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37章 晏清都的身世(加更)

作者:秋苑鹿  |  更新時間:2019-01-11 19:50  |  字數:2686字

晏清都剛提起筆,晏老夫人便低喝道:「清都!」

祝東顏像抓住了救命稻草,爬到她腳邊哀求道:「奶奶,我不想離開晏家,求您了……」

「糊塗!」祝老夫子放聲大哭道,「我怎麼生了你這麼個不要臉的冤孽東西!」

晏瀛洲也止住晏清都落筆,「大哥且慢。」

晏老夫人俯身摟著祝東顏的肩,落淚道:「苦命的孩子啊,是我們晏家對不起你。」

「一人做事一人當,」晏清都拂開晏瀛洲的手,「是我負了她,和晏家無關,有什麼儘管沖著我來。」

阮思看不下去了,冷冷道:「夠了,當爹的只顧鬼哭狼嚎,做丈夫的又凈會逞英雄,自己不嫌難堪么?」

晏清都先是一愣,隨即怒目圓瞪道:「與你何關?」

「吵到我了。」

祝老夫子和晏清都的臉色青一陣白一陣的。

阮思上前扶起祝東顏,讓她在一旁坐下,說道:「你們翁婿掐架隨意,但誰也不能拂逆我大嫂的意思。」

祝老夫子老淚縱橫,仍橫眉怒斥。

「無知小兒,口出狂言!」

「女子在家從父,出嫁從夫,莫說平日的一言一行,就連是死是活都由不得自己。」

阮思反駁道:「放屁!大嫂她先是祝東顏,然後才是你女兒,他的妻子,你們連這個都不懂嗎?」

祝老夫子直搖頭道:「朽木不可雕也,孺子不可教也。」

「大嫂,」阮思看向祝東顏,懇切地說,「你要是不把你心裡想的說出來,就沒人知道你在想什麼。」

「那就更不會有人在意你的想法,不會有人在乎你想要的是什麼。」

阮思深深地看著她,「大嫂,你真的甘願一輩子逆來順受么?」

祝東顏雙目一闔,兩行清淚潸然而下。

「一派胡言!」祝老夫子踉蹌了幾步,指著阮思怒道,「你這無恥女子休要教壞我顏兒!」

晏瀛洲睨著他,冷冷道:「夫子慎言。」

祝老夫子轉而瞪著晏清都道:「還磨蹭什麼?快簽啊!」

晏清都面無表情地提起筆。

晏老夫人氣急攻心,褪下腕上戴的珠子,用力朝他臉上扔了過去。

「啪!」

那串鴿血紅的瑪瑙珠子砸在晏清都面前。

「不肖孫!你敢……」晏老夫人一口氣咽在胸口,嗆得一陣猛咳說不出話來。

祝東顏忙起身去為她撫背順氣。

「奶奶,奶奶不要動氣……」

晏瀛洲也對祝老夫子說:「我奶奶年事已高,受不得刺激,夫子請回吧,晏家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

阮思瞪了他一眼道:「晏瀛洲你……」

他對阮思使了個眼色,命人送祝老夫子先回去,又轉頭看向晏老夫人。

「奶奶,孫兒扶您回房歇息吧,大哥和大嫂的事,讓他倆心平氣和地談過再說。」

祝東顏感激地點點頭。

晏清都卻沉聲道:「不必麻煩,我今日放過她,何嘗不是放過我自己?」

聽了她的話,祝東顏兩眼一黑,搖搖欲墜。

晏老夫人邊咳邊瞪著他,半晌才怒道:「我晏家從來不出負心漢!」

「我從未對她動過心,又何來負心?」晏清都冷笑道,「何況,我一直都不想姓晏!」

「大哥!」

「清都!」

晏瀛洲和晏老夫人齊呼出聲,阮思和祝東顏對視一眼,皆是不解。

晏清都手中的毛筆「咔嚓」一聲斷作兩截。

他哈哈狂笑道:「好笑!我雖身為男兒,和她又有什麼分別,處處受制於人,哪有片刻暢快?」

祝東顏雙眼盈滿淚水,喃喃道:「相公你這是何苦?」

「何苦?」他仰面狂笑一陣,「你怎麼不問問晏家老夫人,當年何苦同意收養我?」

阮思猛地想起,晏老夫人對她說過,晏家僅剩晏瀛洲一脈了。

晏老夫人的臉色變得極為蒼白。

「你……二十年了,你還在怨老身么,怨我當年要讓你改名換姓,隨了晏家?」

「二十年,哈哈,我一天都沒有忘記過,我是個外人,老夫人的孫兒只有小洲,哪有清都?」

晏瀛洲冷聲道:「大哥,你我情同手足難道有假?」

「好弟弟,」晏清都拍了他一把,苦笑道,「但我不是你家的人,白受了你家二十年的恩。」

晏老夫人拭淚道:「清都,奶奶今日就當你沒講過這些話。」

「奶奶?」他的笑容漸冷,「這二十年來,我的前途我的婚事,全憑奶奶做主,還不夠嗎?」

晏老夫人啞然。

當年,晏清都想進京考武舉,是她怕以前的舊怨東窗事發,極力勸阻他留在縣衙當衙役。

再然後,他不願娶祝東顏,又是她不肯退讓,執意為他娶回這房妻子。

晏清都雙眼血紅,冷然笑道:「奶奶,我這輩子唯一違抗過您的那次便是脫下公服,出去闖蕩江湖。」

「難道,如今您還要把我往絕路上逼嗎?」

晏老夫人默了默,拉過祝東顏,垂淚道:「東顏是個好孩子,她是無辜的啊。」

「我也是,但誰又可憐過我呢?」晏清都扔下手中的斷筆,「說吧,你們還想怎麼樣?」

晏老夫人唉聲嘆氣,拍了拍祝東顏的手,示意她自己說。

祝東顏面露怯色,看了阮思一眼,見她鼓勵地點點頭,這才稍微拾起些勇氣。

她第一次,為自己站出來,平等地站在晏清都面前,直視他的雙眼。

「我……」祝東顏攥緊衣角,「我想要……」

她原本想說,只想照顧他飲食起居,陪他走過山山水水,但話到了嘴邊卻覺得不自量力。

從出生到現在,她從未離開過清河縣。

那雙三寸金蓮走過的路,不及晏清都這幾年走過的長。

祝東顏突然感到力不從心,無法放縱自己任性,更不想成為晏清都的負擔。

「一個孩子。」

此言一出,晏老夫人驚異不已,阮思也啞然無話。

晏清都定定地盯著她,問道:「只是如此?」

祝東顏掐住手心,堅決地點頭道:「是。」

「那好,」他回頭盯著晏老夫人道,「我遂了她的願,晏家便肯就此放過我嗎?」

晏老夫人長嘆一聲,揉著額角不再說話。

晏清都不顧身上的傷,一把撈起祝東顏,打橫抱在懷裡。

「你做什麼?」祝東顏驚叫一聲。

晏清都面帶嘲諷地笑道:「呵呵,你想要什麼,我就給你什麼。」

說著,他抱著祝東顏轉身就走。

阮思驚得呆了呆,晏老夫人嘆道:「罷了,顏兒是個好妻子,清都不是壞人,他會明白的。」

晏瀛洲吩咐丫鬟扶奶奶回房,見阮思追了幾步,獃獃愣愣地杵在門口。

「夫人。」他的神色陰晴不定,「跟我回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