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十六章飄蘭軒四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724字

今天更新三章,晚上12點加精大會前還會更新一章,喜歡朋友們多多投票收藏吧,謝謝。

———————————————————-

迪達是所有服務生中唯一身穿藍衣的,看上去二十七、八歲的樣子,相貌普通,屬於放在人堆里很容易就找不到的那種,不知道是因為叶音竹和安雅的關係特殊,還是今天他彈奏的一曲震驚全場,服務生們都對他很客氣。迪達道:「桌案少,是為了能讓來到這裡的客人都享受到最好的待遇。平時的客人都只是在一樓,二樓的六間包廂都被人長時間預定下來了。等過了中午吃飯時間以後,下午人就會逐漸多起來。像剛才來的那位老馬先生,就是二樓六間包廂中一間的常客。剛才小姐交代過,稍後會在二樓中央的位置給你準備一個專門彈琴的地方,你有什麼特別的要求么?」

叶音竹搖了搖頭,微笑道:「沒有,已經很麻煩安雅姐姐了。我彈琴的地方只要安靜一點就好。我喜歡環境好的地方,這裡很不錯呢。飄蘭軒中央這株大樹是我見過最大的。這裡的空氣、環境都讓我很喜歡。」

迪達點了點頭,道:「你喜歡就好。」

吃完午飯,蘇拉有些不願的被分配在一層工作,而叶音竹則和迪達一起上了二樓,安雅並沒有再出現。

飄蘭軒二樓和一樓一樣,都是圍繞著那株巨大的古樹,此時,在古樹的階梯內側,多了一個圓形的平台,上面有木桌一張,周圍的支架竟然是由古樹上垂下的藤蔓圍繞而成,看上去非常結實。

迪達指了指那圓形的平台,微笑道:「這就是你今後工作的地方了。等以後天冷了,我再想辦法給你處理一下溫度的問題。平台和四周包廂有一定距離,這樣你就能在相對安靜的環境下演奏了。」

「這真是太好了。」叶音竹看著巨樹上面那層藍色的小花,感受著巨樹上澎湃的生命氣息和自然的平和,說不出的興奮。在這種地方彈琴,對自己今後的修鍊肯定有著極好的幫助作用。如果不是因為囊中羞澀,能在這樣的環境下彈琴修鍊,就算是付錢也是好的啊!

當叶音竹端坐於平台上之時,迪達將上面已經固定好的垂幔放下,使人從外面無法看到其中的叶音竹。

赤子琴心修鍊了十六年,琴已經成為了叶音竹生命中的一部份,來到米蘭後,這是他第一次像當初在碧空海中修鍊時一樣的彈奏。整整一下午的時間,外面的一切他都不知道,身心完全沉浸在琴曲之中,雖然只有一張海月清輝琴,但在他全心全意的彈奏之下,曼妙的琴曲似乎在逐漸升華。一個下午,整整四個小時的時間,叶音竹其中竟然沒有間斷彈奏,甚至連蘇拉送茶水來他都不知道。四個小時,竟然沒有一首琴曲是重複的,整個飄蘭軒內,始終飄蕩著那裊裊琴音。

琴宗的琴曲有八大絕技,分別是:觀風教、攝心魂、辨喜怒、悅情思、靜神慮、壯膽勇、絕塵俗、格鬼神。八種不同情緒的琴魔法,叶音竹都有小成。此時他突然發現,雖然自己並沒有將魔法力伴隨琴曲釋放,但在只是彈琴的過程中,似乎對這八大絕技領悟的更加深湛了。

琴音悄然消失,叶音竹心中暗想,難道這就是秦爺爺所說,只有走入社會,我才能再做突破,進入琴魔法更高的境界么?

