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章天生八指三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561字

迪亞拉一愣,要知道,在這個世界上,滿月嬰兒能夠得到魔法師祝福已經是極不容易的事,就更不用說是由一位紫級大魔導師來進行了。只有那些大國的王子、公主們才可能有這樣的待遇啊!

「這……」迪亞拉看向梅英,今年已經六十七歲的他,自然看得出秦殤在見到了梅英的孩子後神色間的變化,所以不禁有些猶豫起來。以他和梅英夫妻的關係,如果他們的孩子在這裡受到了什麼傷害,他怎麼交代?

梅英目光中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冰冷,使她那骨子裡的傲意表露的更加明顯了。「會長閣下,我想知道為什麼。」

秦殤眼中的平淡早已經在看到那雙小手的時候完全消失了,雙眼之中流露出一絲深湛的情感,就連聲音之中也多了幾分磁性,「因為他的那雙手,這是我看到的,這個世界上最完美的一雙手。梅英女士,我沒有惡意。」

梅英流露出的冰冷逐漸消失,確實,眼前這位秦殤大法師雖然眼中充滿了熱切的光芒,可從他身上散發的氣息來看,並沒有絲毫惡意,反而充滿了親近的感覺,可是,一聽到秦殤提起兒子那雙手,她的臉色不禁變得異常難看,「秦殤大師,您為什麼說,我的孩子這雙手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呢?您是在諷刺我么?」

人的兩隻手,各有五指,對於一名武士來說,任何一根手指都是極其重要的。雖然梅英懷中的孩子只是失去了左右小指,但卻對握住武器有著極大的影響。甚至無法握緊長劍,哪位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是完美的?梅英也不例外,可是,孩子的其他一切都好,就是這天生八指曾令她傷心欲絕。八指已經決定了,自己的孩子不可能成為一位劍術大師,可那卻是全家的期盼啊!

「哦,不,不,讚美法藍,我以法藍的名義起誓,我絕對沒有任何諷刺你的意思。」秦殤的雙眼之中充滿了感情的看著那依舊在掙扎哭泣的嬰兒,臉上的線條出奇的柔和,「或許,對於別人來說,這雙手是殘缺的,但是,對於像我這樣的人來說,那卻是絕對完美的。等一下,你就會明白。」

在梅英、迪亞拉和皮爾洛的注視下,秦殤緩緩盤膝坐下,右手上光芒一閃,梅英隱約看到,那是秦殤右手小指上的一枚指環,空間指環,對於魔法師來說最重要的法器之一。

一張棕紅色的古琴悄然出現在他的雙膝之上平放,七根琴弦,閃爍著淡淡的銀色光彩,秦殤雙手按於弦上,他的神色已經出現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蒼老的面龐變得平淡而謙和,全身上下,都充滿了生命的氣息,彷彿自恆古久遠以來,他就一直是坐在那裡,保持著那樣的姿勢,白衣、銀髮,古琴,在他雙手接觸到琴弦的一瞬間,整個人已經完全與這魔法師公會大廳中的一切都融合在了一起。不自覺的,每個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左手虛抬,按在琴弦上方的琴體上,並沒有與琴接觸,右手拇指與食指微扣,中指與無名指輕按在五弦之上,拇指鬆開,食指在七弦凌空輕彈,引來一聲嗡鳴般的清音,清音之中深沉渾厚,餘韻裊裊,剎那間,空氣似乎凝固了,嬰兒的啼哭聲悄然停止。

襁褓中,一雙黑亮黑亮的大眼睛,朝著聲音發出的方向看去,口中還發出幾聲輕輕的囈語。

不論是皮爾洛這樣的高級魔法師,還是像迪亞拉那樣的魔導士,或者是梅英這樣的戰士,在聽到這一聲清響之後,彷彿體內的所有雜質都在一瞬間被清除了一般,身心前所未有的通透,血脈暢通,說不出的舒服。

「枯木龍吟,您是……」梅英眼中隱藏的敵意在這一刻蕩然無存,看著秦殤,流露出幾分驚訝,幾分欣喜。

秦殤沒有回答,只是微微一笑,他的雙手同時動了起來,左手輕按,右手微撥,一曲動人的旋律飄然而出,琴音是細膩含蓄的,指法不動聲色地控制著輕緩急重,輕快的節奏,帶著迴旋往複的纏mian,有一種往心裡去的吟哦。淡淡的紫色光芒,隨著他雙手的律動從那銀色的琴弦之上悄然散發,一圈圈淡紫的光暈,籠罩在大廳之中,卻並不擴散。

魔法師的精神力,無疑比普通人強大的多,但是,皮爾洛和迪亞拉此時卻都已經在那動人心魄的琴曲之中迷失,眼中充滿了欣喜和迷茫,完全忘記了自己此時置身何地。

梅英是唯一清醒的,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在精神力的層次上遠不如魔法師,卻依然保持著清醒,她清晰的看到,那淡淡的紫光朝著一個方向匯攏,而這個方向,正是她懷中的襁褓。

嬰兒早已經不再啼哭了,當梅英低頭看向自己的寶貝時,卻驚訝的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的兒子正在微笑,那雙各自只有四指的小手在空中輕輕的揮動著,在這細膩含蓄的琴音之中,他雙手揮動的次序,竟然與琴音相符,而那淡淡的紫色光芒,也正在悄悄的鑽進他的身體,使他開始發生著一些奇異的變化。

這是真的么?梅英有種恍如隔世一般的感覺,直到這一曲琴音悄然結束之後依舊沒有恢復過來。

「宛轉纏頭錦,淋漓蘸甲觴。弦松調寶柱,笙咽炙銀篁。以春雷琴,奏這一曲《綠水》,對洗滌這孩子的身心最為合適。」秦殤的聲音將梅英從夢幻般的感覺中拉了回來。抬頭看時,只見秦殤眼中閃爍著懾人的銀光,之前膝上的古琴已經不見了。再看看懷中的寶貝,他卻已經睡著,均勻的呼吸聲是如此動聽。寶貝的皮膚似乎變得更加瑩潤光澤了,那漂亮的小臉上帶著一絲甜甜的微笑。

「天才,他是絕對的天才,我的判斷沒有錯,即使他還只是剛剛滿月,卻也能感受到我琴音中真正的美妙,真是羨慕你們竹宗啊!為什麼不是在我那裡呢?現在你應該明白為什麼我會讚歎他那雙完美的小手了吧。對於一位琴師來說,左右手的小指,是禁指,本就沒有絲毫作用,後天修琴,多餘的小指多少會起到一定干擾作用。作為一名神音師,我對這些了解的太多太多了。以前曾經有個傳說,稱一個人雙手各有六指,為六指琴魔,那純粹是杜撰,彈琴,雙手八指足以。天生八指,是何等的完美啊!」秦殤有些感嘆的說道。

「大師,您究竟是……」梅英試探著問道,言語中的傲意早已經消失,並不是對方身上釋放著紫色的光芒,而是因為之前的一曲《綠水》,因為那枯木龍吟之音。

秦殤道:「我從法藍而來,如果不是因為碧空海,我為什麼會來這裡呢?本想找個弟子傳承我的衣缽,可沒想到,我心儀的天才竟然是你們竹宗的人。走吧,帶我去見你公公吧。葉離啊葉離,我們也已經有幾十年不見了,不知道你的身子骨還是否硬朗。」

梅英猛然驚醒,「您姓秦,枯木龍吟,您是琴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