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十五章晉級決賽一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506字

這是今天的第二章,也是今天的最後一章。因為過節,第二集的收尾語過幾天小三會補充上。呵呵。祝所有書友新年快樂。

———————————————————————————————

「別看了,人家都走了。音竹,你快告訴我,今天你在比賽時最後用的是什麼武器啊!我好像從來沒見過。」蘇拉一臉好奇的看著叶音竹。

「那個啊!那是……」叶音竹抬起了自己的右手拉起衣袖,一個碧綠色的手鐲在他手腕上閃爍著柔和的光芒。與生命守護手鐲完全貼合在肌膚上不同,這枚碧綠色的手鐲就是套在手腕上的。

「哇,好漂亮的手鐲啊!這要值多少錢呢?」蘇拉雙眼放光,那是類似金幣的光芒。

叶音竹苦笑道:「你就知道錢。」

蘇拉哼了一聲,道:「錢不是萬能的,但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沒錢我們吃什麼?你一個男孩子卻帶手鐲。」突然,他彷彿想到了什麼,瞪大了眼睛道:「你不會告訴我,這個手鐲就是今天你施展的那個武器吧。」

叶音竹微微一笑,道:「它叫碧絲,你看。」一邊說著,他手腕輕輕一抖,頓時,那碧綠色的手鐲光芒閃耀,瞬間延伸,眨眼間已經變成了一根三丈長的碧綠絲線,在淡淡的黃色鬥氣控制下在空中不斷變幻著各種形態,那奇異的感覺,彷彿是擁有生命一般。

蘇拉吃驚之下抬手抓住空中的碧絲,她發現,碧絲只比頭髮略粗一點,抓在手中自然產生出溫潤的感覺,用手輕拉,碧絲卻沒有任何反應,極其堅韌。

一圈圈漣漪在叶音竹四指輕動之間捲起,重新纏繞在手腕上變回了手鐲的樣子,「我住的地方叫做碧空海,是阿卡迪亞王國的一個小地方。碧空海就是一片面積極大的竹林,在這片竹林中央有一株生命之竹,是整個碧空海的核心。生命之竹中央有芯,每一百年生長一寸,就是碧絲。它可以說是這個世界上最為堅韌的東西之一,而且,其中擁有著龐大的生命力。」

蘇拉目瞪口呆的道:「一百年一寸,你這根碧絲足有三丈,那豈不是三萬年?」

叶音竹微笑道:「是啊!就是因為如此,它的生命力才無比龐大。你不要看它只是一根細絲而已,但卻能軟能硬,有無數用途,甚至可以擊石成粉。其鋒利程度不會遜於任何一種武器。」他沒有說的是,這根碧絲乃是竹宗至寶。叶音竹天生八指,因為沒有雙手尾指的原因,他並不適合練劍,他的爺爺葉離經過十多年的研究,才以竹宗武技為基礎,以碧絲為兵器,悟出了這一套適合他的特殊武技。

當年,秦殤也葉離約定,十五年內,不需他傳授叶音竹任何武技。而叶音竹離開碧空海的時候已經十六歲。從十五歲那年,碧絲就到了他手中,除了修鍊赤子琴心,他一年的時間內苦修碧絲,碧絲就是他的武技。有黃級初階的竹鬥氣為基礎,作為竹宗的嫡傳弟子,心無旁騖的叶音竹領悟能力是常人數倍,雖然還未能將碧絲修鍊到完全圓轉如意的境界,但至少葉離傳授他的竹宗武技已經能夠施展了。今天在面對綠龍的時候,因為肥肥的速度出乎意料,他已經來不及用音刃來對抗,無奈之下,才第一次用出了這種武技。如果不是因為碧絲的堅韌鋒利,以綠龍這種真正巨龍的鱗甲防禦,又怎麼可能受傷呢?

「原來你真的是魔武雙xiu,黃級鬥氣啊!比你的魔法還要強的多了。」蘇拉看著叶音竹手上的碧絲,眼中閃過一絲異樣。

叶音竹微笑不語,關於到自己能力的秘密,雖然他已經很相信蘇拉,但還是不能輕易說出。

正在這時,敲門聲突然響起。

「這麼晚了誰會來?難道是海洋又回來了么?」蘇拉一邊奇怪的說著一邊起身到外間打開門。

一身白色魔法袍的妮娜從外面走了進來,一進門就問道:「叶音竹怎麼樣了?」

「啊,是妮娜主任,您好。音竹他已經醒了。」蘇拉趕忙將妮娜讓進屋。

「妮娜奶奶,您怎麼來了。」叶音竹站起身,房間實在小了點,他只得把自己的床讓妮娜坐下。

妮娜上下看了叶音竹几眼,從他那已經恢復清明的目光就能看出他現在的身體情況不錯,「你沒事了?好的這麼快。真不知道你的身體是什麼做的。」看到叶音竹沒事了,她明顯鬆了口氣。

叶音竹撓了撓頭,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恢復的這麼快,可能是我的身體比較結實吧。」嘴裡雖然這麼說著,但他卻不禁想起了那個令身體奇癢難耐的夢,隱隱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恢復似乎和那個夢有著什麼關係。

「你沒事我也就放心了。我今天來,一是要看看你身體情況如何,另一個,是要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妮娜難得露出一絲微笑,她現在的心情非常好,已經很多年沒有這麼開心過了。

「好消息?什麼好消息?」叶音竹驚訝的問道。

妮娜微笑道:「我們神音系已經闖進了新生大賽的決賽。」

「啊?我們不是才比了六場初賽么?」叶音竹目瞪口呆的說道。

妮娜得意的道:「讚美法藍,或許這就是上天的眷顧。我們神音系六戰六勝,已經率先進入決賽了。不論是魔法部還是武技部,我們都是第一個。」

一旁的蘇拉道:「不會吧。就算神音系今年黑馬殺出,可是還有空間系、召喚系和精神系三個熱門啊!神音系最後三場將面對他們,將會是苦戰,您現在就能斷定神音系必勝么?」

妮娜道:「當然不是。因為,後面三場即使不戰,我們也已經出線了。精神系和空間系這一屆的新生素質雖然都不錯,但是,它們的實力太接近了。在今天下午同時進行的比賽中,拼了個兩敗俱傷。雙方一共十名參賽學員中,包括主將在內八人重傷,都已經棄權,放棄了明天的比賽。也就是說,他們最多只能是七勝二負的成績。而這兩個學系正好是我們明天的對手。不戰而勝,是我們就成了八勝。不論最後一場和召喚系的比賽結果如何,魔法部的兩個出現名額中必然都有我們一個。召喚系的運氣也不錯,他們也是在最後的兩天比賽中才會面對我們神音系和空間、精神兩系,幾乎可以肯定會和我們攜手出線了。」

叶音竹驚喜道:「原來是這樣,看來,我們的運氣真是太好了。妮娜奶奶,您放心,我一定會準備好最後一場對召喚系的比賽,爭取戰勝他們。」

妮娜搖了搖頭,道:「不,我們對召喚系的比賽我已經決定放棄了。」

「為什麼?」叶音竹瞪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