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93章.短兵相接的前奏

作者:為誰半面妝  |  更新時間:2019-01-13 14:29  |  字數:3601字

高寒山這個時候也不顧武宗的身份了,迫不及待的鑽入岩漿海中,但是半天也沒有找到莫問的蹤影,前後不過是眨眼的工夫,一個大活人居然就失蹤了。

「那小子……怎麼做到的!」

高寒山陰沉著臉,懸浮在半空中,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更多的卻是尷尬。

畢竟他之前篤定了莫問逃不了,結果卻在眼皮底下被他逃走了,怎麼回事他都還沒有弄明白。

高家幾個老頭在周圍搜索了一圈,一個個都搖頭嘆氣,面面相覷,還真沒有找到莫問,那小子躲到什麼地方去了?

幾個人都是武者界的頂尖強者,更是有一個武宗,居然被一個小少年在眼皮底下溜掉了一世傾情-我心尋月。

「祖父,莫問呢?」

君無淚剛飛出岩漿海,便發現自己的祖父與幾位爺爺紛紛鑽入了岩漿海中,不明白什麼情況的他立刻有下入岩漿海,一路游到高寒山身邊。

他也沒有料到,莫問居然真的從高家一群頂尖強者手中逃走了,一點蹤跡都找不到了。

莫問有什麼能耐,他也不是很清楚,不過宮碧落似乎說過,這個人有點不同尋常,很是神秘。

「這裡沒有你的事。」

高寒山反手就是一巴掌,一股力道直接就把君無淚抽飛了出去,身軀像是一顆炮彈,眨眼就消失在眾人視線中。

可憐君無淚在不到一刻鐘的時間內,先後被自己祖父抽飛了三次。

高家幾個老頭忍俊不禁,他們自然知道,高寒山在拿君無淚泄氣,不過這個時候,他們可不敢笑出來。

堂堂一代武宗,高家的族長,這一回臉可丟大了。

再三搜尋了一番。依舊沒有發現莫問的蹤跡後,高寒山才板著臉飛出了岩漿海,他的心情顯然不怎麼好。

「祥臣這小子,實在太不像話了,這麼重要的事情,居然隱瞞著我們。」

「就是,回頭必須好好修理修理他。」

……

君無淚飛上岩漿海面,聞言苦笑了一聲,他已經夠倒霉了,這一會兒莫問逃走了。幾個老頭恐怕會把氣往他頭上撒。

「你過來。」

高寒山對著君無淚招了招手,面沉如水的道。

君無淚吞了一口唾液,戰戰兢兢的走到自己祖父面前,生怕祖父一不高興,再把他拍飛了。

「把關於莫問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與我說一遍。」高寒山淡淡的道。

「我知道的也不多……」

君無淚無奈,只能把知道的都全部都說了出來,不過他知道的也不多,三兩句話就交代了清楚。

「宮丫頭也知道他的身份。而且兩人關係很不一般?」高寒山問道。

「嗯,莫問與宮碧落關係很不一般。」

君無淚點點頭,他自然能看出,莫問與宮碧落的關係已經不是尋常的男女朋友關係。

「原本我想把你和宮丫頭撮合在一起。可惜你小子不爭氣。」

高寒山自然能聽出,君無淚嘴裡的不一般什麼意思,頓時冷哼了一聲。高家與宮家乃是世交,宮家沒有出事之前。兩家之主都有把兩人撮合的心思,可惜之後發生的一系列變故,令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事後高家有心把宮碧落留在高家保護起來穿越之盛世修仙。可惜那丫頭不同意,此事只能不了了之。

君無淚苦笑不言,感情這東西,怎麼能強求,宮碧落從來就沒有喜歡過他。

「這個莫問,倒是很不簡單……」

高寒山背負著手,目光無盡岩漿海,不知在想什麼。

原本,他只是想測探一下莫問的能力,卻不想,這個少年的本事,一次又一次的超出他的意料,最後達到了他都震驚的地步。

絕對技巧,一個少年的武學造詣,居然能高到這種程度,那是什麼層次的東西,身為武宗的高寒山隱隱有了一些猜測。

畢竟一名武宗,已經便是武者中最巔峰的存在,再往前一步,便是另外一個世界。

雖然對武宗來說,化仙依舊很渺茫,但多少知道一點化仙之後的事情。

入道武學,只有傳說中,武者化仙成功之後,才能接觸的入道武學,才有這樣的效果。

否則一個少年,不可能對他造成絕對技巧的壓制。

傳說中的入道武學,那又怎麼可能!難道莫問已經化仙了么?

高寒山此時依舊深深的感到震驚,心緒像是海浪一般不斷翻滾,從莫問身上,他看到的光芒令他都感到害怕。

這樣的少年,一旦成長起來,那簡直不可想像。

高寒山雖然轉念間思緒萬千,但身為一名武宗,內在修為自然不一般,外人根本看不出什麼變化。

「大哥,莫問這事……」

那個穿著灰袍的老者面色凝重的問道,這事對高家來說太重要了,怎麼對待這個突然出現的明教傳人,乃是關係到高家未來的抉擇。

「我們高家幾百年來,一直都希望光復明教,原本我以為沒有什麼希望,但現在,我想希望終於來了。」

高寒山長長出了口氣,目光前所未有的明亮。

「可是,反明派的力量太強,幾百年來我們一直處於下風,即使那個莫問天縱奇才,但一個人的力量追究有限,一個不慎,很有可能令我們高家損失慘重,當年宮家便是……」

說道宮家,那個發言的高家元老驀然沉默了下來,面色很是陰沉。

誰都知道,當年宮家的滅亡,與反明派有關。以宮家當年的強盛,區區幾個主空間的武者宗門,自然不可能滅了宮家,一切都是因為反明派在背後操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