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30章 追不到

作者:秋苑鹿  |  更新時間:2019-01-11 19:50  |  字數:2927字

台下眾人一聽,頓時炸開了鍋。

「真有那麼好的事,讓我們在這個天仙似的小娘子身後撒開腳丫子去追?」

「你敢啊?我可不敢去,讓那冷閻羅知道了還不把你腿打斷?」

潑辣些的婦人揪著自家男人耳朵罵道:「得了吧你吶,追三條腿的兔子都追不上呢!」

銀瓶兒帶人在台前擺出一張香案,捧出香爐插了一支線香。

「諸位,請看那邊。」

眾人隨阮思看向街道另一端,那邊好幾里地皆是賣小吃的,本地人都熟悉得很。

很快有人在小吃街上灑了一層厚厚的煤灰。

竇一鳴翻身下台,踩了一腳煤灰,又回到台上抬起腳底給眾人看。

「大家看好了,只要腳沾了地,立馬就得沾一鞋子的灰回來,這可抵賴不得。」

台下有人問道:「怪了,又要比誰跑得快,又不準腳著地,那還能怎麼玩?」

「飛檐走壁。」阮思笑道,「今日比的是輕功,又要快又要穩。」

竇一鳴指著小吃街盡頭說道:「那邊有家賣酒釀丸子的還開著呢,起點在這,終點就在那。」

第二輪的規則就是,從線香點燃那一刻算起,比試者腳不沾地,去買一碗酒釀丸子來。

比試者端著丸子重新回到擂台上時,才能掐斷線香,期間一滴湯水都不能灑。

台下眾人倒吸了一口涼氣。

「啥?這不是為難人嗎?」

「湯湯水水的,用廣口碗平白端著都會不慎灑了,跑起來誰還控制得了?」

有人帶頭起鬨道:「莫不是晏家二夫人不想給銀子,要找借口讓大傢伙知難而退?」

銀瓶兒將那盤金元寶端過來,阮思隨手取了一隻,押在香案上說:「我押我自己。」

下面的人顧不得抱怨,全都直勾勾地盯著那錠金子。

竇一鳴問道:「有人要來挑戰我嫂子嗎?」

台下跳出個年輕男人,模樣猴精猴精的,怪笑著問道:「只要腳不沾地就行了嗎?」

見竇一鳴點了頭,他立刻衝出人群,牽來一輛破破爛爛的驢車。

「我這驢子跑得可不比女人慢。」

此話一出,眾人都哈哈大笑,等著看阮思要怎樣收場。

阮思淡定地笑道:「可。」

那趕驢車的男人見她沒羞紅了臉,反倒覺得無趣,摸出幾個銅板說:「我就押這些。」

旁人鬨笑道:「你個沒出息的東西,明明穩贏,怎的不多押幾塊銀子?」

「就是啊,她一個弱不禁風的小娘子能會什麼武功,還不是專門出來唬人的?」

驢車漢子大聲道:「我就剩這點家底了,你們倒是押我啊,贏了的銀子咱們一起分。」

有個黑臉矮子一把搶過汪老拐的拐杖說:「喂,你們誰再弄只拐杖借我用用?」

竇一鳴笑道:「你雙手拄著杖,哪還有手端酒釀丸子?」

那人愣了一下,覥著臉道:「我用嘴叼著不成嗎?」

看台上,鍾二爺對他身邊的美少年說:「去,陪晏夫人熱鬧熱鬧。」

那少年行了一禮,從懷裡掏出好幾塊銀子押在香案上,「算我一個。」

阮思回頭睨了他一眼,鍾二爺遙遙舉杯道:「老夫以茶代酒,先祝晏夫人旗開得勝。」

她不動聲色地站到台前,和幾人並肩站到一起。

「依老夫拙見,你們各自分開跑沒個看頭,不如多端幾隻香爐來,一起出發豈不更刺激?」

荀縣令抹了把汗道:「聽到沒,還不快照做。」

等一切準備就緒,銀瓶兒領人一起點燃四支線香。

驢子嘶鳴著撒開蹄子跑了起來,矮子腋下夾著拐杖,蜷起腿吊在半空中,也奮力往前挪。

