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20章 何為女德

作者:秋苑鹿  |  更新時間:2019-01-11 19:50  |  字數:2591字

阮思剛跨進門檻,就看到祝東顏掙扎著,被幾個丫鬟拚命攔住。

「放開我!我連這名節也保不住,你們讓我死了算了!」

「大嫂這是做什麼?」

阮思嚇了一跳,搶步上前去扶她。

祝東顏的雙眼紅腫如桃,髮髻凌亂覆面,見是阮思來了,痛哭道:「我沒臉再見你了。」

阮思皺眉道:「怎麼回事?」

她的貼身丫鬟答道:「昨日賈家上門來鬧,輕薄了大少奶奶幾句,她回來後便要撞牆自盡。」

「什麼?」阮思心中一驚,「那為何不早點來報?」

丫鬟哭訴道:「大少奶奶不讓婢子們說,婢子們實在攔不住了,才斗膽去稟了二少奶奶。」

祝東顏的額頭果然有一角青腫。

阮思拉著她的手,好言勸道:「我的好嫂子,你何錯之有?莫要傷了自己,教惡人看笑話去。」

祝東顏痛哭失聲道:「我被賈善當眾輕薄,已丟了夫家顏面,又有何臉面苟活下去?」

阮思還要再勸,晏老夫人已扶著嬤嬤趕了進來。

晏老夫人一見她哭得如此狼狽,立刻推開下人,將她拉入懷中,一口一個「心肝肉」的叫著。

祖孫二人哭作一團,阮思頭疼不已。

「老夫人!」門房的下人也來了,「祝老夫子來了,非說要帶大少奶奶走。」

祝老夫子聽說了賈善昨日大鬧晏宅,當眾羞辱祝東顏,氣得渾身發抖,拄著杖就往晏家來了。

下人給他奉了茶他也不飲,怒氣衝天地說,非要見晏老夫人不可。

阮思攙了晏老夫人出來,老夫人勉強笑道,「老親家,今日來走動怎的也不知會一聲。」

祝老夫子強忍怒氣道:「我那不肖女名節有損,怎可再留在晏家惹人嚼口舌?我這便領她回去罷了。」

「老夫子何出此言?」阮思道,「大嫂恭謹溫柔,賢淑識禮,哪來的是非讓外人嚼去?」

「得了吧,我都聽人說了。」

祝老夫子長嘆一聲說:「也怪我那女兒命不好,先是守了活寡,又叫人無端輕薄了去。」

晏老夫人的臉色也不太好,「是我那不成器的長孫對不起東顏,我今日就讓小洲寫信催他回來。」

「也好,讓他簽了放妻書。」祝老夫子冷冷道,「好讓我女兒清清白白地削了頭髮做姑子去。」

阮思問道:「且慢,大嫂什麼也沒做錯,為何你這當爹的反要逼她去出家?」

「老夫今日就替你爹娘好好教教你,《女誡》、《女德》上寫得明明白白,我要是不送顏兒走……」

祝老夫子的神情變得扭曲,「難道還要活活逼死她不成?」

「你把你的孔孟之道、《四書》、《五經》統統翻出來看,哪一行寫著要將自己的骨**入絕境?」

阮思勃然大怒道:「要是我受人欺凌,我爹非得親自替我出這口氣不成,哪來的回頭加害親女兒?」

「無知!」祝老夫子呵斥道,「我顏兒自幼熟讀貞潔烈女典故,與你這匹夫養出來的女子不同。」

阮思冷笑道:「幸好我爹沒教我白受委屈還得償命。」

祝老夫子怒道:「我教出來的女兒,也不會像你這般拋頭露面,徒惹閑話。」

晏老夫人忙勸道:「老親家,東顏是我晏家的媳婦,我晏家對不住她,自然會好好補償她。」

說著,她又拉過阮思說:「老二媳婦和東顏素來要好,又是心直口快的脾氣,你莫要怪她才是。」

祝老夫子捻須冷笑道:「依老夫拙見,顏兒便是被她害了,諸多是非也是她惹上門的。」

晏老夫人抓緊阮思的手,擠出一絲笑容道:「這話就沒個意思了吧?」

阮思回敬道:「我今日不與你爭論這些,只問你可信聖賢說的,女子三從四德,出嫁從夫?」

祝老夫子悶哼一聲沒有說話。

「大嫂既然進了晏家的門,就是晏家的人,你雖為她生父,也左右不得她的死活。」

阮思拍了拍晏老夫人的手,冷冷道:「今日,你休想帶大嫂走。」

「好!好好!你們晏家倒是娶了個好媳婦。」

祝老夫子氣得吹鬍子瞪眼睛,將手中的拐杖用力杵到地上。

「多謝夫子誇獎,小侄深以為然。」晏瀛洲走進正廳,「我家夫人聰穎善良,自是最好的。」

祝老夫子差點沒背過氣,怒道:「老夫人,你這孫媳婦再不好生管教,非得把這天都掀了不成。」

晏瀛洲冷淡道:「夫子也說了,女子出嫁從夫,有我這個當夫君的在,就不勞夫子費心了。」

「再說,」晏瀛洲看阮思的眼神一軟,「她要掀了這天,我便給她扶著梯子。」

「瘋了!你們晏家都瘋了!」祝老夫子斥道,「轉告我那不肖女,休得忘了女德女誡!」

阮思冷冷道:「何為女德?不過是男人拿繩圈往女人脖子上套,還逼女人自己勒緊了?」

祝老夫子臉色煞白,嘴裡喊著「有辱聖賢」,顫顫巍巍地轉身走了。

阮思猶覺不解氣,大聲道:「老夫子放心,但凡有繩索套子,我阮思第一個去將那繩圈斬了。」

祝老夫子的背影一顫,接連踉蹌了幾步。

他揮開去扶他的晏家下人,佝僂著背氣急敗壞地出去了。

晏老夫人鬆開她,揉著眉心,擔憂地說:「老二媳婦,夫子他到底是你大嫂的親爹啊。」

「正因如此,我才氣得厲害。虎毒不食子,為什麼這飽讀詩書之人,卻要把骨肉往絕境里推?」

晏瀛洲從背後輕輕捏了她的手一下。

晏老夫人嘆道:「尊老愛幼終歸是錯不了的,你雖心疼你大嫂,但衝撞夫子終究不對。」

阮思張口就說道:「我尊賢不尊老,最看不慣……」

晏瀛洲將她的手完全握在手裡,她立時閉上了嘴,悄悄掙了幾下卻被握得更牢了。

「奶奶,別擔心,我待會就回房寫信給大哥,讓他儘快回來一趟。」

晏老夫人疲憊地合上眼,點頭道:「去吧。老二媳婦,你去多陪陪你嫂子。」

阮思趁機掙脫晏瀛洲的手,嘴上應了一聲,一溜煙地跑了。

現下,祝東顏已無力掙扎,只坐在床邊黯然垂淚。

幾個丫鬟捧著清粥小菜苦苦勸她進食,她卻充耳未聞,似要就此絕食一般。

阮思進來將丫鬟都打發走,上前拉著她的手,柔聲道:「大嫂要是餓壞了,大哥一定會心疼的。」

「相公他?」祝東顏猛地抬起頭。

阮思誠懇地答道:「大嫂,我夫君已寫信給他,大哥不日就會回來了。」

聽了她的話,祝東顏的臉色一白,旋即哭倒在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