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十四章約定之戰一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457字

麻煩書友們收藏,推薦,月票先給生肖,謝謝。

————————————————————————————

妮娜輕嘆一聲,「從黃級開始,神音師實力的提升只能憑藉天賦。沒有天賦,再努力也是白費。否則,也不會被稱為最雞肋的職業了。但是,我一直都相信,神音師才能成為大陸上最強大的魔法師。總有一天,法藍七塔之外,會在多加一座神音師之塔。」

弗格森一驚,向妮娜使個眼色,「讚美法藍,妮娜主任,這種話不要再說了。」

妮娜也認識到自己失言,心中一凜,閉口不言。

弗格森的目光轉向台下的神音系啦啦隊,那一片白花花的大腿令他不禁悄悄的吞咽了一口吐沫。其實,雖然年紀不小了,但看著賞心悅目的神音系美女,連他也不禁有些羨慕現在的年輕人。

「叶音竹,你要加油啊!我們神音系是最強大的。」圓潤如珠玉般的聲音在神音系啦啦隊最前面響起,一名少女揮舞著手中的啦啦隊特製的花捧,興奮的高喊著。如果說全場的男性一共有五千以上,那麼,這五千人中,至少有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將目光落在了這名少女身上。其中不斷吞咽口水眼放光芒的更是超過七成以上。

作為神音系啦啦隊隊長,米蘭魔武學院第一美女的香鸞絕對有得到如此關注的資本。

香鸞並不是她的名字而是她的稱號,沒有人知道她真正的名字是什麼,即使是學院的學員資料中,她的名字也是用香鸞來代替的。香鸞是一種花的名字,是幸福的象徵,外貌寧靜、和諧、大方,體現米蘭帝國的自由樂觀和光明磊落的精神,是米蘭帝國國花。米蘭人都很愛它,又叫它金百合。

又聽到了這個聲音,已經站在台上的叶音竹不由自主的將目光朝聲音發出的方向投去。雖然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見到香鸞了,但是,看到她,叶音竹卻又一次產生出心跳加速的感覺。

同樣的白裙藍衣,穿在香鸞身上卻有著一種出塵的美感,一米七左右的身高,完美的黃金分割比例,修長圓潤的大腿少半露在外面。金粉色的長髮呈大波浪狀披散在身後。淡紫色的清澈眼眸波光流轉,身形輕動間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榮曜秋菊,華茂春松。彷彿兮若輕雲之蔽月,飄颻兮若流風之回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淥波。動人的容顏,使任何人第一眼看到都無法將目光挪開。其他的神音系美女們站在她身後,所有的容光相加,也不及她一人。

第一次見到香鸞的時候,叶音竹的感覺就是大腦一片空白,神音系的美女他見過不少,但令他心跳加速,面紅心熱的,卻只有香鸞。香鸞帶給他的感覺是完全不同的,那容顏,彷彿印入心底一般。

此時,目光相對,叶音竹又一次看到了香鸞那鼓勵的目光,不知不覺中,全身彷彿充滿了用不完的力氣和無限澎湃的信心。她在看著我,她在鼓勵我么?贏,我一定要和神音系一起贏下去。

「喂,別看了,還沒看夠啊!」雪玲嗔怪的聲音將叶音竹從獃滯中驚醒。「啊!我……」單純的他不禁臉上有些發燙。

雪玲哼了一聲,湊到叶音竹身邊低聲道:「別看了,看也沒用。你知道在咱們學院有多少人追香鸞學姐么?別的不說,就算她真的看上了你,你也無福消受。」

「為什麼?」叶音竹下意識的問道。

雪玲道:「難道你想成為全學院的眾矢之的么?要比賽了,集中精神吧。」

叶音竹深吸口氣,不再去看香鸞那邊,收斂心神朝對面的對手看去。又一次見到羅蘭,今天的她穿著米蘭魔武學院的校服,雖然她也很美,但見過絕色香鸞和眾多神音系美女的叶音竹几乎可以對她免疫了。他參加新生大賽的初衷就是要證明自己,羅蘭可以說是始作俑者。

作為風系主將,羅蘭的臉色看上去有些陰沉。她確實沒想到叶音竹竟然真的能帶領神音系參加比賽,而且還取得了連戰連勝的成績。

「羅蘭,我們又見面了。」作為神音系主將,叶音竹走到羅蘭面前。

羅蘭冷哼一聲,「沒想到你這窮小子還有幾分本事,不過,你們的連勝也就到此為止了。我會親自告訴你,什麼才是真正的魔法,真正的實力。」

叶音竹這些天在學院的生活已經學到了不少東西,加上他生性平和,又自小在音樂陶冶中長大,心態、氣質都是萬中無一,不再那麼容易被激怒了。微微一笑,道:「那就開始吧。我們選擇團戰。」他不會爭辯,用事實來證明一切才是最好的選擇。

風系五名參賽學員除了羅蘭以外都是男性,當裁判宣布比賽正式開始的一瞬間,頓時,五團黃色光芒同時亮起。繼暗魔系和光明系之後,神音系又一次遇到了五名參賽選手全部黃級的情況。

羅蘭和另外三名學院都是黃級初階,而那名二年級學員更是達到了風系高階水準,風系魔法不是攻擊最強的,但卻絕對是速度最快的。刺耳的尖嘯聲在第一時間破空響起,數十道赤色風刃從五人魔法杖上揮出,鋪天蓋地的朝著叶音竹五人飛射而來。

乳白色光芒亮起,一如既往的月神守護悄然出現,護住叶音竹五人的身體。今天他們選擇的合奏樂曲名為《白雪》。依舊是一首充滿悲傷的樂曲。對於神音師來說,悲傷的樂曲是最容易產生感染力的,也就最容易憑藉精神力控制對手的情緒。在他們魔法等級普遍比其他學系低的情況下,妮娜安排他們在比賽中所有的樂曲都選擇悲傷為主。

為了抵禦對手的攻擊,叶音竹處於戒備狀態,《白雪》是從海洋的古箏開始的,就在清亮的箏音剛剛響起的一瞬間,突然,空中撲向他們的風刃卻發生了變化。數十道風刃在距離他們還有大約數米的時候,突然改變了方向,風刃之間快速的發生著碰撞,一聲聲刺耳的尖嘯頓時打亂了樂曲的節奏,海洋手下遲滯了一下,《白雪》竟然在一瞬間強行中斷。

雪玲、藍曦、孔雀三女的臉色同時一變,樂曲是神音系制勝的唯一法寶,一上來就被風嘯聲打斷,顯然不是個好兆頭。

風刃在空中碰撞的過程竟然毫不停歇,刺耳的風嘯一聲接一聲響起。除了羅蘭和那名黃級高階的風系學員以外,剩餘三人不斷瞬發風刃,他們也不攻擊月神守護,就在月神守護周圍不斷彼此碰撞,通過風刃碰撞時劇烈摩擦產生的聲音阻隔著神音系四女合奏的樂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