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中國古琴史9

作者:唐家三少  |  更新時間:2012-12-15 12:46  |  字數:1384字

有些天沒發中國古琴史了,今天發9,明天發10,大家有推薦票、月票的,別忘記多多支持小三啊,謝謝。

虞山派

虞山派以常熟地區一個不大出名的皮山而得名。虞山之下有一條河叫琴川,嚴澂組織的琴社用了琴川社的名稱,所以也稱琴川派。常熟地方的琴人很多,有過徐門的影響。徐和仲的父親徐夢吉,號曉山,曾在常熟教過書。以後又有過一個著名琴師陳愛桐,嚴澂就是向他的兒子陳星源學琴的。據說嚴澂還向一個不知名的樵夫學過琴,嚴澂為樵夫起了一個名字叫徐亦仙。嚴澂繼承了當地的琴學,又吸收了京師的名手沈音的長處。用他自己的話說:以沈之長,輔琴川之遺,亦以琴川之長,輔沈之遺。綜合諸家之長,形成了風行一時的虞山派。後人概括虞山派的特點為:清、微、淡、遠的琴風。虞山派又稱熟派,是明、清之際最有影響的琴派。

《松弦館琴譜》為虞山派代表性的琴譜,是在嚴澂主持下,由當地能手趙應良等編訂成集的。所收二十二曲都是嚴澂自己彈過的琴曲,共中包括沈音所作的《洞天春曉》、《溪山秋月》等。從1614年初版到1656年曾多次再版,曲目陸續增為二十九首。這個《松弦館琴譜》一度被琴界奉為正宗。嚴澂提倡的清、微、淡、遠。也被當作是最理想的琴曲演奏風格。其實,這只不過是當時士大夫階層的好尚,在琴曲表現上是很有局限性的。象陳愛桐所擅長的《烏夜啼》、《雉朝飛》、《瀟湘水雲》等優秀作品,因為它的節奏急促;不符合嚴澂的口味,就被拒絕收入《松弦館琴譜》,後來徐青山收編琴曲時,改正了這一偏向。

嚴澂寫有一篇《琴川譜匯序》,收在《松弦館琴譜》中,可以看作是虞山琴派的綱領。它主張發揮音樂本身的表現力,而不必藉助於文詞;認為音樂表達感情有其獨到之處,是文詞所不及的。蓋聲音之道微妙圓通,本於文而不盡於文,聲固精於文也。文章針對當時一度風行的琴歌,進行了抨擊。認為違背了琴歌的傳統。由於嚴澂的大聲疾呼,適時進行中肯的批評,一時琴道大振,改變了這種狀況,虞山派受到了人們的尊重。

徐青山的琴學和嚴澂同一淵源,也是來自陳愛桐。他曾向愛桐的兒子陳墾源學《關睢》、《陽春》,又向愛桐的人室弟子張渭川學《雉朝飛》、《瀟湘水雲》。徐青山和嚴澂既是琴友又是師兄弟,但他們的演奏風格卻不盡相同。徐青山並不反對快速的曲目,從而豐富並發展了虞山派的琴風。清代初年的胡詢龍,在《誠一堂琴譜》的序言中,總結了他倆人對虞山派琴學的貢獻:嚴天池先生興於虞山,創為古調,一洗積習,集古今名譜而刪定之。取其古淡清雅之音,去其纖靡繁促之響。其於琴學最為近古,今海內所傳『熟操『者也。青山踵武其後,稍為變通。以調之有徐者必有疾,猶夫天地之有陰陽,四時之有寒暑也。因損益之,入以《雉朝飛》、《烏夜啼》、《瀟湘水雲》等曲,於是徐疾咸備,今古並宜。天池作之於前,青山述立於後,此二公者,可謂能集大成,而抉其精英者也。

徐青山所傳的三十多曲,經他的弟子夏溥在清康熙十二年,編印為《大還閣琴譜》,即原來的《青山琴譜》。他還寫有《溪山琴況》共二十四條,系統而詳盡地論述了演奏要求,是關於琴的美學理論著作。這一著作被認為是發展了宋人崔遵度清麗而靜,和潤而遠的學說。

虞山派的重要琴著包括:《松弦館琴譜》、《大還閣琴譜》等。代表琴曲:《秋江夜泊》、《良宵引》、《瀟湘水雲》等;藝術風格:清微淡遠,中正廣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