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十七章紫竹神針四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266字

麻煩書友們多多投票、收藏本書,謝謝。月票請先投生肖。

—————————————————————————-

叶音竹將布囊從香鸞手中接過,搭在自己的左腕上,凝視著面前的海洋一動不動似乎在思考著什麼。他整個人彷彿進入了一個奇異的節奏,靜靜的站在那裡,卻成為了整個別墅大廳的中心。

淡淡的黃色光芒從他身上釋放出來,柔和的鬥氣伴隨著他的呼吸起伏,淡淡的光芒閃爍,剎那間,他右手突然從布囊上抹過,一團紫色的冷焰在他掌心中跳動,香鸞只覺得眼前一花,那團紫色的冷焰竟然如同煙花般爆開,化為一道道紫色的光線悄然不見。十五根紫竹針已經完全沒入海洋的身體。

海洋悶哼一聲,似乎承受著很大的痛苦,身體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

叶音竹動了,他腳踏玄奧的步伐,第一步跨到海洋身側,右手連動,將三根紫竹針抽出,淡淡的黃色鬥氣由針尾處注入,眨眼間換了三個地方重新紮了進去,他的動作沒有任何停頓,又是一步邁出,同樣是三起三落,行雲流水一般的動作,配上他那黃色鬥氣,開始圍繞著海洋的身體快速旋轉起來。鬥氣光芒閃耀,竟然將海洋完全圍繞在內。使香鸞從外面很難看到海洋真切的身影。

一股淡淡的清香飄蕩在別墅大廳之中,不再是海洋的體香,而是一種動人的竹香。

香鸞瞪大了雙眼仔細朝海洋看去,此時她才發現,海洋身上的紫竹針已經不再起落,叶音竹正在以飛快無比的速度,不斷的捻動著那些已經插定的紫竹針。一共十八根長針,有六根在海洋的面頰上,另外十二根分別在她腦後、肩膀、胸前和背後。十八根紫竹針的針尾上,此時都冒著一層淡淡的紫色煙霧,那竹香的氣息,似乎就是由此而來的。

叶音竹那如同幻影一般的身形逐漸慢了下來,他的每一個動作都由輕盈轉為凝重,似乎很費力才能捻動那紫色長針。

神針刺脈療法,對施展者的要求極高,不僅要有充足的鬥氣,還要對患者的情況有最細微的探查。開始下針的時候,叶音竹都是在探查著海洋身體和面部傷疤的情況,當他真正開始治療的時候,竹鬥氣的控制就變得極為重要,一分偏差都不能有。這就對他的精神力要求極高。鬥氣和精神力的雙重消耗,此時已經令他汗透重襟,如果不是他自幼修鍊赤子琴心經常處於心無雜念的境界,很難長時間持續這種凝神如一的狀態。

此時,叶音竹發現,自己的鬥氣確實進步了。在與紫完成同等本命契約之後,竹鬥氣提升到了黃竹二階,變得比以前渾厚了不少,今天那個被安雅稱為老馬的客人注入自己體內一絲鬥氣,似乎也使自己的鬥氣有了些微變化,變得更凝實了幾分。所以直到現在,他還沒有力竭的感覺。

海洋自然不知道叶音竹此時付出了多大的努力,剛開始的時候,只有臉上的針帶給她一些麻癢的感覺,但隨著十八根紫竹針完全入體,叶音竹的竹鬥氣開始通過紫竹針注入體內之後,整個上半身就開始出現了不同程度的痛楚。忽而刺痛,忽而灼熱,忽而癢到心中。令她不禁發出淡淡的呻吟。她想要抬手去撓,卻發現自己的雙臂怎麼也抬不起來,甚至連上半身都無法進行任何移動。

為了能夠更好的下針,叶音竹早已經用紫竹針封住了她的經脈,否則在施針的過程中,海洋一旦亂動,施針的位置或者鬥氣運行出現偏差,立刻就會前功盡棄。

空氣中的竹香漸漸變得淡了,紫竹針針尾上散發的紫色氤氳彷彿已經全部注入到了海洋的體內,使她上身的皮膚表面上出現了一層紫蒙蒙的氣體,她那原本白皙晶瑩的肌膚更增添了幾分華貴之氣。

其實,叶音竹所施展的紫竹神針,並不單純是香鸞所說的神針刺脈療法。在傳統的神針刺脈療法中,使用的是粗細不一的多種針,而且大多時候都是用金屬針。而叶音竹此時所用的紫竹針,單從針的效果來看,紫竹針要比金屬針強多了。紫竹雖然不像生命之竹那樣珍貴,在竹中也絕對是極品中的極品,有捍衛之竹的稱號,只生長在生命之竹周圍。不但極為堅韌,本身所蘊含的特殊生命氣息和解毒性更是可以媲美靈藥,屬於天材地寶一類。經過竹宗的特殊提煉手法,數百年的時間,也只不過有兩套完整的紫竹針而已。通過它來施展神針刺脈療法,紫竹針本身的驅邪、解毒、生肌、通脈效果,經過叶音竹的竹鬥氣刺激,完全釋放出來。如果不是因為有紫竹針的原因,他又怎麼可能那麼有把握的前來給海洋治療呢?

漸漸的,竹香的味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淡淡腥氣。汗水,一滴滴順著叶音竹的鬢角和下額滑落。他眼中已經開始流露出疲倦的神情。騰騰熱氣升起,全身就像是蒸籠一般。淡黃色的竹鬥氣已經開始逐漸減弱,顏色也變得越來越淺了。

海洋臉上的痛苦神色始終沒有消失,在各種不斷產生的痛苦作用下,她只覺得眼前幻象頻頻,已經有些失去自我了。這樣一來,痛苦反而變得小了一些。

緩慢的步伐突然加快,叶音竹低喝一聲,「起。」十八道紫芒同時射出,隨著叶音竹身形一轉,十八根紫竹針一根不少的落回到布囊之中。

大口大口的喘息著,叶音竹腳下踉蹌了一下,險些摔倒。這次的治療,竟然足足用了一個時辰。

香鸞上前幾步,扶住叶音竹,「你怎麼樣?」

叶音竹擺了擺手,疲倦的道:「我沒事。幸不辱命,海洋學姐有機會恢復了。」

「啊?」香鸞驚喜的朝海洋看去,只見海洋大半赤裸的上身,正有十八道黑色的汁液緩緩流淌而出,就是剛才紫竹針刺入的針孔。腥氣逐漸增強,海洋的臉色卻變得平緩下來。她臉上那萎縮的傷疤由原本的暗紅色竟然變成了粉紅色,雖然傷疤的萎縮並沒有改變什麼,但看上去,似乎沒有以前那麼可怖了。

「海洋好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