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七章米蘭魔武學院三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501字

12:05加精大會照常召開,歡迎朋友們,投票,收藏本書,謝謝。

——————————————————

雖然覺得這女教師有些怪異,但音竹還是按照她的話做了,身上的金幣也一下子少了一半。

「老師,考試在什麼地方?」

「我帶你去吧,應該也不會再有人來報名神音師了。人家報名處前幾天都是人滿為患,只有我這裡是小貓兩三隻,跟我來。」

走出報名處,女教師停下腳步,雙手在胸前合攏,食指交叉畫出一個六芒星的圖案,低低的念了幾句咒語,一道光芒從她胸口部位處噴涌而出使她手指畫出的六芒星被渲染成了清晰的橙色,光芒一閃,一個龐大的身體已經出現在她面前。

那是一匹角馬,但和音竹之前騎過的不同,這匹角馬是白色的,而且要比他之前騎過的角馬大上三倍,身長足有五米多,高度也接近兩米,身上散發出的氣息明顯不是一階魔獸所能擁有的。剛一出現,它已經溫順的俯下身體,讓那女教師騎了上去。

「老師,這是您的魔獸么?」

「是的,我的名字叫碧姬,你可以叫我碧姬老師。上來吧,要是用走的,要不短時間內。還是騎馬快一些。」

音竹也不客氣,直接翻身上馬,由於這頭白角馬的身體很長,所以他上馬之後也不會碰到前面碧姬的身體。白角馬站起,在碧姬的指示下大步前行,速度雖然很快,但坐在上面卻並沒有太強的震動,平穩而舒適。

「老師,學院里是可以騎魔獸的么?」

「當然。米蘭魔武學院的佔地面積相當於五分之一的米蘭城,如果只是用腳走路,那些戰士系的還好說。我們這些魔法師怎麼辦。我的小白是一匹三階的玉角馬,很難得的,耐力極好。」

「三階?魔法師也會有低階的魔獸么?」音竹驚訝的看著身前的碧姬。安雅曾經告訴過他,由於魔獸對魔法師的重要性,一般來說,魔法師都會等到自己的魔法提升到一定程度之後才決定自己的魔獸。而戰士的魔獸也是簽訂契約,卻無法像魔法師那樣隨時召喚自己的魔獸到身前,雖然如此,但戰士與自己座騎的契約反而不像魔法師的契約那樣固定,一生只有一次,一旦魔獸死亡,戰士在付出一定代價的情況下還有機會簽訂新的魔獸。

碧姬哼了一聲,道:「我雖然是魔法師,但只不過是一名橙級的神音師而已,我們神音師又不需要戰鬥,能夠代步就足夠了。如果你寄希望於能變得強大,現在去改換報名的專業還來得及。」

「不用了,我就是選神音師的。」音竹沉默下來,通過與安雅的接觸,以及面前這位碧姬老師,他已經徹底明白了神音師在大陸上的地位。難怪選擇這個職業的人如此之少了。

當玉角馬順著大道繞過幾個彎後,眼前景色豁然開朗,眾多高大的建築和大片的空地逐漸出現在音竹眼前。學員的數量也越來越多。碧姬催動著玉角馬在一座圓形建筑前停了下來,「到了,這裡是我們神音系的禮堂。」

沒等音竹仔細觀看眼前的建築,碧姬就帶著他走入禮堂之中。禮堂不算大,大約能容納五百人左右,但在座的,卻只有四十多個人,顯得空蕩蕩的。由於音竹和碧姬是從後面進入禮堂的,只能看到這些人的背影,正像音竹猜到的那樣,都是女孩子,每位少女面前的桌子上,都擺放著她們自己的樂器。

禮堂最裡面的台上此時只有一名少女,她坐在一張古香古色的木桌之後,木桌上擺放著一張古箏,少女身穿一件白色的長裙,與音竹同樣,她也有著一頭黑髮,因為是低著頭在調試古箏,她的黑髮完全遮擋住自己的面容使音竹無法看到她的容貌,但是,她那撥弄著古箏的一雙手,卻充分吸引了音竹的注意力。

那是一雙如同春蔥般細嫩的手,手指纖細而修長,即使白玉雕琢也沒有她雙手十指那樣的細膩瑩潤,每一根手指上都留有長約一寸,如同水晶般晶瑩的指甲,手指輕撥之間,自然和諧的動作都是那麼優雅動人。

「找地方坐下吧,入學考試馬上就要開始了。」碧姬向音竹說道。

「碧姬老師,入學要考什麼呢?」

碧姬微微一笑,道:「只要你聽她彈上一首曲子之後,考試就完成了。」說完,她逕自走到一旁的角落處坐了下來。

音竹朝周圍看了看,突然眼前一亮,他看到了一張古琴,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的,他快步走到那名擁有古琴的少女身旁坐了下來。眼眸已經再也離不開面前的古琴。玉韻琴,這是玉韻琴啊!

……

「音竹,古琴是最早的彈弦樂器,是傳統文化之瑰寶,堪稱樂器之最。我們琴宗所擁有的五張古琴,都是一代名琴,但還遠遠不夠,因為我們並沒有一張真正堪稱神器的古琴。如果你發現其他的名琴,一定要儘可能得到它。尤其是傳說中的五張絕代名琴,那是等同於神器的存在。」

「秦爺爺,那名琴都有什麼呢?」

「名琴有很多種,分為眾多種類,如神龍式、連珠式、師曠式、靈機式、鳳勢式等等……」

……

腦海中閃過秦殤的話,玉韻琴,雖然不是堪比神器的絕代名琴,但也是和春雷琴同級的名琴啊!

此時,琴前少女轉頭看向音竹,發現坐在自己身邊的竟然是一名男子時,不禁驚訝的小嘴微張。她穿著一身淡藍色的衣褲,同色的長髮靜靜的搭在肩膀上,雖然沒有像安雅那樣驚心動魄的美,但眉宇間的溫婉還是很容易給人帶來好印象。尤其是她那雙天藍色的眼眸,雖然在驚訝之中,但目光依舊非常柔和。

正在這時,古箏的聲音響起,只是那一剎那,全場已經震撼。音竹落在玉韻琴上的目光也被強行拉了過去。

古箏外形像古琴,卻比古琴大,弦也多,共二十一。聲音華麗彰顯,嘹亮破空,且比古琴容易控制。秦殤對音竹說過,在眾多的上古樂器之中,琴為帝而箏為後。琴除簫外很難與其他樂器合奏,而箏卻可以和任意樂器合奏、重奏。古箏的音相對古琴更為清亮動聽,音域也更廣,卻比古琴少了那分儒雅深邃的氣質和悠長的餘韻。

此時,台上演奏的少女所彈奏的古箏剛剛響起的一瞬間,如同高山流水一般的箏音帶著橙色的光彩,令全場眾人精神同時牽引。清亮而充滿了質感的箏音之中略帶幾許悲傷的氣息,她那雙xiu長的玉手在箏弦上滾拂而動,與箏音之中釋放的橙色光彩交映生輝,箏音就像是精神的絲線,牽絆著每一個人的心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