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十章新生大賽之初戰四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201字

麻煩兄弟們收藏,投票。呵呵。

————————————————————————-

紫微微一笑,道:「我如約來了。也看到你剛才在台上的比賽,看來,你已經融入了這裡的生活。」

叶音竹點了點頭,道:「紫,你還好么?我怎麼覺得你似乎有些疲倦。」

紫眼中閃過一道寒光,「沒什麼,只是去做了一件應該去做的事。而且,這還只是個開端而已。」

音竹心中一驚,「紫,你還要走?」問出這句話的時候,他的音調已經變了幾分,充滿了不舍的情緒。

紫難得的流露出一絲微笑,「你是這裡的學員,總不能帶個人在你身邊。你就在這裡學習吧,對你適應大陸上的一切非常適合。我打聽過了,米蘭魔武學院,又稱為米蘭皇家學院,在大陸上有著極高的名聲。或許你的琴魔法在這裡無法學到什麼,但社會經驗卻容易增長的多,而且,在這裡你也不會有什麼危險。」

叶音竹眼中閃過一道堅決的光芒,右手如同閃電般探出,猛的抓住紫的左臂,「紫,如果你要走的話,我跟你一起走。兩位爺爺讓我在大陸上歷練,和你在一起同樣也是歷練。我不想再和你分開。」他的手雖然只有四指,但卻堅如鋼鐵,連紫都有些驚訝叶音竹的力氣居然這麼大。

紫拍了拍音竹的肩膀,「我同樣也不想和你分開。但是,現在的我們,還不足以在大陸上做到一切想做的事。留下來對你才會有好處。所以,我現在有一個折中的辦法,不知道你願不願意。」

「什麼辦法?」叶音竹好奇的問道。

紫道:「這個辦法可以使我雖然不在你身邊,卻令我們隨時都可以相見。」

音竹一愣,疑惑的道:「會有這樣的辦法么?」

紫點了點頭,眼中流露出一絲堅定的光芒,「我能有今天,都是你賜予我的。不要問我為什麼。等你的實力足夠的時候,我會將一切都告訴你。我所說的這個辦法,就叫做同等本命契約。」

「同等本命契約?那是什麼?」

紫道:「大陸上的魔法師可以召喚魔獸守護自己,而戰士也可以擁有自己的座騎,只不過不像魔法師召喚那麼容易而已。但是,在魔法師召喚的時候,什麼等級的魔法師,也只能召喚什麼等級的魔獸。而魔法師一生之中只能與一隻魔獸簽約,因此,低級的魔法師不會輕易簽約魔獸。都會等到自己的魔法水平提升上去之後,再尋找一隻適合自己的魔獸作為終身夥伴。這就是所謂的主從契約了。而魔獸之所以不能越級召喚,原因很簡單,是因為在召喚的時候會消耗魔法師本身的精神力,一旦越級,將會對魔法師造成巨大的影響。只有專門修鍊召喚術的召喚系魔法師除外。因此,像你們米蘭魔武學院中的學員,除非是擁有可成長型的魔獸,否則不太可能擁有自己的魔獸。而我所說的同等本命契約卻打破了這種主從契約的規則。同樣的,一個人一生之中只有一個機會完成這種契約。而這種契約的咒語也只有我才知道。一旦完成,就不可更改。簡單來說,如果你和我簽訂了這樣的契約,那麼,我們就會成為契約夥伴。今後,不論我們在什麼地方,精神上都會有一絲聯繫。你可以將我召喚到你身邊,我也可以將你召喚到我身邊。這樣的話,不論我們距離有多遠,也都可以見面了。每次召喚的時間可以持續半個小時,對本身的精神力消耗極少。」

叶音竹驚喜的道:「人類只能和魔獸簽訂契約么?還有這樣神奇的契約?太好了,那我們現在就開始吧。」

紫剛要說些什麼,突然,他臉色一變,冰冷猶如實質般的目光朝樹林的一側看去。

「等一下。」一道閃爍著黃色光芒的身影眨眼間已經來到了兩人面前,即使是叶音竹,也沒有看清這道身影的模樣,因為它的速度實在太快了。但是,識別不一定需要靠眼睛,熟悉的氣息對他來說已經足夠了。

「爸爸。」音竹興奮的大叫一聲,沒錯,這突然出現的身影,正是叶音竹的父親葉重。

葉重身穿一件灰色的戰士裝,雖然已經接近四十歲的人了,但看上去似乎比叶音竹大不了多少,只是要成熟的多。一柄碧綠色的長劍背在身後,看著叶音竹的目光中充滿了慈愛之色。

紫看向葉重,葉重也將目光轉向他,兩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叶音竹彷彿看到半空中激起一串火花。十六年的時間,叶音竹長大了。葉重的竹鬥氣也從當初的黃級初階修鍊到了現在的黃級六階。相當於彩虹等級中的青級高階天空戰士,距離戰師只是一步之遙而已。

「難怪在離開碧空海的時候,我始終感覺到有人在跟蹤著我們,原來是你。」紫沉聲道。

葉重微微一笑,「我只有這麼個兒子,不論是我和他媽媽還是他的兩位爺爺,都不可能完全放心讓他一個人在大陸上行走。所以我一直在暗中保護著他。現在他已經到達了米蘭魔武學院,我的任務也算是完成了。」

「什麼?爸爸,你一直在跟著我?」叶音竹吃驚的看著葉重,「那偷我戒指的那個人你知道在哪裡么?」

葉重還沒開口,紫已經臉色大變,目光落在音竹只有四指的左手上,這才發現當初的空間戒指已經換成了另一枚。「音竹,你的空間戒指丟了?那你的琴……」

音竹苦笑道:「和介紹信還有錢都一起丟了。」

「什麼?」紫低吼一聲,一股霸道的氣息從他身上驟然釋放,雖然並沒有任何鬥氣的光芒,但葉重卻駭然看到,紫腳下的土地竟然無聲無息的出現了一片龜裂的痕迹。紫的憤怒,甚至連他都感覺到幾分壓力。雙拳握緊,發出一陣令人牙酸的骨骼噼啪聲,「讓我知道是誰,我一定會捏碎他每一根骨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