竹,你怎麼了?」蘇拉一把扶住腳步虛浮的叶音竹,吃驚的看著他。

叶音竹微笑道:「沒什麼,只是有些疲倦而已。我們回去吧。」

蘇拉輕嘆一聲,道:「你啊!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說你好了。來,我扶你。」一邊說著,他將音竹的手臂搭在自己瘦弱的肩膀上,朝混合區宿舍走去。他眼中明顯流露出心疼的神色,只是因為夜色朦朧,再加上叶音竹精神消耗過大,並沒有發現。

晚風清涼,吹在身上說不出的舒服,此時叶音竹的心情比這夜風還要輕快。幫海洋治療,他從來都沒想要得到過什麼,但此時,他卻發現自己得到了很多很多。心中那種幫助人後的暢快感,就是任何東西都無法代替的。原來幫助人的感覺是這麼好。

醇和的微笑,出現在他嘴角處,感受著秋風吹拂,他發現,自己越來越喜歡這座米蘭魔武學院了。

神音系宿舍。

「我這是怎麼了。」海洋朦朧的清醒過來。外面的天還是漆黑的,香鸞正坐在她身邊,用溫熱的毛巾幫她擦著身體。

「舒服點么?」香鸞關切的問道。

海洋愣了一下,這才回想起之前發生的一切,有些苦澀的道:「他走了?」

香鸞點了點頭。

海洋輕嘆一聲,目光幽幽而冰冷,「我知道,自己這一生本來也沒有恢復的希望了。不應該麻煩他的。他是個熱心的好人。」

香鸞噗哧一笑,道:「我還以為你要說不應該讓他看到你的身體呢。」

海洋臉色一紅,道:「姐姐,你怎麼這麼說。難道你看不出,他和那些普通人不一樣。其他學系的男學員,哪個看到我臉上的傷疤不是敬而遠之?只有他,從來都沒有給我任何不舒服的感覺。」

香鸞笑道:「看來,這個叶音竹還真是打動了你的心呢。」

海洋臉色微微一變,搖了搖頭,道:「姐姐,你別亂說。音竹是好人,但我們是不可能的。你是知道的,我這一生,早已經不會去想男女之事了。」

香鸞道:「為什麼不想?難道你忘記自己小時候發過的誓言了么?那時候你說,如果誰能治好你臉上的傷,不論他是什麼人,不論他多大年紀,你都會嫁給他作為報答。現在這麼好的一個英俊小正太放在你面前,連我都有些羨慕你了呢。」

「姐姐,你……」海洋突然意識到了什麼,看著香鸞的目光由獃滯逐漸變得異樣了,顫聲道:「你是說,他,他竟然成功了么?」

香鸞從一旁拿過一面銅鏡遞到海洋手中,微笑道:「你自己看吧。」

顫抖著接過銅鏡,海洋好不容易才讓自己的心變得穩定下來,這才敢向鏡子中的自己看去。

蒼白的臉色多了幾分紅暈,黑髮因為出汗而有些凌亂,臉上的傷疤並沒有消失,還是獰惡的存在於原本的地方。但是,失望的情緒並沒有出現太久,只是一剎那的工夫,海洋就發現了自己的不同。原本暗紅色的傷疤變成了粉紅色,尤其是傷疤最外圍的一圈,竟然是鮮紅色的,粉嫩嫩的肌膚,似乎在輕輕的蠕動,一絲絲麻癢的感覺不斷從傷疤處傳來。

「有感覺了。它竟然有感覺了。」海洋驚喜的看著鏡子中的自己,下意識的抬起另一隻手撫摸在自己臉上。自從小時候受傷以後,這半邊臉就完全麻木了,十七年了,面龐第一次有了感覺,雖然是那樣的輕微,但是,這突然的感覺卻像希望的種子一樣,在她心中瞬間燃燒。

香鸞道:「別問我他是怎麼做到的,我也不知道,當時他的動作很快。我只是看得出他很累,累的都有點站不穩了。他說,你臉上的傷需要多次治療,大約十次左右可以治好,容貌至少可以恢復到七、八成的程度。你說,你是不是應該向他來履行諾言呢?」

海洋獃滯了,今晚,對她來說,註定是一個不眠之夜。

清晨,當第一縷陽光從不大的窗戶射入宿舍的時候,叶音竹已經從靜修中清醒過來。昨晚的消耗和疲倦不翼而飛,全身都充滿了輕快和力量的感覺。攥了攥拳頭,他不禁自言自語的道:「什麼時候我的恢復能力變得這麼好了。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音竹,趕快洗漱吃飯吧。」蘇拉一如既往的準備好了早餐。或許是因為找到了工作的原因,今天的早餐中多了幾個雞蛋,明顯要豐盛了許多。

「蘇拉,哪裡來的雞蛋?」叶音竹聞著早餐的香氣已經有些忍不住了,但在蘇拉灼灼的注視下,還是先去簡單的洗漱。他心中一直認為,蘇拉絕對是最好的管家,至少自己被他管的很無奈。

「雞蛋當然是我買的,否則,你以為天上會掉下雞蛋不成?」蘇拉沒好氣的哼了一聲。他的臉色看上去有些蒼白,似乎昨天晚上沒有休息好似的。

叶音竹驚訝的道:「你買的?難道是早上去買的?那你要起多早啊!」

蘇拉很自然的道:「你以為誰都像你一樣那麼懶惰,要睡到天亮才起。快來吃吧。」

坐在狹窄的餐桌旁,叶音竹突然想起,前幾天自己似乎在吃早餐的時候無意中說過,自己小時候最喜歡吃雞蛋。難道蘇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