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8章 鋪子出事了

作者:秋苑鹿  |  更新時間:2019-01-11 19:50  |  字數:2731字

「大少奶奶,我那幾百罈子酒……全毀了啊!」

酒坊老闆坐地痛哭不已。

祝東顏性格柔弱,深居簡出,何時見過這種陣仗?

看著他哭得稀里嘩啦的,她攥緊帕子,擔憂地問道:「可差人去請老夫人了?」

侍女答了聲是,祝東顏心中稍安,勸道:「王掌柜,你莫要哭了,坐下來慢慢說。」

被她這麼一勸,王掌柜哭得更傷心了。

「那是我大半輩子的積蓄啊,一家老小全靠那間酒坊養著……大少奶奶,這是要我的命啊。」

祝東顏手足無措,將手中的帕子揉得皺作一團。

「天公老爺啊,」王掌柜捶地大哭道,「怎的不收了我一家人的性命去?」

門外,傳來一道柔婉的女聲。

「老天爺不管這些,收人性命的是閻羅王。」

阮思扶著晏老夫人走進來,那王掌柜見了老人家,哭得更凶了。

晏老夫人說:「老身耳朵背,不管事了,你鋪子出了什麼事,且跟二少奶奶說去吧。」

王掌柜愣了一下,抬頭看著阮思。

見她不過十四五歲的年紀,生得嬌俏明艷,一看便知是嬌養出來的小姐。

他勉強止住哭泣,面露猶豫道:「老夫人,這檔子事,恐怕年輕小姐夫人做不了主。」

晏老夫人也不言語,握了祝東顏的手,只看著阮思。

阮思會意,笑道:「在這裡也說不清楚,我隨你走一趟,去你鋪子里看看吧。」

晏家的鋪面位於鬧市最熱鬧的地段,王掌柜的酒坊便開在那裡。

今日街上的行人要麼以袖掩鼻,要麼使勁抽鼻子,恨不得將一街酒香都吸進肚子里去。

阮思雖很少沾酒,但家裡鏢師雲集,她也跟著聞過不少酒香。

王家的酒香綿長濃郁,她一聞便知這酒不差,也難怪王掌柜生意紅火,一租鋪子就租了好幾年。

阮思到酒坊一看,鋪子里早已一片狼藉。

好幾排擱酒罈的架子被人推倒在地,酒罈統統碎了一地,地上積的酒都快沒過鞋幫子了。

王掌柜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淚又啪嗒往下掉。

阮思只好叫出個夥計,問他究竟發生了何事。

「都是那賈大善人造的孽!」夥計捂臉哽咽道,「他帶了幾個家丁來,二話不說就砸我家店。」

「賈善……」阮思不禁皺眉。

夥計說:「小的攔也攔不住,還被他們給打了,他們揚言要將店裡害人的劣酒都給砸了。」

聽了這話,王掌柜更覺委屈。

「二少奶奶啊,我的為人老夫人最清楚,我們王家上下都是老實人。」

「我何時賣出過一滴劣酒?我家酒坊開了那麼多年,來買酒的回頭客難道還不知么?」

阮思問道:「賈家可來你家酒坊買過酒?」

夥計一拍腦袋道:「賈家在東市開的迎客樓,前些日子才從這裡買了一批酒。」

王掌柜賭誓道:「我以我這顆腦袋做擔保,我家賣出去的酒水絕不會有任何問題。」

夥計也說:「縣裡好多酒樓飯館的,都從我家拿酒,從未有人找上門來的。」

阮思想了想,問道:「鋪子里可清點過了?我看少說有兩三百壇酒,不知損失如何。」

