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十七章紫竹神針二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625字

加精大會12.05將準時開始,一共八座精樓,書友們在搶精華的同時,別忘記給小三投票啊,謝謝。

—————————————————————————————-

香鸞噗哧一笑,道:「你們這是幹什麼?到像正在相親。叶音竹,你來找我們海洋什麼事啊?昨天海洋送你回去後很晚才回來,我問她幹什麼去了,她怎麼都不肯說,是不是你欺負她了?」

「我,我……」叶音竹也不知道昨天自己的行為算不算是欺負海洋,一時間還真回答不上來。

「香鸞姐,你別欺負他,他是老實人。」海洋終於開口了,她的聲音還是那麼冷,但在冰冷中此時卻多了幾分慌亂的感覺。

香鸞笑道:「這就替他說話了。叶音竹,你到是說啊!到底來幹什麼?」

叶音竹深吸口氣,他突然覺得,這些女孩子怎麼一個比一個厲害,和她們說話好像很容易被取笑似的,「我是來感謝昨天海洋學姐對我的照顧。」

「不用謝,是你先在比賽中救了我們。」海洋淡淡的答道,此時她的目光已經恢復了正常。

「還有,我想試試,看能不能治好你的臉。」叶音竹趕忙接上下半句。

「你說什麼?你能治好海洋的臉?」香鸞吃驚的看著叶音竹,美眸中滿是驚喜。

海洋卻臉色大變,目光瞬間轉冷,「你走吧。我不用你治。」即使是在叶音竹身後的蘇拉也能感覺到她身上釋放的冰冷,不禁心中暗罵叶音竹,這個笨蛋,哪有這麼直接說道人家女孩子痛處的,海洋一看就是自尊心很強的人,他這麼問不是自討苦吃么。

叶音竹自然不會明白女孩子的心理,趕忙道:「海洋學姐,我雖然沒有十足的把握,但可以試一下。你臉上應該是受過傷,我們是同學,我只是想幫幫你。」

海洋剛要拒絕,身邊的香鸞卻搶著道:「海洋,他既然敢來找你,說不定真的有些辦法呢?就讓他試試吧。」

海洋輕嘆一聲,她也明白,叶音竹並不是有意觸到自己心中的痛處,眼中的冰冷消失了幾分,淡淡的道:「不用了。我從小到大,不論是醫生還是光明系魔法師,給我治療過的人還少么?我不想再一次失望。叶音竹,謝謝你的好意,你走吧。」

叶音竹沒想到海洋如此拒人與千里之外,「學姐,我只想幫幫你。你臉上的傷應該是暗魔系魔法造成的腐蝕性傷害,很可能還帶有詛咒效果。這種魔法雖然可以用光明系魔法來清除,但是已經造成的傷害卻不是光明魔法能夠治療的。必須要重新疏通面部的經絡,再加上後天的保養,才有可能完全恢復。我想試著打通你臉上的經絡,如果成功的話,至少有八成機會能夠讓你恢復容貌。」

海洋看著叶音竹的目光多了幾分驚訝,臉上的拒絕之意已經不是那麼明顯了。在她身邊的香鸞趕忙道:「海洋,讓他試試吧。他已經帶給了神音系奇蹟,說不定,也能帶給你奇蹟呢?」

海洋的眼神略微掙扎了一下,才緩緩頷首道:「那好吧。你要怎麼做?」

叶音竹指了指一旁的沙發,道:「海洋學姐,先請你坐下。」

海洋依言坐下,香鸞和蘇拉站在兩旁,他們也都想看看叶音竹準備如何給海洋治療。要知道,暗魔系魔法帶來的腐蝕性傷害是最難治療的,何況海洋臉上的傷痕還是帶有詛咒效果的魔法造成的。

叶音竹走到海洋身前,抬起手輕輕的撩起海洋臉上一直垂著的黑髮,將黑髮歸攏在她耳後。簡單的動作卻令海洋的身體顫慄了一下,雖然叶音竹的手並沒有接觸到她的皮膚,但他手上的熱力海洋還是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尤其是叶音竹看著她那專註的目光,更是令海洋有種芒刺在背的感覺,自己最大的痛苦和缺憾,此時已經完全暴露在這個並不是很熟悉的男人面前。即使對他有過幾分好感,海洋心中還是充滿了各種複雜的感情。

「我,我不治了。」海洋慌亂的想拉回自己的長髮,卻被一旁的香鸞按住了,「海洋乖,或許這真的是個機會呢。」香鸞安撫著她,用另一隻手遮擋住海洋的眼睛,使她看不到叶音竹。這樣海洋緊張的情緒才放鬆了幾分。

叶音竹仔細看著海洋的臉,就像是在看一張古琴時那樣專註。海洋的右臉幾乎有百分之八十的地方,皮膚和肌肉都是萎縮的,表面皮膚是獰惡的暗紅色,看上去給人恐怖的感覺。雖然暗魔系的腐蝕和詛咒效果都已經被清除了,但這巨大的傷害卻令叶音竹心中不禁升起強烈的憐惜。他完全可以想像得到,海洋因為臉上的傷受過多少痛苦。

淡淡的黃色光芒出現在叶音竹的右手上,他小心的將自己只有四指的右手貼上了海洋臉上的傷痕。

海洋的臉很冷,但叶音竹的手卻很熱,當他撫上海洋臉上的傷痕時,她的身體明顯顫抖起來,一股溫熱的感覺順著面龐傳入,像水流一般,在她臉上的傷痕處滾拂。

「比我想像的還要嚴重,有的經絡已經壞死了。」叶音竹放下手,臉色變得有些凝重起來。

香鸞急問道:「那還能治么?」

叶音竹點了點頭,道:「我試試吧。但需要多次治療才有痊癒的可能。海洋學姐,稍後可能會有一些痛和麻癢的感覺,請你忍耐一下。」一邊說著,他拉起了自己的褲腿。

蘇拉和香鸞同時看到,在叶音竹的右腿上,綁著一圈像布一樣的東西,叶音竹將它摘了下來,交到蘇拉手中,示意他捧好。此時蘇拉才看清,那是一個布囊,上面有一個個長條形狀的小兜,淡淡的紫色光芒從其中散發出來。

叶音竹右手在布囊上一抹,頓時,一根紫色長針已經出現在他右手食指和中指之間。針長約三寸左右,通體呈紫色,兩端極為鋒銳,整個針體都散發著柔和的紫光。

香鸞有些驚訝的看著叶音竹,道:「你這是幹什麼?這針有什麼用?」

叶音竹道:「這是紫竹針,只有我家那片叫碧空海的竹林中才有。碧空海中央的生命之竹周圍,一共生長著十八株紫竹,其質地堅硬如鐵,擁有著龐大的生命氣息和大自然的太和之力。每一根紫竹都有一根竹芯,經過特殊的提煉,放可成針。我這布囊之中,一共是十八根紫竹針,以我家傳的醫術,可以治療一些疾病。」

當初,叶音竹丟了空間戒指,使琴宗至寶五張古琴同時丟失,但比較幸運的是,竹宗的寶貝他都隨身攜帶,手腕上的碧絲和綁在小腿上的紫竹針,看上去雖然都是很不起眼的東西,但在竹宗之中,這都是絕無僅有的至寶。葉離就是怕自己的孫子在外面吃虧,才將這些寶貝都給了孫子,連葉重都沒告訴。留在碧空海的最後一年,叶音竹憑藉著超人的專註和智慧,主要學習的,就是碧絲和紫竹針。

香鸞一驚,失聲道:「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神針刺脈療法?這種醫術不是早已經失傳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