阮思和那少年的身影已落在幾丈開外。

一白一青,快如閃電,幾個縱躍已飛掠到街旁瓦肆上。

人群中不時爆發出陣陣驚嘆。

「噢喲,晏家二少奶奶還真是個仙女。」

「人呢人呢?怎麼眨個眼就不見了?」

「那邊呢,」有眼尖的指著匾額旁的一抹白影道,「晏家鋪子蓋著紅布的匾額後頭。」

阮思在匾額旁引足了目光,這才飛身躍開,去追暫時領先的那名少年。

下面的驢車在煤灰上艱難地跑著,不斷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

那夾著雙拐的從旁邊過,忍不住回頭笑道:「哥們你這車快散架了吧?」

趕驢車的沒好氣道:「去去去,你在這裝什麼瘸子?」

兩人拌嘴間,阮思和那少年已各端了一碗酒釀丸子,踩著屋頂圍牆往回趕去。

竇一鳴看得瞪大雙眼,「瓶兒姐姐,原來我嫂子的輕功那麼好啊。」

銀瓶兒抿唇笑道:「我家小姐自幼學的就是這些保命的功夫。」

竇一鳴咂嘴道:「好本事,改天一定要讓嫂子指點我……咦,她怎麼又往那邊去了?」

阮思明明領先那少年好幾丈,但她偏偏折身落到剛才的匾額上。

匾額上的大紅綢子被風微微吹起。

她衣袂翩躚地立在匾額旁,一襲白衣柔軟如雲,引得所有人仰頭看去。

「欸?這裡什麼時候要新開家店不成?」

「我瞅著好像寫著個什麼『記』,這是誰家的鋪面啊?」

眾人剛說了幾嘴,便有人驚呼道:「快看!鍾二爺家的少年要贏了!」

那少年從屋頂上飛身而下,像飛鳥一樣,急促地朝擂台俯衝而去。

「這這這!」竇一鳴驚得合不攏嘴,「嫂子,快啊!」

說時遲,那時快。

少年剛落到擂台上時,阮思搶先一步掠過他身側,第一個掐斷了線香。

那少年愣了片刻,匆匆掐斷另一支線香。

眾人又看另外兩人,那夾著雙拐的叼著碗,搖搖晃晃地往回挪。

趕驢車的端著碗拚命催那驢子,但驢子倔脾氣突然上來了死活不肯走。

拄雙拐的經過他身邊,一時得意,張嘴大笑起來。

嘴裡叼的那隻碗便哐啷一聲掉在地上,裡面盛的丸子灑了一地。

他驚叫一聲,癱坐在地,那趕驢車的笑得前仰後合。

驢子被他的笑聲一驚,撒開蹄子拚命往回跑,一路橫衝直撞,嚇得他捂緊懷裡的碗。

「好傢夥,你慢點啊別跑那麼快,要灑出來了……」

驢子哪裡肯聽他的,咚的一聲絆在石坎上,那輛破驢車也被撞散了架。

趕驢車的四腳朝天地摔到一旁,手裡的酒釀丸子潑了那驢子一身。

「好了,」鍾二爺說道,「將那兩支香取來比一比短長,看看晏夫人和我家下人誰更了不得。」

他語帶嘲諷,竇一鳴哼了一聲,說道:「不用比了!我家嫂子先回來的。」

鍾二爺卻搖頭道:「萬一晏夫人那支香埋得淺,我家下人那支埋得深,豈不虧得很?」

眾人伸長脖子去看,兩支香僅有毫釐之差,隔得遠些看上去竟像一樣長。

「縣令大人,不妨由你親自去看看。」

荀縣令只得點頭應了,顫顫巍巍地走上前,俯身去查看兩支香的長度。

隔了半晌,他小心翼翼地說道:「本官眼拙,看著就跟沒差一樣,要不這局算平局?」

鍾二爺冷笑道:「荀大人明察秋毫,何時眼拙過?」

他只得硬著頭皮將腦袋往香爐邊去湊。

一陣風過,香爐里的灰被帶起不少,荀縣令吸進一口灰,忍不住朝著香打了個響亮的噴嚏。

「阿嚏!」

下一瞬,香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