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十五章晉級決賽二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495字

新的一年到了,祝大家新年快樂,合家幸福。

————————————————————

妮娜道:「這幾天的比賽明眼人都看得出,雖然神音系是五人蔘賽,但卻相當於是你一個人戰勝六大魔法學系,你太辛苦了,不論是魔法力還是精神上的消耗都不小,雖然你的身體現在已經沒什麼問題。但我希望你能多休息休息,盡量讓身體恢復到最佳狀態以參加決賽。還有,如果在決賽中你再遇到昨天那樣的危險情況就立刻認輸,這畢竟只是一個比賽,我不希望發生什麼意外。」

妮娜的語氣雖然很平淡,但叶音竹和蘇拉卻都聽得出她話語中的關心。

「妮娜奶奶,決賽我們的對手是誰呢?」叶音竹問道。

妮娜道:「現在還很難說,武技部那邊有十七個學系,循環賽要比我們多進行幾天,其中幾個大學系的實力相差不多,現在還很難說誰能進入決賽。我們如果以魔法部第二名的身份出現,就將在決賽中面對武技部的第一名。武技部的幾個大學系實力比較均衡,前兩名的實力不會相差很多,所以我們放棄魔法部第一的位置也沒有什麼。決賽階段的比賽至少要一周後才會開始,這幾天你也不用去神音系報道了,就在宿舍休息吧。」

「好的,謝謝您,妮娜奶奶。」

「哦,對了,我們神音系的比賽弗格森院長都在觀戰。作為學院院長,也是最強大的魔法師,他是精神系的。他私下對我說,有意指導你精神力的修鍊。雖然我們神音系和精神系的魔法還是有些差異的,但在應用過程中卻是殊途同歸。等到這學期真正開學以後,我希望你接受他的指點,這樣會對你比較有好處。我要走了,你送我出去吧。」

妮娜站起身在叶音竹的陪伴下走出了他的宿舍,她看了一眼蘇拉沒跟出來,這才對叶音竹道:「音竹,如果弗格森院長來找你,他指點你修鍊魔法沒什麼,但是,你要記住,關於你老師教你的神音系奧秘不能告訴他,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叶音竹點了點頭,道:「我明白。」

「你在這裡住的還好么?」妮娜看了一眼叶音竹背後的宿舍,不禁皺了皺眉。

叶音竹頷首道:「挺好的。」

「好?好個屁。回頭我幫你調換一下,我們神音系的學員怎麼能住在這種地方。」

「可是,可是我沒錢……」叶音竹低聲說道。

妮娜淡然道:「我有減免本系學員部分費用的權力,你不用管了。」

「妮娜奶奶,我……」

「你什麼你。快回去吧。」妮娜眼中流露出慈祥的光芒向叶音竹點了點頭,這才轉身離去。叶音竹一直目送著她那沒有絲毫老態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

回到宿舍,叶音竹順手打了一大盆清水走回卧室,從床邊的柜子里拿出自己的毛巾扔到盆里。

靠坐在床上的蘇拉驚訝的道:「音竹,你要幹什麼?」

「洗澡啊!身上黏黏的,難受死了。」一邊說著,叶音竹動作很快的脫下了自己身上的月神守護,就剩裡面一條短褲。月神守護不會沾染污漬,但他身上出了很多汗,實在不舒服的很。

「啊——」高八度的尖叫驟然響起,蘇拉瞪著叶音竹赤裸的上身,嘴唇嗡動著,似乎受了很大的驚嚇似的。她看到,平時看上去身材修長的叶音竹,身上肌肉非常勻稱,身材極好,雖然肌肉不是那種誇張的膨脹,但卻給人一種和諧的感覺。古銅色的肌膚下,似乎有一層淡淡的紫色光暈流轉。

叶音竹被他的尖叫聲嚇了一跳,險些把水盆踢翻,「蘇拉,你幹什麼?」

「沒什麼,你怎麼就在屋裡洗了。」蘇拉眼看著叶音竹的手已經去脫最後的短褲,慌忙轉過身,用被子蓋住自己的頭。

叶音竹好笑的道:「外面冷啊!現在天氣涼了。何況,在外面怎麼行,被女學員看到就不好了。我可不是暴露狂。」

「你,你就是暴露狂。」蘇拉的聲音聽起來有些顫抖,被中,他的心跳正在飛速加快著,作為一個沉穩狠辣的刺客系學員,手足無措的感覺他已經不知道多長時間沒有經歷過了。耳中聽到嘩嘩水響,蘇拉恨不得立刻就從宿舍里躥出去。此時的每一分鐘對他來說都像一個小時那樣漫長。

「舒服多了。」滿足的呻吟一聲,叶音竹躺在自己並不寬闊的床上舒服的伸展著身體。徹底清洗掉身上的污垢絕對是一種滿足的享受。「蘇拉,你不洗洗么?我好像還沒看到過你洗澡呢。」

「我洗過了,我可不像你是個暴露狂,當著別人的面洗澡。」蘇拉沒好氣的道。

「大家都是男人,怕什麼。真沒想到,我們神音系竟然這樣就出線了。」

蘇拉轉過身,把頭從被子里探出來,看著叶音竹道:「對啊!你這次可以休息一周的時間,不如,我們現在就出去打工吧。我昨天到米蘭城的時候看到一個地方在招工呢。」

「哦?好啊!」叶音竹也不問蘇拉找到的是什麼工作就直接答應下來。

第二天一早,天剛蒙蒙亮,叶音竹就被蘇拉從床上拉了起來。

「讓我再睡會兒。」叶音竹睡眼朦朧的緊抱著被子。雖然身體奇蹟般的恢復,但昨天一戰他的精神力也消耗的很大。

「快起來拉,早飯我都準備好了。不是說好了今天去打工么。」蘇拉死拉活拽的把叶音竹從床上揪起來,將一個涼毛巾按在他臉上。

在冰冷濕潤的毛巾刺激下,叶音竹頓時清醒了許多,無奈的坐起身,鼻子動了動,早飯是簡單的饅頭、鹹菜和粥。但在蘇拉優秀的手藝下陣陣香氣不斷刺激著他的味覺。他這才覺得自己肚子里空蕩蕩的,直奔飯桌就要開吃。

「喂,你還沒有洗漱,先去洗漱了再吃。」蘇拉一把拉住叶音竹。

「蘇老大,你不是這麼有潔癖吧。我好餓,先吃飯行不行?」

「不行。」蘇拉的回答簡單幹脆,雙目灼灼的瞪視著叶音竹,指了指一旁打好清水的臉盆。

「好,好,我是服了你了。」雖然蘇拉像個最嚴厲的管家,但這種家的溫暖即使在碧空海中叶音竹也很少體會的到。雖然有些無奈,但在潛意識中,他很享受這種感覺。畢竟,當初秦殤只是關心他的修鍊,其他的一切都比較隨意。

當兩人吃過早飯走出米蘭魔武學院的時候,學院中的學院大多還在睡夢或者冥想之中。米蘭地處大陸北方,隨著初秋時節的來臨,天氣已經有些寒意了,就連學院內茂盛的植物也多了幾分蕭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