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十七章紫竹神針三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590字

麻煩書友們投票、收藏,支持小三吧,謝謝。

———————————————

叶音竹沒有回答,只是微微一笑,右手一揮,帶起一道紫光,手中那枚紫竹針已經悄然刺入了海洋的右頰。

輕微的刺痛,伴隨著一點酥麻的感覺,並沒有帶給海洋太多的不適。聽了香鸞的驚呼聲,此時她心中也不禁燃起幾分希望,如果真的能治好臉上的傷痕,那麼……

「海洋學姐,請你脫了上衣好么?」叶音竹右手一抹,又是兩根紫竹針從布囊中取出。

「什麼?」海洋、香鸞和蘇拉同時驚呼,看著叶音竹的目光頓時變得怪異起來。

叶音竹捻著手中的紫竹針,有些無奈的道:「我的針法不是很熟練,而且對女性的身體不是很了解。不能隔衣施針,那樣容易出現危險。海洋學姐面部的經脈,需要從上身開始疏通,由面頰經脈的源頭著手。」

香鸞不加思索的道:「這怎麼行,那樣的話,海洋的身體豈不是都被你看光了。不行,這絕對不行。」一邊說著,身體還斜擋在叶音竹和海洋之間,不讓他靠近。

蘇拉連連點頭,道:「就是,你怎麼能看人家女孩子的身體。」

叶音竹看著海洋,此時,香鸞擋住她眼睛的手已經放了下來,兩人四目相對,海洋從叶音竹的清澈的眼眸中,沒有看到一絲淫邪,那純凈的目光中,有的只是真摯。

輕咬下唇,海洋一向冰冷的雙眸此時流露出了幾分堅定,她想起了在與風系學員那一戰最後時的情景。叶音竹為了保護她們而隻身面對一條綠龍毫不退縮。他那真摯而純凈的目光,平和而清新的氣息,帶給身邊人的只有信任。

「好,我脫。」海洋將身前的香鸞拉開,深吸口氣,開始解開白色長裙上身的衣扣。

「海洋,這怎麼行……」香鸞趕忙按住她的手,焦急的說道。

海洋輕嘆一聲,「香鸞姐,你剛才不是說過么。或許這是一個機會。如果他真的會傳說中的醫術,或許,這也是我最後一個機會了。我願意試一試。我相信叶音竹的人品。」

香鸞緩緩鬆開手,美眸中流露出的只有痛惜,「叶音竹,交給你了。」

叶音竹心中有些激動,海洋的信任令他全身彷彿都充滿了用不完的力氣一般,體內的竹鬥氣緩慢流轉著,有節奏的呼吸令他的心情漸漸平和下來。在給海洋的治療中,是不能出現任何差錯的。人面部的經絡極為複雜,一旦出現問題,不但海洋的臉恢復不了,甚至以後連表情都無法做出了。

「你怎麼還不出去?想佔便宜么?」香鸞瞪了一眼叶音竹身後的蘇拉。

「哦。」蘇拉先是愣了一下,眼神有些複雜的看了叶音竹一眼,這才將布囊交到香鸞手中,「音竹,我在外面等你。」

一顆紐扣解開了,兩顆紐扣解開了,隨著長裙上衣領的敞開,海洋纖細秀美的脖頸逐漸露了出來。淡淡的處子幽香,帶著幾分清甜和冰冷的氣息刺激著叶音竹的感官。

終於,那一顆顆繁雜的紐扣完全解開,海洋閉著雙眼,長長的睫毛不斷輕微的抖動,雙手有些顫慄的輕輕的拉動著自己的上衣,使其緩緩滑下。雪白的肌膚露出的越來越多,她身上散發出的體香也變得越來越明顯了。

叶音竹的眼神很平靜,就連呼吸也沒有因為海洋肌膚的裸露而變得急促,他根本就不懂男女之事,看著海洋那白皙如雪晶瑩剔透的肌膚,心中只是多了幾分異樣。

海洋的上衣終於脫了下來,因為是連衣裙,所以垂在腰間,上身只剩下一件抹胸護衛著那堅定的豐盈。叶音竹心想,原來海洋學姐的胸肌也這麼強壯啊!幸好他記得當初安雅的叮囑,才沒有問出來。

雪白入藕般的手臂,線條柔美的削肩,她看上去是如此的贏弱。纖細的腰肢甚至一隻手就可以掌握,完美的曲線不論從哪一個角度去看,都是造物主的傑作。

「還、還要脫么?」海洋雙手輕輕的按在抹胸上,有些不安的問道。

「不用了,這樣就可以。」叶音竹的回答讓她大大鬆了口氣,雙眼閉的緊緊的,隨著急促的呼吸,那豐滿的酥胸不斷起伏。

叶音竹上前兩步,清澈的目光變得凝重起來,「學姐,不論有什麼感覺,你都不要動,一定不要動。我要開始了。」

蘇拉站在門外,此時她發現自己的心情很不好,不知道是因為叶音竹看到了海洋赤裸的上身,還是因為今天自己和叶音竹的交談。不知道為什麼,她此時的心情變得很煩躁。正在這時,只聽別墅內傳出香鸞的聲音。

「叶音竹,你都讓海洋把衣服脫了,要是你不行的話,可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喂,你動作慢一點好不好,人家可是女孩子。輕點,一定要輕一點,你沒看到海洋在皺眉么?」

「叶音竹,你這東西又長又粗的,扎進去真的沒問題么?會不會流血啊!」

……

聽著香鸞的聲音不斷傳出,蘇拉只覺得全身一震燥熱,雖然他明知道裡面是在進行著另一件事,但早就在大陸上遊歷的他卻難免想歪了許多。臉上一陣紅、一陣白,如果不是顧及自己現在的身份,他真想立刻就衝進去。

輕輕的在腰帶上一按,一個方形的小盒子帶著淡淡的光芒出現在他雙手之上,他的眼神顯得有些迷離,耳邊回想著叶音竹說的那句話:人的美醜並不是絕對的,如果一個女孩子很漂亮,但心卻不好,一樣是醜女……

「音竹,或許,我就是你所說的心不好吧。」光芒一閃,方形的小盒子重新消失,感受著夜幕中的冰冷與孤寂,蘇拉的臉色逐漸被冰冷所代替。

……

「香鸞學姐,請你噤聲好么?你這樣我根本無法專心。」叶音竹實在有些受不了身邊的香鸞了。他幾次要下針的時候,都被香鸞阻攔,彷彿海洋是個瓷器,一碰就會碎似的。

香鸞臉一紅,她也覺得自己話多了一點,「那你一定要小心一點哦。」

沒有了香鸞的打擾,叶音竹終於可以集中精神,兩道淡淡的紫芒同時從他手中射出,悄然沒入海洋雙肩之中,只露出一小部分針尖在外。令人奇異的是,海洋竟然想是沒感覺到似的,身體一動不動。

叶音竹雙手雖然只有八指,但卻異常靈活,當初在修鍊紫竹針治療之法的時候,就因為他常年練琴手指異常靈活而取得了事半功倍的效果。此時,他的八指就像是充滿了韻律一般,不斷在從布囊中抽出紫竹針,再迅疾的扎入海洋身上。加上臉頰上那一針,一共三針。在叶音竹的紫竹神針手法中,這叫做三針定神。

海洋臉上原本緊張的神色逐漸變得放鬆下來,身上的氣息也柔和了許多,整個人都處在一種朦朧、迷離的狀態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