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十三章比蒙巨獸一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621字

今天的第四章,加精大會馬上開始拉,過了12點以後,還要麻煩書友們把你們寶貴的推薦票都投給小三,幫助小三沖榜,謝謝。

———————————————————————————————

叶音竹在冥雪開始吞噬暗魔咒的時候,就已經閉上了雙眼,此時,他嘴角處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之前凝聚的鬥氣和魔法力緩緩散去。但由於剛才準備全力釋放攻擊還是遭到了一定程度的元素反噬,向身邊噴出一口鮮血。

「你,你對冥雪做了什麼?」月冥有些驚恐的瞪視著冥雪身邊的叶音竹。

緩緩睜開眼睛,叶音竹的雙眸依舊是那麼澄澈,並沒有身體受到元素反噬而流露出疲態,微微一笑,道:「我並沒有做什麼。只能說,我們的音樂即可以影響到你們,同時也可以影響到魔獸。只要是有靈魂的生物,都會受到樂曲中情緒的感染。多關心關心你的魔獸吧,她跟著你似乎並不開心,如果你不能讓她真心跟隨,那麼,她永遠也不可能成為你最好的夥伴。」

月冥失神的看著叶音竹,突然,她眼中閃過一道寒光,大喊道:「冥雪,攻擊他。」她相信,如果不是冥雪的臨陣倒戈,現在他們暗魔系已經獲得了勝利,同時,她也絕不相信自己的魔獸竟然會不聽從自己的指揮。

冥雪漂浮在那裡,看看身邊的叶音竹,再看看月冥,非常人性化的低下頭,朝著月冥搖了搖頭。

「你,你不肯攻擊他?」月冥這一次完全獃滯了,俏臉上再沒有一絲血色。

叶音竹朝身邊的冥雪微微一笑,道:「回去吧。」

冥雪看著叶音竹,竟然非常恭敬的向他行禮,兩個生澀的字從冥雪口中吐出,「謝……謝……」嬌軀在空中一轉,在那暗藍色的長髮包裹下冥雪化為一片暗藍色的光點消失不見。

月冥看著叶音竹的目光變得無比複雜,自己的魔獸不但不聽自己的,反而聽從對手的命令,此時此刻,她除了心中一片冰冷以外,剩餘的只有對叶音竹無盡的怨恨。冥雪是她爺爺耗費了無數心力,好不容易幫她找到的強大魔獸。等冥雪一旦成長到七級以上,再加上她的魔法水平提升,就是可以和龍騎將抗衡的強者了。可是,這美好的一切似乎就因為眼前這個神音系的男學員而破壞。

「月冥小姐,我媽媽告訴過我,對女孩子要尊敬。所以,我不想再攻擊,請你認輸吧。」叶音竹有些無奈的看著月冥,其實,連他自己也不是完全清楚冥雪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但對氣息感覺敏銳的他清晰的察覺到月冥對自己深深的敵意。

叶音竹的好意對月冥來說卻變得異常刺耳,精神力的過度消耗加上心神的打擊令她再也支持不住,眼前一黑,暈倒在台上。

四號試練場一片寂靜,近八千人觀戰的場地足足持續一分鐘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神音系勝。」裁判終於反應過來,這一場跌宕起伏的比賽終於結束了。從未被看好過的神音系又一次創造了奇蹟,擁有五名黃級魔法師的暗魔系竟然輸了,輸給了一名橙級,四名赤級魔法師組合的神音系。對於任何人來說,這一場勝利都是不可思議的。即使是神音系的系主任妮娜,在看到幽冥雪魄出現之後,也沒有對勝利抱有任何幻想,但勝利卻就這麼快速的來了。

當叶音竹走出試練場的時候,所有人看向他的目光都變得有些異樣,米蘭魔武學院的學員們都是精英,誰都看得出,這場比賽勝利的關鍵,就在這個被成為神音系萬花叢中一點綠的神音系第一名男學員身上。那擋住了暗魔系瞬發魔法的神奇音刃,也第一次正式出現在了龍崎努斯大陸歷史的舞台上。

弗格森院長深深的看了遠處的叶音竹一眼,並沒有多說什麼,轉身離去。暗魔系的老師們一臉陰沉的去救治被神音系樂曲感染了的暗魔系選手了。和他們心情皆然相反的妮娜興奮的有些難以自持,多少年了,神音系一直掛著米蘭魔武學院第一系的名頭,卻被所有人忽視,而此時此刻,終於成為了學院的焦點。

如果說,神音系在第一場戰勝水系的時候,還是憑藉著魔法物品和一定的運氣。那麼,這一場與暗魔系之間的比賽,就是真刀真槍的較量,此時,已經沒有人懷疑神音系的實力。

「神音系……,必勝……,神音系……,必勝……。」歡呼聲此起彼伏的響起,尤其是神音系一年級那八名美女,更是興奮的高聲呼喊著。

叶音竹好不容易才從歡呼的人群中擠出來護著四女和神音系其他一年級美女們回到神音系教學樓。

「音竹,你真厲害。剛才你是怎麼做到的。那跟風刃似的攻擊是什麼啊?」雪玲興奮的問道,漂亮的大眼睛閃爍著閃亮的小星星。

叶音竹雖然單純,但也知道音刃的秘密不能隨便說出,一時間正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時,妮娜出現了。「叶音竹,你跟我來。」妮娜的臉色看上去很平靜,只是她那雙變得閃亮的眼睛出賣了她此時亢奮的情緒。

「哦。」答應一聲,跟著妮娜離開了教室。

妮娜作為神音系系主任,有著一間自己單獨的辦公室,這座巨大的豪華辦公室幾乎可以和教室大小相比了,各種魔法裝飾物品典雅的布置在辦公室周圍的牆壁上,妮娜指了指自己辦公桌前的沙發,道:「坐吧。」

叶音竹還是第一次來到這裡,不禁好奇的看著周圍,真皮質地的沙發坐上去柔軟舒適,比賽帶來的疲倦,似乎在這舒適之中被逐漸帶走了似的。

「妮娜奶奶,您找我來有事么?」叶音竹試探著問道。

妮娜沉吟半晌後,突然抬起頭,目光灼灼的盯視著叶音竹的雙眼,「告訴我,剛才你釋放的音刃,是不是鬥氣與魔法的結合?」

「呃……」叶音竹一滯,猶豫了一下才緩緩點頭,道:「是的。」紫說得對,自己的音刃早晚會出現在大陸上,雖然不能被別人知道其中的秘密,但音刃這門特殊的攻擊方式卻不用隱藏的那麼深。

妮娜有些激動的站起身,但很快她又有些頹然的坐了回去,嘆息一聲,道:「音竹,那這麼說,你是魔武雙xiu了。」

「算是吧。」叶音竹撓了撓頭,其實,連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這算不算是魔武雙xiu。

妮娜眉頭微皺,「秦殤這老混蛋瘋了么?難道他想要毀了你?」

「啊?妮娜奶奶,您為什麼這麼說?」叶音竹吃驚的看著她。

妮娜沒好氣的道:「低賤的武技怎麼能和我們高貴的魔法相比,尤其是最高貴的神音師。你在你的音樂中摻雜了武技,雖然可以摒除神音師音樂效果發揮慢的缺點,但是,也令你的音樂不再精純,這樣做,對你未來的提升不會有任何好處。難道秦殤不知道么?」

叶音竹有些茫然的道:「我也不知道,從小秦爺爺就教我這樣修鍊的,似乎沒什麼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