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18章 嫌命長的是你

作者:秋苑鹿  |  更新時間:2019-01-11 19:50  |  字數:2542字

阮思徹夜未眠,想著去找晏瀛洲解釋。

但一大早,他便去了縣衙大牢。

阮思過去時,在門口遇上竇一鳴,他小聲問道:「嫂子,老大今日怎麼了?沉著個臉怪嚇人的。」

「他平時不也冷著臉嗎?」

竇一鳴的頭搖得像撥浪鼓,答道:「我跟了老大好幾年,看得出來不一樣的,今天特別嚇人。」

阮思有點心虛,踟躕了半天,卻聽晏瀛洲問道:「來都來了,不進來么?」

她只好跑到晏瀛洲身邊,硬著頭皮解釋道:「昨晚在席上,我聽得實在無聊,想起些以前的事……」

晏瀛洲沉默不語。

她愈加不安,勉強笑道:「我和師兄情同手足,他難得來一回,我也想著去聽他說說爹娘的近況。」

晏瀛洲依然一言不發。

以往他每次和她說話,聲線低沉有力,有股令她安心的力量。

但阮思頭一回發現,他不說話的時候很可怕。

彷彿他真的是地獄閻羅,頃刻判人生死,只需淡漠一眼,便會將眼前人打入無間地獄。

阮思幾乎聽到她的牙咯吱打顫。

「阮……」他頓了頓,才說,「喬喬,我沒有怪你。」

阮思將信將疑,他嘆了口氣道:「我雖與衛兄不熟,但我看他也是個磊落之人。」

她小雞啄米似的點頭,笑逐顏開道:「我就知道我家夫君寬宏大量,絕不是小肚雞腸之人。」

「未必。」晏瀛洲的臉色微沉。

阮思覥著臉道:「夫君最喜歡和我說笑,以前還騙我說你臉上有個大痦子。」

晏瀛洲的聲音低低響起。

「喬喬,你和姚鈺……認識嗎?」

阮思心中一驚,訥訥道:「元宵節時,我表姐推我下水,他剛好救了我,別的就沒什麼了。」

「嗯。」他的聲音里似有一絲無奈。

一時間,兩人都沒有再說話。

阮思提心弔膽地等了很久,晏瀛洲才緩緩說道:「夫人,任何事你都不必瞞我。」

「我知道了。」

她心如擂鼓,訕訕地應了一聲。

「嫂子,你快回去看看吧!金鈴兒都快急哭了,說賈善那廝來晏宅胡鬧!」

竇一鳴氣喘吁吁地跑進來,指著大門道:「那妮子等在外面呢,嫂子你去問她。」

晏瀛洲抬腳要往外走,阮思拉住他說:「一個賈善,我還對付得了,你暫時不要出面。」

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說:「好,有你師兄在,我也放心些。」

阮思點點頭,和他對視一眼便走。

她知道,晏瀛洲也清楚,賈善鬧上門原本沒什麼好怕的。

可怕的是賈善背後的鐘二爺。

所以,賈善這一鬧,她料定是鍾二爺的試探,或者說是警告。

「小十四呢?爺來這破地方可不是為了看你們這幾張臭臉。快去請她出來,別消磨爺的耐性。」

賈善帶了三十幾個護院武師,將晏宅前後門都給堵了。

他還命人在前門放了把紅木椅,舒舒服服地往那仰面一趟,手裡揣著把紫砂壺。

「還不趕緊的?我要是再看不到人,就把你們這爛房子給拆了。」

晏宅上下不到十個家僕,多是老弱婦孺,僅有的兩三名漢子又不敢去轟他。

賈善滋溜吸了口茶,大手一揚,「砸!」

門內,祝東顏扶著丫鬟匆匆趕來,急道:「且慢,你們莫要動手。」

賈善從頭到腳打量了她一番,輕佻笑道:「晏家大夫人也是個柔弱美人,獨守空閨豈不寂寞?」

晏清都和祝東顏成親後,沒幾天就離家雲遊去了,而今已有數年未歸。

祝東顏性子老實木訥,被他這樣當面輕薄,立刻雙頰飛紅站立不穩。

「哈哈,見了男人就臉紅。」賈善大笑道,「不如隨大爺回去,保證夜夜將你喂個飽。」

一眾武師聽了這等粗鄙之語,也樂得捧腹大笑不已。

祝東顏被他幾句話逼出淚來,身子瑟瑟發抖,咬著唇說不出話。

「別哭啊,大爺歷來憐香惜玉,見不得小美人掉眼淚。不過你到了大爺身下再哭不遲啊。」

眾人又是一陣鬨笑,祝東顏當眾被羞辱,心中羞憤不已,竟一頭朝那門框上撞去。

「啊!」晏家下人驚叫出聲。

但見一條人影掠進人群,一拉一攔,將她往後扯到懷裡,交給丫鬟說:「帶你家夫人下去。」

丫鬟愣愣地看著那人。

衛長聲斥道:「還不快去!」

晏家下人如夢初醒,忙前後擁著祝東顏回後院去了。

賈善托著紫砂壺,冷笑道:「哪來的野狗,連大爺的閑事都敢管,活得不耐煩了嗎?」

「依我看啊,嫌命長的那個是你。」

阮思領著金鈴兒,笑吟吟地從後面走出來。

賈善立刻回頭看去,連聲說道:「小十四,你可想死爺了。」

衛長聲從懷裡取出糕點,上前遞給阮思,笑眯眯地說:「你最喜歡的芙蓉糕,我剛上街買的。」

賈善見這男人視他如無物,又當面討好阮思,當即怒道:「還不動手!」

幾十名武師一起擁了上來。

衛長聲笑道:「師妹乖,去旁邊吃,小心吃進些沙子。」

阮思揭開油紙,捧著糕點招呼金鈴兒說:「走,我們去那邊,邊吃邊看。」

「小十四!你等著看吧,我今日非把這小子揍得滿地找牙。」

阮思好脾氣地笑道:「還是你等著吧,我師兄這回不用怕打架的時候把糕點弄碎了。」

衛長聲回頭沖她笑笑,活動了一下手腕,揚聲道:「一起?」

先是衝上來幾個不怕死的,被他輕易打飛了,剩下的人大吼道:「怕什麼,兄弟們一起上!」

衛長聲砰砰幾拳,人群中應聲飛出幾條漢子,摔在賈善腳邊哀嚎不已。

賈善氣得將紫砂壺往地上一摜,「飯桶!」

阮思慢條斯理地吃著點心,時不時還同金鈴兒點評幾句,「師兄的拳法又進步了。」

以衛長聲的身手,對付這些只學過一招半式的莽夫,應是手到擒來。

「兄弟們,抄傢伙!」

此言一出,好幾人都摸出隨身配的大刀,明晃晃地朝他砍下來。

「奶奶的!那麼多人欺負一個!好漢,我來助你!」

阮思和金鈴兒一起回頭看去,只見封紹宇趕來,抄起隔壁門前的條凳衝進人群里。

她呆了一呆,忙將剩下的糕點塞給金鈴兒。

「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