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十三章比蒙巨獸三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567字

今天的第二章來了,麻煩書友們收藏,推薦,月票先給生肖,謝謝。

————————————————————————————

正在這時,雷神之錘要塞的城門突然開啟,緊接著,大地隨之震顫起來。一個又一個龐大的身影,出現在了雷神之錘要塞的城門外。看到他們,紫那雙深紫色的眼眸突然迸發出灼熱的火焰,握住重鐵棍的雙手變得更緊了。

那是一個個身高超過十五米的巨人,鐵灰色的毛髮覆蓋全身,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光,最令人吃驚的,是他們身上釋放出的無比霸氣,就連空氣中的魔法元素似乎都在因為恐懼而迅速遠離他們。

長達一米的巨大腳掌,每一次落在地面上,都會使大地劇烈的震顫一下,他們身體的每一部分都是那麼粗壯,尤其是那一雙雙充滿了嗜血光芒的紅色眼眸。寬達五米的肩膀,兩邊隆起的三角肌像鼓起的小山包一般,毛髮下遮蓋的肌肉只能用恐怖來形容。在他們那粗壯的手臂末端,百寸長的利爪每一根都能媲美人類國家龍騎兵的龍槍,一聲聲低沉的喘息,彷彿使空氣為之嗚咽。

沒錯,這就是足以和真正巨龍抗衡,擁有著陸戰無敵稱號的獸人族王牌中的王牌,——比蒙巨獸。

即使是巨龍的肉體,也無法和比蒙巨獸相比,如果只是肉搏,眼前這些七階的狂暴比蒙完全可以將八階的巨龍撕碎。雖然只是七階,但同階魔獸卻沒有一種是他們的對手。藍級以下魔法完全免疫的高抗魔性,令他們的身體如同堅固的保壘。至於八階的白銀比蒙和九階的黃金比蒙,那就更是陸戰無敵的象徵了。

在極北荒原的獸人,分成很多個部落,而部落的強弱與否,並不是以領地來劃分的,而是以擁有比蒙的數量來區分。哪一個部落的比蒙巨獸數量最多,哪一個部落就是獸人中的最強者。

此時,出現在雷神之錘要塞外的狂暴比蒙數量足有一百,它們的陣型並不整齊,因為比蒙巨獸從不需要陣營。它們的出現並不是為了戰鬥,而是操練。即使是在獸人第一大要塞雷神之錘,統帥也不敢讓這些無比狂暴的大傢伙在要塞內操練。

除了一百頭狂暴比蒙以外,還有五頭白銀比蒙和兩頭黃金比蒙。這幾乎是雷神之錘要塞內,比蒙巨獸一半以上的數量了。

白銀比蒙身上的毛髮是銀色的,它們的身體比狂暴比蒙更加強壯,幾乎可以免疫所有的藍級魔法。只有紫級魔法才能帶給他們傷害。黃金比蒙更加可怕,這種號稱比蒙王者的超級比蒙,是絕對的九階強者,就算是紫級魔法,沒有紫級三階以上的水準,也別想讓它們受到哪怕是一丁點傷害,它們身上的金色毛髮,比任何鎧甲都要堅韌,他們那嗜血的目光,足以令巨龍為之顫抖。

正是因為比蒙巨獸的存在,才令人類國家無法越雷池一步。

不知道獸人國從哪裡抓來的上百隻四階到六階的馴龍被放了出來,驚恐的情緒充斥在雷神之錘要塞外。要塞城牆上,無數獸人族強力兵種在瘋狂的吶喊著,為他們的王者們助威。

龍的鮮血,是比蒙保持狂暴最好的東西,狂暴比蒙們動了。他們那無比強壯的身體絲毫沒有笨拙的感覺,一個彈跳的高度竟然可以和雷神之錘要塞的城牆相比,那些想要飛起來的馴龍,幾乎在一瞬間就被狂暴比蒙的利爪抓回地面生撕活裂。

比蒙巨獸的攻擊方式很簡單,那就是力量。絕對的力量,血腥的力量。

沒有馴龍能夠反抗,也沒有馴龍能夠逃脫。五分鐘,只用了五分鐘的時間。雷神之錘要塞外,已經是一片血雨腥風。馴龍不見了,甚至連一塊完整的肉也無法找到。鮮血,浸濕了狂暴比蒙身上那鐵灰色的毛髮,它們眼中血紅色的光芒也更加強盛。

就在這個時候,五隻白銀比蒙和兩隻黃金比蒙加入到戰鬥的行列,它們的目標是自己的同胞。狂暴比蒙那巨大的身體,在這七隻更加強悍的比蒙巨獸面前,竟然如同炮彈一般被不斷拋飛,瘋狂的咆哮聲,彷彿令空氣撕裂。

紫始終站在那裡,看著遠處比蒙巨獸們的搏鬥,他知道,這就是比蒙巨獸鍛煉的方式。即使是在操練,每一隻比蒙巨獸也絕對是全力以赴的。超強的防禦力,令它們根本不怕受傷。只有在不斷的戰鬥中,比蒙巨獸才能保持他們那令人類各國顫慄的強悍戰鬥力。

體內的血液沸騰了,紫知道,自己不能留在這裡,因為,他已經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仰天發出一聲令遠處比蒙們同時停手的咆哮,身體化為一道紫影,朝著雷神之錘要塞左側的方向飛馳而去,眨眼間消失不見。

……

當叶音竹從昏迷中清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躺在宿舍的床上。陣陣飯菜的香氣令他不禁腹中一陣悲鳴。

一翻身,從床上爬起來,除了頭還有些眩暈以外,身體已經沒有任何不適。連他自己都有些驚訝,自己身體的恢復能力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強了。元素反噬帶來的內傷竟然已經痊癒。

「你醒了。吃飯吧。」蘇拉有些冰冷的聲音響起。兩盤素菜和幾個饅頭擺到桌子上。

「今天不加菜了么?」叶音竹笑道。

蘇拉哼了一聲,「加菜?有的吃就不錯了。」

叶音竹拿起一個饅頭咬了一口,「蘇拉,你這是怎麼了?我記得我沒得罪你啊!好像在我昏倒前你還說要殺了我。」他嘴上在說話,手可沒閑著,素菜已經快速的入口。蘇拉的廚藝是相當不錯的,味道幾乎沒的挑。

「你說我怎麼了?」蘇拉咬牙切齒的道,「誰讓你贏的,誰讓你們神音系贏的。你為什麼這麼強,你怎麼早不告訴我?」

「啊?你也沒問過我啊!」叶音竹有些莫名其妙的道:「蘇拉,你這是怎麼了?我好像聽爸爸說過,只有到更年期的人才會情緒不穩定。你不會是更年期提前吧。」

「你……」蘇拉的臉色變得更加陰沉了,突然,他哇的一聲大哭起來,「錢,我的錢啊!你這個混蛋,你害我輸了所有的錢。我,我要殺了你,殺了你。」一邊說著,匕首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出現在了他手掌中,在空氣中揮舞著,彷彿將空氣當成了叶音竹似的。

「我害你輸錢?我記得你只賭了一個金幣吧。而且你既然是壓我們神音系贏,怎麼會輸錢呢?」叶音竹有些不明白了。

「這……」哭聲一停,蘇拉看著叶音竹的目光頓時變得尷尬起來,低下頭道:「其實,我也不看好你們神音系會贏,所以,我就把所有的錢都壓了暗魔系。本來想賺點錢改善一下生活。可誰知道,你們,你們居然贏了。」

聽他這麼一說,叶音竹才算恍然大悟,皺眉道:「早就說過賭博不好了。你怎麼還去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