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章音刃三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631字

今天的第三章,更新完畢。雖然每章字數少了點,但加起來也有7000多字了。小三盡量努力寫,兄弟們別催,我一定在保證質量的情況下寫好這套書。前兩天是接近一萬字。三天近三萬字的更新不算少吧。還要麻煩大家收藏、投票。

————————————————————————————

迪亞拉憤怒的道:「魯菲特,你不要太過份了,別忘記,當初你也是從這裡走出去的。」

被成為魯菲特的,就是那名藍級魔導師,看上去五、六十歲的樣子,身材不高,但卻氣勢凌人,胸口上的火焰標誌,顯示出他是一名火系魔導師,雙手背在身後,一臉傲氣,不屑的道:「不錯,我是從這裡走出去的。直到現在我還慶幸當初離開這裡的決定,你自己看看,這裡還像是一個國家的魔法師公會總會么?才你們三個人而已。都這麼多年了,你還是沒有突破青級,恐怕連青級高階都還沒達到吧。迪亞拉,不要再固執了,跟我們去波龎吧。以我們波龐皇室對魔法師的求才若渴,你一定會受到重用的。」

「讚美法藍,魯菲特,虧你還是阿卡迪亞人,難道,你已經忘本了么?」迪亞拉的聲音有些顫抖,曾幾何時,面前的魯菲特還是阿卡迪亞最有前途的魔法師,但現在卻代表別的國家來到阿卡迪亞。

魯菲特冷笑一聲,「看來,你的固執還是沒有改變。你們公會不是還有個從不露面的會長么?叫他出來,他要是能戰勝我,我們立刻就走,否則的話,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迪亞拉大怒:「魯菲特,你別忘了,這裡是阿卡迪亞,不是你們波龐,你不客氣又能如何?」一邊說著,心中不禁悲哀,現在的阿卡迪亞,真的已經到了任人欺負的程度么?

魯菲特森然道:「這次我們代表波龐前來與阿卡迪亞皇室談判,以我使者的身份,就算殺了你們幾個,恐怕阿卡迪亞皇室也不敢怎麼樣吧。難道,你們那個所謂的會長,就是一個縮頭烏龜么?就不敢接受挑戰么?」

「秦爺爺不是烏龜,我替他接受你的挑戰。」正在迪亞拉憤怒的想要爆發時,一個清朗悅耳的聲音從門外響起,說話的,正是叶音竹。

突如其來的聲音,頓時引得大廳內的眾位魔法師向門口的方向看去,俊秀的音竹和高大剛硬的紫,已經走了進來。

紫只是站在音竹身邊,此時的他,似乎又恢復了當初在碧空海中的樣子,一言不發。

音竹對魯菲特怒目而視,自從他出生以來,接觸的人就只有自己一家、紫和秦殤,秦殤對他的關懷和教導是無微不至的,他和秦殤在一起的時間也是最長的。在音竹心中,秦殤早已經像他的親人一樣,雖然他不太明白縮頭烏龜是什麼意思,但也知道不是好話。

魯菲特有些驚訝的看著音竹,這一身白袍的英俊小夥子一進門,就給人眼前一亮的感覺,尤其是他那雙清澈的黑色眼眸,更是很容易給人帶來深刻的印象。

「我沒聽錯吧,你要向我挑戰?」

音竹認真的點了點頭,道:「秦爺爺不在,我替他接受你的挑戰。」

「小夥子,你是?」迪亞拉向音竹問道。

音竹看了迪亞拉一眼,柔和的一笑,但卻並沒有回話,而是直接在地面上坐了下來,什麼場面話他都不懂,他心中現在只有對魯菲特的憤怒,單純使他根本不會耽誤時間。

在眾人有些驚訝的注視之中,棕紅色的春雷琴已經飄然出現在他雙腿之上。

春雷琴,長三十九寸、肩寬七寸、尾寬四寸半,棕紅色漆,蛇腹斷兼細密流水斷紋。背面龍池上方刻「春雷」二字,琴弦下方的十三琴徽是由白玉鑲嵌而成。琴宗五大名琴之一,音純而柔。對於一名神音師來說,樂器,就是他的魔法杖。

「我要開始了。」音竹左手虛懸在琴身之上,右手在琴弦輕撥,發出一聲低沉而渾厚的嗡鳴。暗紅色的光芒飄然散發,音竹眼中的目光已經凝聚在琴弦之上,只是剎那間,他神色間的憤慨已經完全消失,優雅的貴族氣質帶著中正平和的感覺悄然出現。可惜的是,對面的六名魔法師在看到他身上散發出的暗紅色光芒時,根本就沒有注意到他神色間的變化。

暗紅色的魔法力代表著什麼?不過是最低的赤級而已,就算是赤級高階,也不過是個普通的魔法師,連中級魔法師的水平都沒到,而魯菲特六人,至少也有著高級魔法師的位階,更何況面前這個英俊的小夥子似乎還是一名神音師,看著音竹身上散發出的光芒,他們不禁哈哈大笑起來。

「啊,是你。讚美法藍。」迪亞拉驚訝的瞪大了眼睛,他看到了音竹的雙手八指,頓時明白了眼前這個孩子是誰。不過,還沒等他阻止,琴音已起。

當音竹將精神傾注於琴弦上的時候,他已經忘記了外界的一切,或者說是忽略了外界的一切,內心的心弦與古琴的琴弦相融合,此時,他腦海中只有秦殤曾經向他講述過的指與弦、音與意、形與神、德與藝的奧妙,口中喃喃的道:「音之精義應乎意之深微。」

剎那間,公會的大廳亮了,光芒是從兩個位置發出的,一個,就是大廳正中,那銀色的魔法六芒星,而另外一處,就是音竹雙膝春雷琴上的七根琴弦。銀色的光芒瞬間綻放,音竹的聲音彷彿蘊含著無數魔力一般,輕視的目光瞬間凝固,一串低沉宛轉又纏mian無盡的琴音裊裊而散,隨著那暗紅色的光芒,頃刻間揮灑在整個大廳之中。

曲調有些悲傷,但更多的卻是厚重,正是之前音竹曾用之想竹林獸友們告別的那一曲《陽關三疊》。以不同的心態、不同的琴,所彈奏的琴音效果也完全不同。此時,悲傷略輕,厚重增之,一瞬間,就令在場眾人心中都充滿了沉甸甸的感覺,就連空氣中的魔法元素也受到了影響,變得遲滯而凝固。

魯菲特眉頭一皺,他驚訝的發現,那琴音竟然令他的心緒變得有些慌亂,甚至連自身的情緒也被調動了一般,心中一驚,暗想到,看來,這年輕的神音師並不是那麼簡單。可惜,他現在沒有回頭去看看自己的同伴,如果是那樣的話,他或許會更加重視眼前的音竹。那兩名綠級魔法師此時已經是目光獃滯,臉上甚至還保持著剛才大笑的樣子不動,而那三名黃級魔法師更是已經目光迷離,身體微微的搖晃著不能自已,顯然已經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

精神系魔法師還有一個別稱,那就是,魔法師殺手。想在精神系魔法師面前吟唱,又談何容易?

魯菲特口中的吟唱聲只發出了第一個音階便嘎然而止,他駭然發現,自己剛一開口,聲音竟然就被那奇異的琴音所打斷了,魔法吟唱是要通過特殊的語調與空氣中的魔法元素溝通,以自身的魔法力為引來發動天地之力。可此時別說是溝通魔法元素,就連一句完整的吟唱他也無法做到。即使精神力極為強大的魯菲特,也不禁有些驚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