正在他心中思考之時,掌聲同時從飄蘭軒三層響起。安雅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來到了三樓樓梯處,低頭從上面看著帷幔中的叶音竹,也只有她能看的到叶音竹那專註於琴的神情。淡淡的微笑出現在她那優雅的面龐上。

安雅平淡的聲音響起,「今天就到這裡吧。各位請回。」原來,這飄蘭軒只是下午營業而已。

沒有人說話,只有輕重不一的腳步聲,一會兒的工夫,飄蘭軒內已經重新變得清凈了。

「安雅姐姐。」叶音竹從帷幔中走出來。

「音竹,你的琴彈的真好,累了吧。一下午你都沒有移動過地方。趕快休息一會兒,我讓人準備晚飯。」安雅有些關切的看著叶音竹,但從音竹臉上,她卻看不到一絲疲倦,他那雙明亮的眼睛反而變得更加清澈了。

「不用了,安雅姐姐,我要回學院,回去還有點事。明天我再來吧。最近這七天我都能來,開學以後就不一定了,雖然都是上午上課,但我不知道能不能趕得及來。」安雅帶給他很親切的感覺,令他心中非常舒服。

「那好吧,路上小心一些。」安雅並沒有多留,只是向叶音竹微微一笑,讓迪達送他下樓。

「音竹,你累不累?」蘇拉換下了服務生的青衣,穿著米蘭魔武學院的校服已經在等他了。

叶音竹搖了搖頭,微笑道:「以前我每天彈琴的時間比今天還要長的多呢,怎麼會累。這裡給我的感覺真好。自然氣息濃郁,令我的心很容易平靜下來,能夠完全投入到琴樂之中。」

兩人走出飄蘭軒,順著原路朝米蘭魔武學院走著。

「音竹,你知不知道那個安雅小姐到底是什麼人?」蘇拉突然問道。

叶音竹一愣,道:「安雅姐姐不是飄蘭軒的老闆么?怎麼了?」

蘇拉搖了搖頭,道:「不,絕不是那麼簡單。下午你剛開始彈琴的時候,飄蘭軒一、二層十六桌就坐滿了客人。但奇怪的是,沒有人喧嘩,即使是說話也都非常輕聲。這些人甚至都穿著青色或者藍色的衣服,到和我們那些服務生有些相像。但我能看得出,來飄蘭軒的客人都不是普通人,他們只是靜靜的坐在那裡喝茶或者低聲聊天。好像都是經常來這裡似的。」

叶音竹道:「這也沒什麼啊!不大聲喧嘩,只能代表客人們的素質不錯。」

蘇拉道:「可是,你知道飄蘭軒的花茶怎麼賣么?」

叶音竹茫然搖頭。

蘇拉冷笑一聲,道:「飄蘭軒的花茶,一杯要一個紅寶石幣,這還只是普通的。二樓包廂的客人,每一杯茶都要三個紅寶石幣。每加一次水,再需要一個紅寶石幣。你見過這麼貴的茶水么?難怪那個安雅小姐這麼大放,給你十個金幣一天的工資。和飄蘭軒的收入比起來,我們這點收入絕對是九牛一毛。」

「啊?這麼貴。那這麼說,我們下午喝的那個紅巧梅花茶,豈不是……」

蘇拉道:「你也覺出不對了吧。我看,這飄蘭軒似乎很神秘的樣子,我們還是不要再去了。」

叶音竹搖頭道:「那怎麼行,我都答應安雅姐姐要去彈琴了。而且飄蘭軒很適合我。既能賺學費,又能修鍊琴藝,這麼好的地方肯定沒有第二家了。安雅姐姐對我很好,她是好人。相信我吧,蘇拉,她真的是好人。我能感覺到她身上那純凈的自然氣息,只有心地純凈的人,才會給我這樣的感覺,不會錯的。」

蘇拉有些無奈的道:「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也沒什麼好說的,我只是勸你要小心一點而已。不過,你今天彈的琴曲真的太棒了。那些客人們一個個聽的如痴如醉,好多人都在低聲議論著你的來歷呢。只不過沒人能猜出你只是米蘭魔武學院的學員而已。最後要不是安雅小姐那句逐客令,我看,他們都不捨得走,還想看看你是何方神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