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章音刃四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415字

晚上5點8點還各有一章,歡迎書友們收藏、投票。有月票的兄弟請先投給生肖吧,謝謝。

—————————————————————————-

音竹完全沒有理會外界發生的一切,《陽關三疊》一曲三彈,一疊重過一疊,三疊相重之時,才是這首琴曲的巔峰。此時,第一疊已經結束,只見音竹雙手如同虛幻般在琴弦上一抹,頓時,琴音節奏驟然加快,空氣中那凝固的沉滯感也變得越來越強了。除了藍級魔法師魯菲特還能保持清醒以外,那兩名綠級初階魔法師和三名黃級魔法師都已經完全失去了對外界的感知,沉迷於琴音之中。就連站在一邊的迪亞拉三名魔法師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響。完全沒有受到影響的,竟然只有站在音竹身後的紫。

其實,達到赤子琴心九品的音竹,實力已經相當於黃級高階了,只是因為赤子琴心在突破之前一直都是紅色的,所以才被對手誤認。十六年的琴海生涯,他的實力又怎會簡單?別說是同級的魔法師,一旦他琴音發揮出來,三階之內,都會受到影響。更何況對手並沒有什麼防備,所以,即使是比他等級高的綠級魔法師也著了道。

暗紅色的光芒變得越來越強烈,空氣中的魔法元素似乎都隨著琴音而不斷的律動著,那低沉而悲傷的琴音此時已經暗藏殺機,作為一名琴魔法師,他所施展的琴魔法直接就是全體攻擊,以一己之力挑戰六名等級比自己不低的對手,恐怕也只有音竹才做的出來了。

魯菲特只覺得琴音對自己的影響越來越大,心中暗道不好,不過,他畢竟是一名藍級魔法師,在實力上比音竹要高了三級,有七、八階的樣子。所以還能穩住自己的精神力。一咬舌尖,在疼痛的作用下,強行讓自己清醒一些,緊接著,他右手一揮,一根魔法杖已經憑空出現在他掌握之中,手腕一翻,一團碗口大的火球已經朝著音竹飛了過去。

任何魔法師,都可以瞬發比自身等級低三級的魔法,比如綠級魔法師就可以順發赤級魔法。不能吟唱,就用瞬發魔法幹掉你,此時魯菲特眼中已經滿是殺機,直到現在,他還是沒有對面前這個「赤級」神音師產生足夠的重視。

那碗口大的火球呈現為橙色,在驚慌之中還能順發一個橙級魔法,魯菲特也算得上強橫了。眼看著,那橙色火球就已經到了音竹面前。

迪亞拉有心阻止,青級的他此時也是清醒的,但以他的實力,此時再想順發魔法已經來不及了,不禁驚呼出聲。

紫的拳頭悄悄握緊。而就在這時候,音竹突然抬起頭,明亮的雙眼中流露出一絲奇異的光彩。雙手八指沒有停止彈奏,只不過,一絲淡淡的黃色光芒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充斥在他雙手之上,琴音幾乎在一瞬間放大,嗡的一聲,一道黃紅色的光波已經帶著悠遠的嗡鳴飄然而出,正中那橙色的火球之上。

砰的一聲輕響,橙色火球化為點點光芒消失不見。

音竹左手突然一變,瞬間攬住七弦後拉一寸,右手依舊彈奏,形成《陽關三疊》之中一聲奇妙的按音,緊接著,他左手一松,頓時,七道黃紅兩色混合光芒飄然而出,沒有破空之聲,有的,只是那深沉渾厚的琴音,整張春雷琴都發出一聲悅耳的輕雷之聲。

音速有多快,那黃紅兩色光芒的速度就有多快,光芒一閃而過,而《陽關三疊》也在這一刻嘎然而止。

來自波龎王國的六名魔法師全部獃滯的站在那裡,包括魯菲特在內,每個人都一動不動,

迪亞拉和他身後的兩名魔法師都在琴音消失的一瞬間清醒過來,而音竹背後的紫卻也像那些波龎王國魔法師一樣獃滯了,只不過他那獃滯的目光是停留在音竹身上的,因為只有他才看到了那七道黃紅兩色光波的去處。

銀光一閃,春雷琴已經收回到空間戒指之中,音竹拍拍身上的土站了起來,自言自語的懊惱道:「我還是不能在七發音刃的同時將琴曲繼續下去,難怪秦爺爺說我的火候還差的遠呢。」

「他們、他們怎麼了?」迪亞拉有些不安的問道。

「死了吧。」音竹平淡的說出一句石破天驚的話,「秦爺爺說,凡是看到我音刃的敵人都必須要死。那個穿藍衣服的人很厲害,我比不過他,只能發出音刃。」

迪亞拉駭然朝著魯菲特六人看去,只見那六人的脖子處,都多了一條血線,橫過整個脖子的血線。而魯菲特手中的魔法杖也在此時斷成了兩截掉在地上,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在死時也無法相信這一切。

……

「這樣不對,你必須要在琴音彈出的一瞬間將自己的鬥氣融入音波之中,才能形成音刃。你剛才太快了,你看,這已經是你彈斷的第一百六十根琴弦。」

「這次又太慢了,鬥氣沒有和音波融為一體,一點威力都沒有。」

「秦爺爺,我要到什麼時候才算成功啊?」

「什麼時候?只有當你在彈奏琴曲的同時,音刃可以不間斷的隨心所欲發出和控制,才算成功,你還差的遠呢。繼續練,記住,要凌空下指……」

……

「哪位是迪亞拉爺爺啊?」殺了六個人,音竹的心態似乎沒有受到半點影響,連看都沒有再去看魯菲特那些依舊站在那裡的魔法師們。

其實,魯菲特的實力是非常強的,只不過當他看到音竹只是赤級的時候實在太大意了,甚至連自己的魔寵、魔法捲軸都沒來得及放出來,就在琴音的影響下被音竹直接秒殺了。

迪亞拉的聲音有些顫抖,此時,他再看著音竹那澄澈的黑眸時,不禁有些恐懼,「我,我就是。這是你秦爺爺讓我給你的。」一邊說著,他從懷中摸出一個代表著赤級魔法師的徽章遞給音竹。

音竹興沖沖的接過徽章,只見那是一枚紅色的六芒星形狀徽章,上面雕刻著一張古琴,淡淡的魔法波動,在徽章上流轉。

「這就是秦爺爺讓您交給我的東西啊!那我走了,謝謝您,迪亞拉爺爺。」說著,音竹拉著紫就向外走去。

「啊!讚美法藍,你等一下。」迪亞拉慌忙叫住音竹。

音竹回過頭,好奇的問道:「還有事么?」

迪亞拉喃喃的道:「你秦爺爺昨天說讓我給你一枚魔法師徽章,然後派一個人送你去米蘭,並教導你一些大陸上的常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