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章天生八指二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2481字

秦殤右手划過,又是一道淡淡的紫光覆蓋在羊皮捲軸上,頓時,在那紫色光芒環繞之下,一行文字出現了,迪亞拉有些激動的念道:「命,紫級一階神音師秦殤,接任阿卡迪亞魔法師公會會長一職。啊,您是神音師?」這一次,迪亞拉和皮爾洛的吃驚已經變成了驚駭。

神音師,作為精神系魔法師的分支,以樂器演奏為釋放魔法的魔法師,可以說是大陸魔法師中最高貴的,但同時也是最雞肋的。因為,神音師很難修鍊到超過黃級的水準,最多也只能在戰場上起到些微鼓舞士氣的作用,一直以來,只有各國大貴族的女兒或者各個國家的公主,才會有興趣學習這門高貴而雞肋的魔法。可是,眼前這位老魔法師,竟然是一名神音師,紫級的神音師。迪亞拉實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捲軸右下角,那被銀色六芒星圍繞的蒼古符號,卻正代表著法藍七塔中的幻塔,很明顯,面前這位叫秦殤的魔法師,是經過了幻塔的考驗之後才來到這裡的。而他所釋放的紫色魔法能量又是如此的真實。

秦殤蒼老的面龐上流露出一絲回憶的神色,側身朝著西北的方向,幻塔上所經歷的一切他久久無法忘懷,那才是真正的魔法啊!

迪亞拉很快就恢復了正常,法藍的手諭是不可能被假冒的。趕忙恭敬的將羊皮捲軸捲起,送到秦殤面前,「迪亞拉,攜皮爾洛,見過會長。」

秦殤收回捲軸,道:「現在阿卡迪亞還有多少位魔法師?」

聽秦殤這麼一問,迪亞拉不禁流露出一絲苦澀的神色,「阿卡迪亞自我一下,一共有青級魔法師一名,綠級魔法師三名,黃級魔法師二十四名,橙級魔法師六十七名,赤級魔法師二百一十三名。大多數都加入到軍隊之中了,留在公會裡的,只有十幾個人而已。」

秦殤臉上流露出一絲淡淡的驚訝,「這麼少?雖說魔法修鍊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但阿卡迪亞數千萬的人口,難道就只有這三百名魔法師的數量么?我記得,其他國家的魔法師,似乎不是這麼稀少啊!」

迪亞拉嘆息一聲,道:「以前自然不是這麼少的,我們阿卡迪亞王國一向以出火系魔法師而著稱。但現在,國家的國力越來越弱,有點實力的魔法師,都去了周邊兩大帝國了,願意留下來的人,自然是……,不過,這次您來了就好了,您是以為紫級的大魔導師啊!我們阿卡迪亞,已經有數百年的時間沒有紫級的強者出現過了,我相信,我們阿卡迪亞魔法師公會一定會在您的領導下強大起來的。」雖然他的年紀已經不小了,但說到這裡,還是不禁激動起來。看著秦殤的目光甚至有些狂熱。

正在這時候,一個動聽而優雅的聲音從外面響起,「迪亞拉大師在不在?」

迪亞拉一愣,臉上流露出一絲微笑,向身邊的秦殤說了聲抱歉,這才迎了出去。一會兒的工夫,一位妙齡女子,跟在迪亞拉身後走進了大廳之中。

女子容貌極美,黑色長髮,白皙的面龐,一身碧綠色的長裙,臉型看上去略微有些豐盈,但卻並不影響她那高貴的氣質。不論是走還是站,都會給人一種筆直的感覺,似乎她那纖細的腰肢永遠也不可能彎曲似的。此時,她懷中抱著一個襁褓,均勻的呼吸聲從裡面傳出,其中的小嬰兒似乎正在熟睡。

看到這名女子,秦殤雙眼一亮,微眯的雙目緩緩睜開,眼中精光閃爍。

女子立刻就感覺到了他那灼灼的目光,秀眉微皺,眼底閃過一道青色的光芒,朝秦殤看去。兩人目光接觸的一瞬間,女子眼中的光芒頓時變得恍惚了一下,當她恢復正常的時候,不禁臉色大變,下意識的將懷中的襁褓抱緊了幾分。

迪亞拉的精神還有些混亂,所以並沒有發現這些,向那女子道:「梅英,葉重呢?他怎麼沒陪你一起來。你似乎是剛出了月子吧?」

梅英下意識的橫移半步,微笑道:「他啊,最近正在苦練鬥氣,所以我就自己來了。大師,我們的孩子已經滿月了,還要麻煩您給他祝福。」法師的祝福,是對新生兒最好的保護。級別越高的法師,祝福過的新生兒身體就會越健康,沒有魔法屬性的限制。

迪亞拉哈哈一笑,滿口答應道:「沒問題,我不是早就說過么,你們的孩子降生之後,我一定會為他祝福。哦,對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公會新任會長,從法藍來的秦殤大師。」雖然見到熟人,但他畢竟還沒有把一旁的新任會長忘記。

梅英似乎還沒有忘記剛才秦殤看她的目光,只是淡淡的施禮道:「讚美法藍,您好,大師。」

秦殤剛要開口說話,卻聽一聲嘹亮的嬰兒啼哭從襁褓中傳出,一雙白藕式的手臂,從襁褓中探了出來輕輕的揮動著,似乎要從母親的懷中掙脫出來似的。

秦殤到了嘴邊的話驟然停滯,因為他看到了梅英懷中嬰兒的那一雙小手,那雙白嫩的小手,都只有四根手指,沒有左右手的小指。從他出現在魔法師公會到現在,神色間第一次出現了大幅度波動,而且波動的程度令在場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一個箭步,秦殤就已經來到了梅英面前,蒼老的面龐激動的有些發紅,抬起顫抖的雙手,摸向那一雙春蔥般細嫩,閃爍著水晶般乳白色的小手。他那快捷的動作,看上去不像魔法師,倒像是一名戰士。

「你幹什麼?」梅英低叱一聲,腳下奇異的向後接連邁出兩步,秦殤的速度雖然不慢,但是,他摸到的卻只是一個幻影。

沒有追,秦殤的目光始終跟隨在那雙粉嫩的小手上,獃滯的站在那裡,連剛才舉起的雙手都忘記了落下,「八指,天生八指,竟然真的有天生八指的人。天才,這絕對是天才啊!」

迪亞拉被眼前的一幕嚇了一跳,趕忙上前幾步,攔在梅英和秦殤之間,焦急的道:「別誤會,別誤會,秦殤大師,您,您這是……」

秦殤畢竟是一位進階不久的大魔導師,臉上的神色緩緩平靜下來,低下頭,看著腳下那秘銀鑲嵌而成的魔法六芒星沉吟半晌後,眼中流露出一絲狂喜的光芒,雙手互擊一下,快樂的像個孩子,「讚美法藍,好,就這樣。」

抬起頭,看著梅英那提防而好奇的目光,秦殤微微一笑,不得不承認,他雖然滿臉皺紋,但考究的衣著和裝扮還是很有風度的,「梅英小姐,你今天來,是為了給你的孩子進行魔法祝福,是嗎?」

梅英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秦殤目光轉向一旁的迪亞拉道:「既然如此,就由我來給這個孩子進行祝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