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章音刃一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509字

主角童年時期已過,正式進入主題,今晚五點和八點還會各更新一章,歡迎朋友們收藏,推薦票猛烈地砸過來吧。謝謝。

———————————————————————

精神系魔法和其他種類的魔法都不一樣。首先就要強大自己的精神力,然後再通過特殊的手段施展出來,可以從各個方面影響對手的精神。如果說元素類魔法是為了摧毀對手的肉體,那麼,精神力魔法就是摧毀對手的靈魂

以琴音來鍛煉自身的精神力,再通過琴音來釋放自己的精神力,以琴曲不同的特性而產生出不同的精神波動來攻擊或者輔助,這就是琴魔法的奧妙所在。

寂靜的竹林之中,寬厚低沉而又輕鬆的樂曲不斷回蕩著,六歲的叶音竹,除了修鍊鬥氣以外,就是學琴,赤子琴心,使他在做任何事的時候,都不會產生任何雜念。《綠水》琴曲一遍又一遍的彈奏著,時間的流逝,似乎與他已經沒有任何關係,整個人都完全沉浸在了琴曲的奧妙之中。

受到琴音的影響,竹林中,開始有各種各樣的小動物匯聚過來,它們雖然只敢遠遠的看著,但明顯已經開始陶醉在叶音竹的琴曲之中了。

「咦,你是誰?」當秦殤手拿裝有食物的竹篾,重新回到竹屋前的時候突然低呼出聲。琴音嘎然而止,睜開雙眼,音竹好奇的順著秦殤的目光看去。

不知道什麼時候,在叶音竹身邊五米外,一個小男孩蹲在那裡,正獃獃的坐在那裡,看著彈琴中的叶音竹。這個小男孩看上去大約和音竹差不多大小,他遠不及音竹俊秀,但臉上的線條卻能給人一種剛硬的感覺,他才只是一個孩子而已啊!最令人驚訝的,是他擁有著一頭紫發。看上去非常特殊的紫發,在人類之中,這樣顏色的頭髮是非常少見的。

聽到秦殤的聲音,小男孩驚醒過來,原本獃滯的目光中流露出強烈的敵意,等著秦殤,雙拳緊握,抿著嘴,卻一言不發。

音竹興奮的跑到秦殤身邊,接過竹篾,笑道:「秦爺爺,你看,我的琴音引來了一個人哦。」一邊說著,他從竹篾中,拿出一根已經去好皮的新鮮竹筍遞到那個紫發小男孩的面前,「你好,請你吃。」

紫發小男孩的目光從秦殤身上轉移到音竹那充滿童真笑容的臉上,神色逐漸發生了變化,握緊的雙拳緩緩鬆開,接過音竹手中的竹筍,向他點了點頭。沒等秦殤再發問,突然轉身就跑,眨眼間已經鑽入竹林之中消失不見。

看著紫發男孩消失的背影,秦殤不禁皺了皺眉,難道竹宗的迷蹤陣已經失效了么?看上去,那小男孩似乎對自己很有敵意,可是,他一看著音竹就放鬆了呢?難道,真的是被音竹的琴音吸引而來的?他只是一個魔法師,向追也不可能追的上,也只得任由那小男孩去了。

白天彈琴,晚上在秦殤的琴音中修鍊鬥氣,這就是叶音竹單純的生活。不過,自從紫發男孩出現之後,他這簡單的生活之中增添了幾分色彩。

每天早上,當音竹開始彈琴的時候,這個紫發小男孩都會悄悄的出現,坐在一旁,靜靜的聽他彈琴,有這麼一個聽眾在,音竹修琴的過程似乎也不那麼孤寂了。

紫發男孩從第一次出現以來,從沒有對任何人說過一句話,當只有音竹在的時候,他的神色很平靜,但只要秦殤在場或者是音竹的父母、爺爺來看他的時候,這個紫發男孩立刻就會離去。

葉重曾悄悄跟隨著紫發男孩,想看看他究竟是從何而來的,但卻只是發現,這個紫發男孩也是生活在碧空海之中,距離音竹修琴所在的地方只有不到兩千米的距離。看上去,他和普通小孩兒並沒有什麼不一樣,竹林中的竹筍,就是他的食物。孤寂而冷傲的紫發男孩,逐漸也得到了眾人的認可,反正他也不會和音竹說話,自然不會影響到音竹修鍊赤子琴心,所以,秦殤和音竹一家,也都接受了他的存在。當音竹閑下來的時候,經常會和他說話,把自己的衣服給他穿,把父母送來的食物給他吃。紫發男孩只是默默的接受,卻依舊一言不發。只是,他看著音竹的目光,也變得越來越柔和了。

春去秋來,眨眼間,又是十年過去。俊秀的兒童已經成長為俊秀的青年。音竹的相貌和父親葉重有六分相像,卻也繼承了母親的柔美,十六歲的他,已經有一米八左右的身高,勻稱的身材,常年穿著的白袍,再加上那一頭垂下的黑髮,怎麼看,都是一個英俊的小夥子。

「小紫,小紫,你在哪裡?」一身白色長袍的叶音竹一邊朝前走著,一邊高聲喊道。清越的聲音在竹林中回蕩,就像琴音一般旋繞飄逸。

音竹叫了半天,也沒有回應,不禁停下腳步,喃喃的道:「小紫去哪裡了?怎麼不見人影?」眸光一亮,臉上流露出一絲笑容,「有了。」一邊說著,他直接盤膝坐在地面上,左手中指上銀光一閃,頓時,一張古琴憑空出現在他,琴體渾厚帶圓,桐木斫,色黃,質松古,栗殼色漆,蛇腹斷紋。蚌徽。圓形龍池,橢圓形鳳沼。龍池納音微隆。雁足,軫紅色瑪瑙制。

當他看向這張古琴的時候,柔和而清澈的目光頓時多了幾分迷戀,「《陽關三疊》曲,就要這中正平和的九霄環佩琴來演奏,我就不信你不出來。」

雙手八指輕撫琴弦,頓時,哀婉纏mian的琴音飄然而出,這是一首代表離別的曲子,琴音一出,只是一剎那間,音竹就已經完全投入到了琴音的意境之中。

暗紅色的光芒,圍繞著他的身體緩緩盤旋,形成一圈圈音波朝四外飄散。碧空海並沒有大型的動物,但此時,所有的飛鳥和小動物們卻都以極快的速度朝著音竹的方向匯合而來,一時間,各種動物的悲鳴之聲不斷響起,而音竹的周圍,也逐漸變得熱鬧起來。

《陽關三疊》是以一個曲調疊唱三次而得名,曲意充滿了與朋友間離別的不舍。琴音之中,充滿了不舍的情緒,音竹腦海中不斷浮現出自己在碧空海生活這十六年的一點一滴,眼中不禁流露出一絲淡淡的悲傷,使他那優雅的氣質中多了幾分憂鬱的感覺。

一曲《陽關三疊》在蕩氣迴腸中結束了,音竹雙手按弦,令餘音徹底消散,有些悲傷的道:「對不起,夥伴們,我真的要走了。不過,我一定會回來看你們的。我也不想走,可是,兩位爺爺都說我必須要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這首曲子,就算是向你們的告別吧。」

一個高大的身影,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了音竹背後,聽了音竹的話,他臉上的神色不禁僵硬了幾分,下意識的抬起自己的右手,抓住音竹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