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十四章約定之戰四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325字

祝大家新年快樂,在新的一年裡,合家歡樂,學業有成,工作順利。

———————————————-

羅蘭和清醒過來的風系參賽學員黯然而去,此時,她甚至不敢去看叶音竹那澄澈的雙眼。

站在那裡,叶音竹的目光在啦啦隊中找到了驚呆的香鸞,嘴角處露出一絲微笑,似乎在向她說,我贏了,神音系贏了。

「音竹。」雪玲第一個跑上來,藍曦、孔雀和海洋跟在後面。此時,海洋的黑髮重新垂下,蓋住了她萎縮的半張臉,她的臉色很難看,慘白的沒有一絲血色。

叶音竹看著四女,「我們贏了,我說過,會替你們擋住所有攻擊,我做到了。哇——」噴出一口鮮血,叶音竹的身體朝著海洋的方向倒了下去。

海洋一驚,下意識的抱住叶音竹的身體,淡淡的血腥氣和男人特有的味道撲鼻而來,她那原本蒼白的面龐頓時多出了幾分紅暈,一時間竟然有些手足無措,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

恍惚間,叶音竹似乎看到了自己體內的一切,經脈、血液、五臟六腑都在眼前。

咦,為什麼我能看到這些?他心中充滿了疑惑。就在這時,血液發生了變化,原本鮮紅的血液不知道為什麼變成了紫色,淡淡的紫色。很快,紫色的血液就將他眼前所看到的一切都渲染成了同樣的顏色。

酥癢的感覺傳遍全身,彷彿癢到了骨頭裡,他想撓,卻偏偏什麼也無法做到。酥癢感變得越來越強烈了,一絲絲熱氣不斷在體內激蕩,癢比疼更加折磨人,根本無法忍耐。全身無處不癢,那種強烈的痛苦令他內心拚命的掙扎,可惜,這一切卻並不是他所能控制的。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就在叶音竹感覺自己就要崩潰的時候,熱氣變成了洪流,吞噬了所有的酥癢。滾滾熱流,彷彿把他的身體放在岩漿中烹煮一般,不過,此時的灼熱總比之前的癢要好的多了。

終於,熱流逐漸退去,叶音竹的意識也又變得模糊起來,在通體舒爽之中沉沉的進入了黑暗之中。

……

清涼的濕潤在臉上摩挲,說不出的舒服。低低的呻吟一聲,叶音竹緩緩睜開雙眼。

「讚美法藍!音竹,你可終於醒了。」蘇拉興奮的聲音響起,那濃濃的關切令叶音竹心中一片溫暖。

眼前的模糊逐漸變得清晰起來,六感逐一回歸,叶音竹發現,自己正枕在一條大腿上,充滿彈性的大腿,淡淡的處子幽香帶著幾分清冷刺激著他的味覺。舒服,真的好舒服,這是他有生以來枕過的最好的枕頭。同時,他還發現,自己似乎抱著柔軟而充滿彈性的什麼東西。

「海洋,怎麼是你?你,你怎麼會在這裡?」清醒過來的叶音竹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一切。他發現,自己現在保持著一個極為曖mei的姿勢,頭枕在海洋的大腿上,雙手緊緊的環抱著她的腰肢,臉大半貼在海洋的小腹上,那動人的清冷幽香,就是從海洋身上傳來的。

幾乎在第一時間鬆開雙手,叶音竹猛的坐了起來,他發現,自己的雙臂和身體都有些僵硬,顯然剛才那姿勢保持不短的時間了。心跳瞬間提速,甚至比看到香鸞的時候跳的還快許多。

黑髮半遮面,低著頭,看不到海洋的表情,但露出的半張俏臉卻已經變成了通紅的顏色。

蘇拉站在一旁,手中拿著毛巾,之前叶音竹臉上的清涼感覺顯然是這毛巾帶來的。他似笑非笑的看著叶音竹道:「你還問人家,你在試練場暈就暈了吧,偏偏倒在人家海洋身上,還順勢摟住人家說什麼都不鬆手。沒辦法,海洋也只能跟你一起回來了。本來以為把你放到床上就好了,可誰知道,你抱的更緊了,只是換了個地方。還真把人家當枕頭了。這也就是海洋心軟,換了是我,哼哼……」

「這、這個……」叶音竹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他的臉甚至比海洋還要紅,低著頭不敢看身邊這半美半丑的冰冷少女。

海洋臉上的紅暈漸漸退去,冰冷重新恢復,那蒼白的俏臉看上去令人心痛,「你沒事了?」

叶音竹這才想起來,自己是因為和綠龍肥肥的戰鬥才受了重創。綠龍的風刃吐息不是那麼好擋的,倉猝之間叶音竹憑藉自己的鬥氣和特殊武器化解了風刃,但自身也受到了巨大的衝擊,之後又在肥肥掙扎的時候撞上了結界,身體兩次被重創,這才噴血昏迷。

活動了一下身體,他驚訝的發現,體內不但沒有一點疼痛的感覺,甚至連魔法力和鬥氣也恢復了七、八成的樣子,不僅如此,此時全身彷彿充滿了力量,有種澎湃欲出的感覺。只是身上黏黏的,似乎出了很多汗,有些難受。

「沒事了。怎麼好的這麼快?我昏迷後你們幫我治療了嗎?」

蘇拉道:「沒有。把你弄回來以後,你全身一會兒冷一會兒熱的,還不斷的發抖,我試圖用鬥氣輸入你體內幫你療傷,卻被一股反震力彈了回來。後來,你就不斷的出汗,身上好像有一股紫色的氣流在不斷顫動似的,折騰了一個小時你才安靜下來,就摟著人家海洋睡著了。現在都是晚上了。當時看你傷的挺重的,現在真的沒事了么?」

沒等叶音竹開口,海洋已經站起身,她那潔白的長裙上確實多了一大片汗漬,顯然是叶音竹留下的。「既然你沒事了,那我走了。如果你沒有恢復,明天就不要比賽了。」說完,她轉身朝外走去,在那一瞬間,叶音竹分明看到了她黑髮掩蓋下的半張醜陋面龐。

「海洋。」叶音竹叫了一聲。

海洋的腳步停頓了一下。

「謝謝你。」

輕輕的搖了搖頭,沒有多說什麼,她飄然離去。看著海洋的背影,叶音竹心中已經有了打算。他看得出,海洋之所以被冰冷所籠罩,最大的原因就是她的臉,那明顯是後天造成的結果。

「別看了,人家都走了。音竹,你快告訴我,今天你在比賽時最後用的是什麼武器啊!我好像從來沒見過。」蘇拉一臉好奇的看著他。

「那個啊!那是……」叶音竹抬起了自己的右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