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十一章同等本命契約一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509字

喜歡的朋友們,多多投票、收藏本書吧,謝謝。

—————————————————————

葉重深深的看了兒子一眼,正色道:「你丟了的東西,需要靠自己的力量找回來。我只能告訴你,當初偷你戒指的那個人也在米蘭。兒子,你要記住,想要成為一名強者,你就先要學會對周圍一切的觀察和感知。」

「也在米蘭?」音竹看著父親,想了想後,堅定的道:「爸爸,我一定會依靠自己的力量找回戒指的。」

葉重向紫道:「紫,我想和音竹單獨說幾句話。」

紫沒有理會葉重,只是目光在音竹身上留戀了片刻就轉身朝樹林的方向走去。

「音竹。這一路上你所遇到的事我都看在眼裡。但不論是你在露娜城殺掉那幾名魔法師,還是後來丟失了秦爺爺給你的戒指我都沒有出面,你知不知道這是為什麼?」

叶音竹有些茫然的搖了搖頭。

葉重沉聲道:「因為我希望你能夠從自己的經歷中成長起來。而不是在我的庇護下。或許,你一次丟失了空間戒指我可以幫你找回來,但是,如果下次我不在你身邊呢?你今年十六歲,按照龍崎努斯的慣例,已經成年。今後你必須要學會堅強,學會自己面對一切困難。所以,我才始終沒有插手。或許你現在已經不是按照你秦爺爺的安排,可我覺得這是一件好事,你自己的路就要自己走下去。你要時刻記著你兩位爺爺以前對你的教誨。」

與父親有些嚴厲的目光對視,叶音竹突然發現,自己離開碧空海後一直存在的彷徨消失了。堅強兩個字卻已在他心底生根發芽。

「爸,我會的。」

從爸爸變成了爸,雖然只是一個字的差距,但葉重卻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兒子真的要長大了。

「音竹,我不反對你殺人。但是,我必須要告訴你。敵人未必都是要殺死的。有些人罪不致死就需要用另外的方法來處理。同時,殺人也要付出代價的,像你上次在阿卡迪亞魔法師公會殺了人,承受代價的雖然不是你,但卻是整個阿卡迪亞魔法師公會,甚至是整個王國。幸好那本來就是我們希望看到的情況。紫雖然對你沒有任何惡意,但在某些方面,他卻有些偏執。他的話不一定都是正確的,你必須要有自己的判斷。在你們分開的那段時間裡,我曾經跟蹤過他。後來因為擔心你沒了琴會出事才幾乎轉回跟在你身邊。紫一定有著很神秘的身世,他似乎和極北荒原的獸人有著什麼特殊的關係。」

聽了父親的話,叶音竹不禁皺了皺眉,堅決的道:「爸,紫絕對不會害我的。我們是兄弟。阿卡迪亞替我承受了什麼代價?」

葉重微微一笑,道:「阿卡迪亞的事你還不需要知道,你的兩位爺爺會處理的。我只是提醒你,並不是幫你做出判斷。剛才紫提出的建議我也聽到了。雖然我不知道同等本命契約的真正含義是什麼。但我卻可以肯定一點,一旦你和他完成了這個契約,那麼,你今後就不可能再擁有魔獸了。這種契約都具有單一性。作為一名魔法師,自己的魔獸極為重要。你秦爺爺就是因為早年修鍊琴魔法時實力過於弱小而不得以與一隻低級魔獸簽訂契約而導致後來無法擁有強大的魔獸。」

「秦爺爺也有魔獸么?我怎麼不知道?」

葉重嘆息一聲,道:「你秦爺爺的魔獸為了保護他,早年就戰死了。為了紀念它,也因為曾經契約的影響,你秦爺爺才一直都沒有再擁有魔獸。如何處理和紫之間的關係,就看你自己了。我要走了。這次離開碧空海,一個是為了護送你到米蘭,另外一個,也是要去阿斯科利王國去辦點事。你就留在學院,學期結束也不用回家,我們會聯繫你的。你長大了,我們竹宗和琴宗也該有所行動了。」

說完,葉重擁抱了兒子一下,沒等叶音竹再說什麼,已經騰身而起,如同星丸跳躍一般,幾個起落後消失不見。

「堅強,我一定要堅強。」強忍著父親離去帶來的失落感,音竹澄澈的目光多了幾分其他的東西。結合這段時間以來的經歷,葉重給他上的這一課極為重要。叶音竹已經逐漸脫離當初在碧空海中除了修鍊以外什麼都不需要管的生活,他明白了今後自己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看著走回自己身邊的高大身影,叶音竹微微一笑,朝他點了點頭,道:「我們開始吧。」

紫一愣,「開始?開始什麼?」

叶音竹道:「當然是同等本命契約啊!」

深深的注視著音竹英俊的面龐,紫沉聲道:「你真的決定了?我想,剛才你父親在和你交談的時候,一定將契約的弊病和對你未來的影響都告訴你了。我希望你能考慮清楚,不要將來後悔。」

「沒什麼好考慮的了,我已經想的很清楚。其實,在剛才爸和我說完契約對今後召喚魔獸會產生影響的時候我只是問了自己一個問題。我問自己,擁有一隻強大的魔獸和擁有時刻將你帶到身邊的能力相比,哪個更重要。答案就不用我再多說了吧。」叶音竹從始至終都沒有因為魔獸的問題想要拒絕同等本命契約,他的心思很單純,但卻往往能在思考時抓住重點。簽訂契約,不僅是對他的限制,對紫同樣也是限制。紫都不擔心,自己還有什麼可擔心的?沒有魔獸就不能成為一代強者么?父親剛告訴過自己,想變得強大,只能依靠自己。

看著叶音竹臉上和煦的微笑,紫那雙璀璨的眼眸中突然噴發出深切的情感,「好兄弟。你的信任我永遠也不會忘記。」

「我們是兄弟。」叶音竹只是說了五個字。是啊!既然是兄弟,還需要多說什麼呢?

這是琴帝和紫帝之間的對視,從這一刻起,終其一生,兩人之間的兄弟之情從未改變,歷久彌堅。

「紫,開始吧。」音竹看得出紫很激動,他的心情也同樣激動,只要完成了這個契約,今後即使自己在學院中也可以隨時見到紫了。

「好,你跟我念。」紫從來就不是一個愛猶豫的人,「在萬古恆存之日月星河見證下。我紫。」

「在萬古恆存之日月星河見證下。我叶音竹。」

紫有些艱難的咬破自己的右手食指,他的鮮血竟然是淡紫色的,看上去極為詭異。

叶音竹做出同樣的動作,兩人滲出鮮血的手指在空中接觸在一起,頓時,那鮮紅與淡紫兩種不同顏色的血液頃刻間混合在一起。一團強烈的魔法元素波動瞬間爆發,如同風暴一般將他們二人的身體席捲在內。半空中似乎隱約有一道星河般的光芒從天而降,隔絕了周圍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