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16章 青龍行善積德興趣會(加更·第一

作者:秋苑鹿  |  更新時間:2019-01-11 19:50  |  字數:2591字

雖然解決了鬧事的小混混,但祝老夫子也氣得夠嗆。

他連聲說著「慢走」,將準備好的饅頭一股腦塞給他們。

封紹宇將大白饅頭收在懷裡,得意地說:「大當家的,哥幾個沒丟你的臉吧?」

阮思苦笑道:「天生我材必有用,誠不欺我。」

另一人起鬨道:「大當家,以後還有這種活儘管找小弟們,小弟們力氣大,長的凶,能吃苦。」

她笑道:「但凡能吃苦的人,總能吃飽肚子的。」

說笑間,一個挽著菜籃子的婦人突然攔下阮思,非要把籃子里的青菜蘿卜往她手裡塞。

阮思愣了一下,問道:「這位嫂子,這是做什麼?」

那婦人巴不得將整隻籃子都塞她懷裡。

「姑娘啊,我家小子剛從私塾回來都跟我說了,是你們趕走了那群生兒子沒**的壞東西!」

阮思將封紹宇推上前來,「大姐啊,你要謝就謝他好了。」

那婦人大喜道:「我兒子說,是個長得凶神惡煞的胡茬大叔替他出頭的,一定就是你吧?」

封紹宇呆道:「啊?」

那婦人一面給他遞白菜,一面喋喋不休地說道:「他們上次欺負我兒子,把他扔爛泥塘里去。」

「有這等事?」

婦人抱怨道:「我家那小子回來的時候都成泥猴了,我追著罵過幾次也不頂用。」

封紹宇又撓頭問道:「這種事,怎的好讓你一個婦道人家去管?」

「我家當家的前些年進山打獵,被山賊打斷了一條腿,如今是追也追不上那群小痞子。」

封紹宇怒道:「該死的!我下次見了那些小畜生,非替他們老子娘削他們不成。」

那婦人感動道:「你這大兄弟長的不像好人,心眼卻實打實的好,嫂子真得好好謝你。」

說著,她又招呼剩下幾個人一起來拿點蔬菜回去。

好不容易把那婦人打發走了,封紹宇抱著顆大白菜,感慨道:「老子今兒個好高興。」

旁邊幾人也咂嘴道:「往日只有人用爛菜葉子扔我們,沒想到今天還能收到能煮著吃的菜。」

封紹宇突然站住腳步,正色道:「兄弟們,以後咱不能再惹事,讓人追著用臭雞蛋砸了。」

「對對對!往後都聽大當家的!」

「大當家這安排,妥妥的!」

阮思想了想,擺手道:「既然都聽我安排,那以後你們可不能再說是青龍寨的人了。」

封紹宇愣頭愣腦地問道:「但算命的說我是青龍入命,改了會走背運吧?」

「一聽就像個賊窩子,誰還敢掏心掏肺地對你好?」阮思說,「這名字,得改。」

他們幾個一合計,齊齊點頭道:「都聽大當家的!」

阮思笑道:「好,那以後別說什麼青龍寨了,就說是……」

她默了一默,幾人緊張地盯著她。

「青龍行善積德興趣會。」

她尋思著,回去找她夫君問問,縣衙里可還缺衙役。

也該給這幫糙漢找點正經營生了。

阮思剛回晏宅,金鈴兒就咯咯笑著跑出來,說道:「小姐,今日有份大驚喜哦。」

「怎麼了?」

銀瓶兒也迎了出來,笑道:「小姐快進來吧,那驚喜自己送上門來了。」

阮思一進偏廳,廳里坐著的男子就從椅子上彈起來,大笑道:「喬喬!是我!」

「師兄!」阮思喜出望外。

她從小和衛長聲一起長大,不論走到哪裡,都是師兄背著她扛著她。

如今久別重逢,兩人自然都歡喜得很。

衛長聲臉上綻開大大的笑容,像小時候那樣,朝她張開雙臂笑道:「來!師兄抱,舉高高!」

阮思的笑容一僵,剛要提醒他,眼前倏忽掠過一個人影。

下一瞬,幾人都呆住了。

晏瀛洲徑自抱了衛長聲一下,一臉嫌棄地拍了拍他的背說:「行了,抱過了。」

他擋在阮思身前,把她那顆好奇的腦瓜子按了回去。

衛長聲目瞪口呆地愣在原地。

晏瀛洲雲淡風輕地說:「既是夫人的師兄,那便是晏某的兄長。師兄可還要舉高高?」

衛長聲冷汗涔涔,「不必了不必了。」

晏瀛洲說:「師兄莫要客氣,換我舉你也行。」

阮思同情地看看她師兄,又瞪著晏瀛洲,「我娘家人來了,你也不先讓我問問看可是家裡有事。」

隔著冷麵閻羅,衛長聲小心翼翼地解釋道:「師妹別擔心,是師父讓我專程來看看你。」

見阮思一臉不信,他接著說道:「你打聽那嘯山虎的事,師父知道了,怕你這回遇上硬茬。」

阮思拉了晏瀛洲坐下,仔細聽衛長聲說事。

「那嘯山虎縱橫綠林近十年,大案小案犯了幾百樁,莫說官府,江湖裡的人都拿他沒轍。」

阮思皺眉道:「此人真有那麼大本事?」

「奇就奇在這裡。」衛長聲賣了個關子,「你說他盤踞山嶺,旁人進了山拿他沒辦法也就罷了。」

阮思瞪了他一眼說:「別賣關子了,說最要緊的。」

「師妹你都嫁人了,這火急火燎的急性子怎的也不收斂著點?」

晏瀛洲冷冷道:「我慣的。」

衛長聲趕緊正色道:「那嘯山虎最可怕的地方在於,從未有人知道他究竟是誰。」

「此話怎講?」

「他姓誰名誰,祖籍何地,今年幾歲,生的什麼模樣,又有多大的能耐,竟沒一個人知道的。」

阮思搖頭道:「他是個山大王,他手下幾百號山賊,又豈會誰都不知道?」

「那些山賊扯了虎頭旗,只知老大是嘯山虎,卻誰都沒有機會見他。」

阮思奇道:「那他如何發號施令?就由著下面的幾個當家去管?」

衛長聲嘆道:「誰又知道呢?江湖上黑白兩道,想把他端了的大有人在,卻都鎩羽而歸。」

阮思托腮想著,晏瀛洲突然說道:「夫人,想不明白的,你何必去想?」

衛長聲也說:「師父再三囑咐我,讓我將你勸住了,千萬不要去招惹那種傢伙。」

但她不惹嘯山虎,嘯山虎難道就不惹她了嗎?

阮思想起轎子的事,心頭火起,撇撇嘴索性誰也不理會。

晏瀛洲說:「夫人,去換身衣服吧,今晚隨我赴宴。」

「赴宴?」

他點頭道:「還是荀縣令家裡,他說是要謝我救了他夫人的弟弟。」

阮思的臉色驟然變了。

衛長聲好奇地問道:「怎麼了,喬喬不想去嗎?」

阮思苦苦一笑,說:「我的好師兄,你當她那個弟弟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