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27章 願者上鉤

作者:秋苑鹿  |  更新時間:2019-01-11 19:50  |  字數:2543字

阮思早已和晏清都商議過了,命金鈴兒帶封紹宇去見他。

銀瓶兒有些擔憂,說道:「小姐,我看那位晏大爺粗豪衝動,瘋子與他脾氣相近,怕是……」

……瘋起來誰也拉不住誰。

「無妨,我夫君那位大哥的武功路數大開大合,正適合瘋子那種不要命的去練。」

她只希望,這一個多月下來,封紹宇能小有所成,至少招架得了尋常武夫。

阮思望著院子里的花草,發了一會兒呆,對銀瓶兒笑道:「為我挑件衣裳,我去看看荀夫人。」

自從荀夫人出事後,她就一直閉門不出,連縣衙里的人都很少見到她。

阮思命銀瓶兒上街稱了些瓜子花生,撿了只捧盒裝好,一併帶上來拜訪荀夫人。

荀縣令剛回家,見是阮思來了,唉聲嘆氣道:「我夫人與你素來要好,你進去陪她坐坐,莫惹她難過。」

「我曉得,」阮思點頭道,「我盡揀些高興的事說給姐姐聽。」

荀縣令回房換衣服去了,丫鬟打起簾迎阮思進屋。

阮思扶著銀瓶兒的手,剛走進那間屋子去,便聽到一陣噼噼剝剝的脆響。

屋內光線昏暗,門窗都用帘子封嚴了。

她緩緩在椅子上坐下,隱約聞到一股怪味,眼睛半晌才適應室內的昏暗。

只見荀夫人蓬頭垢面地坐在上首,精神渙散得好似隨時都會睡著,但手裡的瓜子卻一直沒斷過。

她一面打著瞌睡,一面飛快地磕著瓜子。

那張蒼白乾裂的唇里,不時噼啪吐出幾塊瓜子皮,吐得不夠遠的便沾在她的裙子上。

阮思從未見過荀夫人如此邋遢。

「妹妹,你來啦。」荀夫人終於跟她打了個招呼。

阮思示意銀瓶兒將捧盒送上去,笑道:「姐姐嘗嘗看,這是今日新炒的瓜子。」

荀夫人「嗯」了一聲,抓了一把瓜子捧在手裡,繼續噼噼剝剝地磕著。

阮思也不覺得尷尬,笑道:「再過個把月就是端午了,也不知道這邊可有什麼特別的風俗?」

「窮鄉僻壤,」荀夫人邊吃邊說道,「能有什麼好的?還不是各家關起門,回去吃粽子喝雄黃酒。」

見她多少肯說幾句話,阮思心中稍安,笑道:「難得遇上節慶,要是有些好玩的就好了。」

銀瓶兒也笑道:「在桃花郡的時候,每年都有划龍舟舞獅,小姐去往年熱鬧慣了吧?」

「我今年剛嫁過來,也找不到個玩處,」阮思說,「幸好和姐姐投緣,今年一起熱鬧一下可好?」

荀夫人是個愛熱鬧的,但前幾天丟了臉面,現在怕見人得很。

聽阮思這樣說,她原有些躍躍欲試,但又猶豫道:「罷了,我這糟心模樣,哪見得了人?」

「姐姐說的哪裡話?」

阮思給銀瓶兒遞了個眼神,她立刻會意道:「我家小姐特意置辦了好些胭脂水粉想送給夫人呢。」

饒是心情鬱結,荀夫人拿慣了好處,一聽有便宜可占,仍然忍不住看了過來。

「我想著,端午節要是有個什麼慶典,我們姐妹倆好好打扮一番,親親熱熱地去逛街豈不很好?」

荀夫人的神色一黯,搖頭道:「這種窮地方能有什麼玩的?」

「要是沒有,我們自己辦一個如何?」阮思趁熱打鐵道,「我有個主意,姐姐且聽聽看。」

她將自己的打算和盤托出,說是想趁著過節,在縣城裡擺了擂台,邀百姓一同押寶逗樂。

荀夫人磕完手中的瓜子,拍了拍衣服,道:「擺擂台得花不少銀子吧?」

阮思笑道:「我娘家給的梯己倒也還夠,只要能過得熱鬧歡騰些,出幾兩銀子算什麼?」

荀夫人似是來了興趣,但目光閃爍不定,「我家老爺為官清廉,家裡可不如你寬裕。」

銀瓶兒心中好笑,勸道:「夫人放心,我家小姐還怕您跟她搶,不讓她好好招待您呢。」

阮思也說:「是啊,我初來乍到,百姓都不認識我,擺個擂台還不是跟擺地攤一樣無人理睬?」

「但只要有荀夫人和荀大人坐鎮,當個貴客與我壓場子,旁人自然擁上來搶著沾福氣。」

荀夫人原本也耐不住冷清,這幾日出門出得少了自己難受得慌。

她一想到酒樓受辱,雖沒讓賈善得逞,但面子一應沒了,又怕拋頭露面遭人恥笑。

阮思看出了她的顧慮,勸道:「我看啊,姐姐不僅要去,還要風光體面地去。」

「荀縣令是一方父母官,姐姐身為縣令夫人,哪會失了主母風範,讓那些眼瞎的看低了去?」

荀夫人扔開瓜子,似在猶豫。

「姐姐你想,擂台上儘是些男人鬥來鬥去,取悅我們女人,女人同樣拿男人當個樂子看。」

「好,等老爺來了,我同他說一聲。」

荀夫人拍掉裙子上最後一片瓜子皮,臉色比早些時候好了很多。

荀縣令見他夫人又開始說笑,心中自然欣慰,荀夫人說什麼他都一併笑眯眯地應著。

他親自問了阮思,得知她要設下數重關卡做賭局,將贏來的銀子分四成給他,更是笑得合不攏嘴。

「弟妹客氣了,我怎麼好意思拿?」荀縣令搓手道,「交給我夫人就好。」

距離端午還有不到一個月。

晏瀛洲和她約定的日子也近了。

阮思吩咐下去,緊鑼密鼓地準備著,命人在縣裡大肆宣揚端午擂台的事。

晏家鋪子前方的空地上,很快有人搭起高高的檯子。

那條路人來人往,不少臨街鋪面的掌柜夥計都揣著手,站在門口等著看熱鬧。

「聽說啊,這回還要設賭局,一個銅板也收,一兩銀子也收,凡是贏了都加倍奉還。」

「我說這靠得住嗎,誰來坐莊啊?莫要卷了銀子調頭就跑。」

「想什麼呢,據說荀縣令和他那個厲害老婆也要來,管他誰搭的檯子,到頭來跑得掉嗎?」

……

清河縣難得有件熱鬧事。

街里街坊早就傳遍了,個個掰著指頭數日子,伸長脖子等著過端午。

阮思又賠錢又賠人,張羅著要在縣裡擺擂台,她手下那幾個漢子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

封紹宇領人來幫工時,叼著根木釘回頭問她說:「大當家的,你這是唱的哪一出啊?」

阮思繞著檯子巡視了一圈,微笑道:「願者上鉤。」

「姜太公啊,我聽我老娘說過故事的。」封紹宇仍然一臉困惑,「但你搭檯子哪能釣得到魚?」

「魚兒不咬鉤,我就讓他不得不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