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十三章 燕兒

作者:岳洋  |  更新時間:2019-01-13 07:37  |  字數:3324字

鄔二娘趕回芙蓉湯館,喘息未定就將蘇員外的一席話學於一幫藝人。聽說還要為蘇員外暖腳,

女藝人們一下子炸開了鍋:

「還不是老娘這個部位給他暖腳,這廝好不要臉。」

「暖到血液循環,多久才算血液循環?想想都噁心。」

「虧這廝想得出!不賺此等齷齪的銀子也罷。」

芙蓉湯館的女藝人們還挺要面子的。

鄔二娘坦陳相告:蘇員外給出的出館費是平時的三到四倍,除此之外,還有重禮相謝,併當場兌現。

女藝人們瞬時鴉鵲無聲。

一陣短暫的沉默後,有幾個姐妹擋不住誘惑,小聲應允,最後願意服侍的姐妹越來越多,只剩下新來的燕兒咬緊牙關死不開口。

海裳一去不歸,鄔二娘肉痛要死,她四處物色一個能代替海裳的花魁。踏破鐵鞋無覓處,燕兒賣身葬父,自己把自己賣到芙蓉湯館。

燕兒要模樣有模樣:水靈靈一雙大眼睛,顧盼生輝;紅粉粉一張臉,燦若桃花。要身段有身段:柳腰盈盈一握,風姿綽約;步履處暗香流動,銷魂蝕骨。

更令人稱絕的是,燕兒自帶才藝,吹拉彈唱樣樣精通。一手琵琶技驚四座,一曲高山流水冠壓群芳。

如此美人兒,自然招蜂引蝶。不少風流公子紈絝子弟為之折腰,奇怪的是無論他們開出多高的「纏頭」,送多重的「花紅」,燕兒總是愛理不理。

既來之則安之。湯館有湯館規櫃,燕兒有燕兒的條件,只要客人附合她這個條件,一切都好商量。

一切都好商量的意思:不管你長得風流倜儻還是醜陋不堪,不管你腰纏萬貫還是一貧如洗;無論吟詩附琴還是輕歌曼舞,無論飲酒賞月還是共渡良宵。主隨客便,燕兒都會笑臉相迎。

這下貴客們不談定了,紛紛要求芙蓉湯館公布燕兒條件。

燕兒的條件說起來很簡單:男人的右腳底必須長有一粒黑痣,狀如蠅頭大小的黑痣。

這個條件讓歡場男子摸不著邊際。

長著一粒黑痣大有人在,別說一粒,哪怕全身長滿黑痣也不足為奇。問題是偏偏要長在腳底,別說蠅頭大小,哪怕是一粒針大的人又有幾個?

「燕兒姑娘居心何在?」貴客們沖著鄔二娘罵了起來,罵歸罵,卻不敢胡來。

傳聞京城巡捕再度成立,唯一一位捕花海裳還出自芙蓉湯館。海裳所在的雲道牌捕快將整頓藏污納垢的風月場所,芙蓉湯館首當其衝。

鐵尺子的滋味嘗不起!湯館何處無芳草,打燕兒主意的客人壓下心頭的慾望,轉覓其他目標。

鄔二娘急了,對著燕兒拉長了臉:「燕兒分明刁難客人。要是半年一年沒一個腳底長黑痣的客人上門咋辦?你讓二娘坐吃山空嗎?」

燕兒掩著嘴笑,笑夠了拉著鄔二娘的手道:「四海之大,無奇不有,二娘等著瞧好了。」

京城流行一句話:「一入芙蓉館,就是劉禪住魏國,樂不思蜀。」芙蓉湯館有琴房、棋室、書屋、畫堂、酒閣。客人浴後,無論聽琴、對奕、賦詩、描繪、飲酒都有女藝人作伴。

燕兒既不彈琴,也不下棋;既不作畫,也不喝酒。她在等,她有等的資本。

說稀奇真稀奇,半個月後,還真有一位自稱腳底長著一粒黑痣的客人登門拜訪鄔二娘。醉翁之意不在酒,拜訪鄔二娘是假,拜訪燕兒才真。

鄔二娘不是個省油的燈:「哼!我才不管你有痣無痣,先過老娘這關先說,有錢的先扒下一層皮,無錢的一腳趕出芙蓉湯館。」

客人貌不起眼,卻經得起刮。至於鄔二娘颳了他多少兩銀子成了一個秘密,反正燕兒允許他進了她的私房,反正他在燕兒的私房住了三天三夜。

三天三夜過後,客人心滿意足離開了芙蓉湯館。

這以後,再也沒有一位腳底長黑痣的客人出現。

鄔二娘見眾姐妹願出館,唯獨燕兒一語不發。鄔二娘想想不差她一人,便趕在天黑之前和蘇員外達成交易。

※第二日午後,蘇員外準時來到雅室。湯館藝人琦琦早早泡好舒筋活洛湯,等候多時。

雅室散發著一股淡淡的中藥味,養心安神。水溫適宜,理氣解郁,舒筋活洛湯果然名不虛傳。

泡好足,進入暖足程序。琦琦過來坐在蘇員外的對面,人還未坐穩,蘇員外的一雙腳便往琦琦的懷裡亂拱。琦琦見過急的,沒見過這麼急的,一張俏臉霎那間變得彤紅。

蘇員外雙腳探索著,腳掌準確無誤地擱置在

琦琦趕忙脫下外衣,蓋住蘇員外的腳後背,既保暖又免除雙方尷尬,一舉兩得。蘇員外心中暗暗稱讚她的聰慧。

茶几上的熱茶未冷,蘇員外的一雙腳暖意融融,四肢百骸舒暢,說不出的放鬆。

琦琦的出館費「花紅」已事先支付給鄔二娘,私下的「體己錢」,蘇員外說到做到。他從貼身處掏出一塊通體碧綠的翡翠,遞到琦琦手心。琦琦觸摸之下,手感甚好,收起,滿面春風。

蘇員外心裡想著,琦琦要是得知他送給她的翡翠,是宋夫人古玩店裡的膺品,會不會殺他的心都有?

※琦琦回到芙蓉湯館,姐妹們團團將她圍住,讓她說說都發生了什麼?

琦琦紅著臉,吞吞吐吐道出給蘇員外暖足的經過。

姐妹們聽了後大罵蘇員外不是個東西。琦琦拿出翡翠,道:「還不是為了它。」

翡翠玲瓏剔透,發著幽幽碧光。

姐妹問:「是蘇員外賞賜的?」

琦琦點了點頭。

姐妹們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