說到這裡,王掌柜面如死灰,嚎啕道:「全砸了個稀巴爛。」

「派人報官沒有?」

王掌柜搖頭道:「二少奶奶,這賈大善人早就騎在縣太爺脖子上拉屎屙尿了。」

夥計提心弔膽地續道:「要是報了官,搞不好被隨便扣個罪名打板子,打的還是我們的屁股。」

阮思無奈,出門抬頭看了一圈,見周圍店鋪鱗次櫛比,熱鬧非常。

眼見天色已晚,阮思說:「你先將要緊的錢銀賬簿轉走,我打發幾個晏家的人過來幫你收拾。」

店裡到處都灑了酒,要是不小心走水,整條街的鋪面都要遭殃。

王掌柜追上她,哭訴道:「二少奶娘也見了我家慘狀,這個月的租金怕是交不上來了。」

「我自會去跟老夫人說,待這邊收拾完畢,改日你再來晏家一趟。」

阮思離開時,王掌柜仍在抱頭痛哭。

她心裡想著鋪子的事,第二日陪晏瀛洲赴宴前,仍然心不在焉的。

銀瓶兒為她梳了個飛天髻,點綴了些許翠玉,笑道:「小姐覺得如何?」

金鈴兒在旁邊收拾首飾,嘀咕道:「太素了些,那麼多漂亮首飾,可惜小姐都不喜歡戴。」

阮思回過神來,望著銅鏡,「金鈴兒,取那支金步搖來。」

金鈴兒一喜,忙取來步搖為她簪上。

赤金鳳嘴銜著拇指大的粉珠,下面的流蘇綴著血滴似的珊瑚珠子,明晃晃的雍容非常。

銀瓶兒訝異道:「小姐如今轉了性,竟喜歡奢侈物什了?」

「倒也不是。」阮思笑道,「但我要見的人,多半是只敬衣衫不敬人的。」

晚上,燭光一照,荀夫人果然被那支金步搖晃花了眼。

她對阮思也客套了不少,一口一個好妹妹,一掃剛進門時的輕慢態度。

荀縣令嘆道:「小晏啊,我這縣官哪兒擰得過現管?你莫要怨我,休沐幾日,好生陪陪你新婚夫人。」

「就是,」荀夫人笑道,「我聽說你連洞房都沒進就去緝賊了,當真是委屈了我這妹妹。」

說著,荀夫人執起阮思的手,就著燭光仔細打量她。

「嘖,小晏好福氣,整個清河縣都找不出第二個姑娘,能有你媳婦一半貌美的。」

荀縣令舉杯道:「來來來,咱們喝一杯先。」

隨侍一旁的丫鬟上前斟酒,但捧起壺往下一倒,壺嘴半天才滴下幾滴酒來。

「混賬,我早就說了今晚要請客吃飯,你們也不知道買酒來添上。」

那丫鬟嚇得趕緊跪下,解釋道:「老爺,今日王記酒坊關門,婢子們出去沒買到酒。」

荀夫人勸道:「好了,你和下人置氣做什麼?小晏他們又不是外人。」

荀縣令這才笑道:「幸好小晏知道我的為人,換了旁人還不得戳脊梁骨說我小氣。」

桌上多是素菜,只有一鍋炖雞。荀縣令疼惜老婆,一來就將雞腿扯給夫人。

荀夫人亦賢惠體貼,早已將另一隻雞腿挾到丈夫碗里。

阮思和晏瀛洲對視一眼,各自默默吃了半晌。

飯後,荀夫人命人撤下飯菜,端來一碟瓜子,抓了一把給阮思說:「我有事想跟妹妹說。」

「城西那戶姓胡的人家,家裡做小買賣的,他家閨女下個月要嫁到隔壁赤流縣去。」

她一邊吐著瓜子皮,一邊說道:「那日在東市,胡小姐見了你的花轎樣式時新,回去吵著想坐。」

阮思笑道:「剛巧我那轎子是爹爹買下的,扔在庫房也沒人用。」

「哎,」荀夫人搖頭道,「豈能白給她坐?好賴總要討幾文錢當個彩頭,跟著沾沾喜氣。」

阮思無奈一笑。

荀夫人雙眼發光,追問道:「妹妹你看,這事可要應了?」