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十六章飄蘭軒二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482字

明晚12:10加精大會照常召開,歡迎朋友們參加。麻煩書友們收藏,投票,謝謝。

—————————————————————————————-

沒等安雅開口,蘇拉已經搶著道,「還是不用麻煩安雅小姐了,我們自己去找吧。」

安雅微笑道:「沒什麼麻煩的。音竹,我記得你是神音師,上次你還說過要彈琴給我聽。我這裡有琴,不如,你先彈一首讓我聽聽如何?服務生雖然已經招滿了,但我這裡正好缺一名演奏的神音師。」說到這裡,她似笑非笑的看了蘇拉一眼,道:「當然,我可是不會徇私的,如果你的琴藝不能符合我的要求,我是不會聘用你的。」

叶音竹笑道:「不用聘用我也想給姐姐彈一首琴曲呢。琴我已經有了。」

這時,茶水已經端了上來,精緻的紫砂壺和杯子,服務生顯然已經做好洗茶和燙壺的工作,直接將壺中的茶水倒入碗中。頓時,一股梅花的清香傳來,沁人心脾,聞上去已經非常舒服。茶湯呈淡紅色,看上去有種誘人的感覺。

安雅微笑道:「先喝點茶吧。這是紅巧梅花茶,花茶中的一種,米蘭宮廷飲用必備貢品,產量極為稀少。它具有降火,消炎,排毒養顏,延緩衰老的功效,加了一點冰糖,味道很不錯。」

叶音竹端起茶碗喝了一口,頓時,一股熱流順喉而下,暖融融的感覺令外面的寒意無形中消散了許多。緊接著,一股淡淡的梅花香氣伴隨著口中的清甜從肺腑中呼出,全身毛孔彷彿都張開了一般,說不出的舒服,不禁下意識的道:「好茶。」

蘇拉起先看到是花茶,眼中流露出一絲不屑,但當他也喝了一口之後,不屑頓時被驚容所替代,不知不覺中,一小杯紅巧梅花茶已經全部喝下。

安雅微微一笑,道:「在茶葉上,一向以綠茶、烏龍茶為尊,我卻獨愛花茶。花茶很多人都不屑喝之,甚至說花茶是茶葉中的平民。但我卻不這麼看。首先,我這裡的花茶並不是用花卉和茶葉炒制而成。而是真正的花,經過烘乾之後才會入茶。也是我這座飄蘭軒主要經營項目。這樣的花茶,我認為是茶中貴族。不同花茶的不同功效,比綠茶和烏龍茶還要好的多了。」

叶音竹淳厚的一笑,道:「我不懂茶,不過確實很好喝。」

安雅輕嘆一聲,道:「茶文化源遠流長,是當初的東龍帝國流傳下來的,可惜,到現在已經失傳了太多太多……」

「東龍帝國?」叶音竹吃驚的看向安雅。雖然這個名字是他第一次聽說,但東龍二字他卻太熟悉了,自己的爺爺和秦爺爺曾經不止一次說過什麼東龍八宗,雖然不明白其中的含義,但想來和安雅所說的東龍帝國應該有什麼聯繫才對。

安雅臉色微微一變,但很快就恢復了正常,趕忙叉開話題道:「音竹,你不是要彈琴給我聽么?現在開始如何?」

叶音竹雖然心中驚訝,但他心地單純,安雅一轉移話題,他也就沒有多問,戒指上水滴藍晶光芒一閃,修長的海月清輝琴已經飄然出現在桌案之上。雖然桌子略微有點高,但叶音竹身材修長,坐直身體也勉強可以將這茶桌當成琴桌了。

栗殼色漆,流水斷紋,海月清輝上瑩潤的光彩散發著它孤傲的氣息,閃爍著淡淡青光的琴弦,珍珠鑲嵌而成的十三琴徽,散發著淡淡的優雅和琴的尊貴。

「好琴。」安雅有些驚訝的道。她沒想到,這麼短的時間內,叶音竹竟然能夠得到一張這麼好的琴。

全神貫注,眼觀鼻、鼻觀心、心下丹田,氣息調勻,端坐於琴的第五徽位前,手放在弦上輕按,將自己內心的心弦與古琴的琴弦相融合,此時的叶音竹已經像是變了個人。眼中的單純清澈已經完全變成了痴迷和執著,即使身上穿的是米蘭魔武學院的校服,他此時所散發出的優雅也比最純正的貴族還要強上許多。

雙手輕抖,將衣袖震離手腕,露出雙手八指,左手輕按右手舉指起春鶯出谷勢輕彈,隨著低沉的嗡鳴之聲,一首符合目前季節的《秋鴻》已經悄然響起。

心與意合,意與琴合,或許是因為是在給安雅彈奏的原因,叶音竹自從來到米蘭魔武學院之後,第一次放開心懷,毫無目的性的盡情於彈奏之中。深得定神絕慮,情意專註之精髓。

此時,他的心神已經完全安定下來,眼中流露著悠閑自信的光芒,泰然自若,全身精氣神完全與琴曲一同融入天地之間,那琴音,就像是已經來臨的秋天在抒發著心中的讚歎,一切都是那麼的和諧自然。

沒有琴魔法的紅色光芒釋放,雖然叶音竹的精神完全集中,但卻只是彈琴。所有在場的工作人員,甚至是飄蘭軒上面兩層的服務生們,此時都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每個人都靜靜的站在原地,聆聽著那餘音裊裊的天籟。

或許安雅和蘇拉他們並不懂,但在全神彈奏之下,叶音竹的右手已經先後用出春鶯出谷勢、風驚鶴舞勢、鶴鳴在陰勢、寶雁銜蘆勢、孤鶩顧群勢、商羊鼓舞勢、飛龍拏雲勢、螳螂捕蟬勢。左手輔以秋鶚臨風勢、神鳥銜書勢、芳林嬌鶯勢、蒼龍入海勢、棲鳳梳翎勢、文豹抱物勢、號猿升木勢、空谷傳聲勢。雙手如同精靈舞蹈一般,神乎其技偏又行雲流水一般的律動,這一首《秋鴻》如果只是從琴曲演奏的角度來看,即使是秦殤在這裡,也不得不甘拜下風。赤子琴心的專註,是任何神音師無法比擬的。

天氣涼了,秋天醒了,翩若驚鴻般在四周遊盪,豐收的喜悅,即將進入冬日的一絲懼怕,在那天籟之音的環繞下,深深的印入每個人心中。古韻裊裊,琴音裊裊,琴弦與心弦的共同震蕩,帶來這一曲動人的《秋鴻》。

嗡——,最後一聲顫音遠遠而去,叶音竹雙手柔和的抬起,再徐徐放下,落在琴弦之上令一切歸於平靜。眼中神光湛然,在剛才這全心全意的一曲之中,他對於琴曲的奧妙又有了些新的理解,隱約中,叶音竹感覺到自己的琴魔法似乎有著隱隱突破之勢。

寂靜,整個飄蘭軒內,此時此刻剩餘的只有風吹樹葉的沙沙聲。一樓大廳內每一個人的目光都落在叶音竹的身上,流露出痴痴之色,即使沒有刻意運用精神力融入琴音之中,這一曲《秋鴻》的感染力也令所有人沉入其中。

「七弦為益友,兩耳是知音,心靜即聲淡,其聞無古今。好琴、好曲。如此感染力的琴曲,我已經不知道有多少年沒有聽過了。」一個蒼老的聲音從進門處傳來,將所有人從琴音的餘韻之中驚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